消失的信息:互联网“暗物质”危及谷歌搜索

下一篇文章

涉嫌与未成年进行性交易,Oculus 工程师被钓鱼执法

搜索——谷歌王冠上的明珠,人类查询世界信息的方式——有了大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威胁到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如果放任它们继续发展,且不加以控制,那么其造成的后果将是深远和严峻的。总的来说,这些威胁被称为“暗物质”。

“暗物质”是什么?

这里的“暗物质”是指互联网上搜索引擎无法看到、索引或搜索的信息,这样的“暗物质”越多,谷歌的未来就越黯淡。“暗物质”隐藏在应用、社交网络以及单页面架构当中。

互联网“暗物质”之所以如此危险和难以阻挡,其原因在于它背后的技术也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如果这种增长继续下去,“暗物质”可能超过可见信息,那不仅将摧毁谷歌搜索,而且还会吞噬世界的信息,将其锁定在私有网络当中。

我们知不知道存在多少“暗物质”呢?就像宇宙中的暗物质一样,我们很难直接判断。但是,我们可以测量“暗物质”对相邻互联网市场的影响。举例来说,当你考察一下搜索广告收入数据时,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异常清晰。自从在上世纪 90 年末问世以来,搜索业务从数字广告收入中攫取的份额就在不断增加。但在 2016 年,美国互动广告局(IAB)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该机构发布数据称,作为谷歌的摇钱树,其搜索广告业务的收入 第一次出现了下降 ;与此同时,作为世界最大的“暗物质”生产者,Facebook 却取得了有史以来 最强劲的收入增长

一些戏剧性的事情已经发生。

社交网络

社交网络覆盖了极其广泛的互联网用户,世界上 31%的人 至少拥有一个社交网络账户。而且,发布在社交网络的内容数量是非常惊人的。在 60 秒之内 ,有将近 400 万个帖子会被发布到 Facebook、Twitter 和 Instagram,而 YouTube 则会上传时长达 400 小时的视频。与此同时,谷歌要处理 300 万个搜索请求。

这些社交网络是被私人控制的。虽然 Facebook 的内容目前是可搜索的,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g)可以在任何时候做出决定,让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内容对外部搜索引擎关上大门,从而在瞬间把互联网的一大片区域转变为“暗物质”。谷歌可以选择把 YouTube 的视频限制为仅允许自家引擎进行搜索。Twitter 可以在搜索结果页面中禁止显示特定的推文。这些社交网络平台都有可能变成私有网络。

私有互联网的概念变成现实会是什么样子呢?有鉴于 2016 年的总统大选,我们正在了解更多关于 过滤气泡(filter bubbles)的事情,这种机制助长了前所未有的确认偏误,在社交媒体和搜索中都有它的身影。随着互联网“暗物质”越来越多,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加严重。

在 60 秒之内,有将近 400 万个帖子会被发布到 Facebook 、Twitter和 Instagram

应用定义了现代的移动生活。问题是,它们完全独立于可搜索的网络,仿佛理应如此。应用的诞生是对第一代 iPhone 所存在技术限制做出的反应,它们已经发展成为当前技术时代精神的核心主题。搜索引擎的爬虫程序无法访问原生应用的编译代码,它们独立于移动浏览器。作为其架构方式带来的实际结果,应用之内的内容无法被搜索引擎访问。

所以,除了少数例外,你输入到自己手机的信息全都是“暗物质”。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有 85% 是花在应用之内,他们的联网生活也越来越多地被困在这些互不连接的孤岛上。

我们仍在延续 2007 年确定下来的路线方针。自那以后,移动浏览器和设备已经强大了很多,连接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那么,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挣脱原生应用的限制呢?

单页面架构

网页为原生应用提供的替代方案无助于解决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单页面网站和网页应用,虽然极简主义的单页面操作可能很漂亮,而且已经广为流行(尽管 开发者社区 也有一些人持 保留态度),但就像是原生应用一样,它们同样寄身于各自不可搜索的“泡沫”之内。这是因为,单页面应用之内的可索引数据并不存储为可搜索的 HTML 文件,而是隐藏在可执行的 JavaScript 代码之后——对传统的搜索引擎爬虫程序来说,那相当于乱码。

好吧,情况并不完全是这样。谷歌已经升级了自己的爬虫技术,使之能够看到 JavaScript 背后的数据。问题在于,你必须按照谷歌的规范来建立自己的网站。对很多公司来说,那样的要求太离谱了。不过,那将置其他搜索服务提供商或基于其他技术开发的单页面应用于何地?那将让希望使用其他搜索引擎(比如 Bing 或 DuckDuckGo)的用户如何自处?单页面设计拥有显而易见的好处——比如对用户友好以及可以减少服务器的负担——但这些好处是否值得我们放弃让网页可以进行搜索引擎优化(SEO)的能力呢?

展望未来

如果你把这些问题抽象化,你就可以看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作为我们互联网的核心以及当前人类依赖的信息范式,搜索将在“暗物质”的重压之下分崩离析。在我看来,我们有两种选择:

  • 谷歌搜索幸存下来,世界都迎合它的需求,“暗物质”的生产者发生变化。原生应用将变得可以进行搜索引擎优化,或者向网页迁移;单页面应用将根据搜索需要进行开发;而社交网络将向搜索引擎敞开大门。
  • 谷歌搜索寿终正寝,新的事物会崛起并取而代之——它要能够搜索“暗物质”。试想一下,苹果开发了一种可以索引编译代码的搜索技术。Facebook 的社交搜索崛起成为社交网络平台的首选搜索选项。我们目前熟知的网页则变成了一潭死水,成了互联网的落伍者。

哪一种情境最好?这个问题的答案会因你问的人不同而异。但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谁胜出了呢?

虽然大众媒体热衷于鼓吹这种事,但很多范式转变并不是在一个单一的、关键的“尤里卡”时刻完成的。它们是演进,而不是事件;它们是多年工作所达到的高潮,这些工作是众多伟大头脑为解决一个大问题而做出的努力。

史蒂文·约翰逊(Steven Johnson)所谓的“相邻可能”(adjacent possible),即通过创新梯阵带来一种持久的解决方案,将成为决定谁能赢得未来信息控制权的战场。在未来十年,这将成为各大科技巨头的“权力游戏”。

  • 谷歌和 Facebook 将分别利用 Angular 和 React 这些武器,竞先争取成为单页面架构和网页应用的主导者。
  • 谷歌将试图在 ECMAScript 委员会掌握 JavaScript 编程语言的话语权,从侧面对 Facebook 发起攻击,而后者也将做出反应。
  • 苹果会跟谷歌在另一个战场上缠斗不休,双方的焦点是通过深度链接技术实现的伪索引原生应用的控制权和合法性。
  • 我们会看到微软上演王者归来,重拾荣耀吗?

谷歌能够保住王位吗?或者,我们是否会看到谷歌王朝没落,继任者轮番上阵?

编者按:史蒂夫·纽科姆(Steve Newcomb )是 Famous.c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RANGIZZZ/SHUTTERSTOCK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How Google’s Search business and humanity’s information is disappearing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