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 Twitter 的庇护,Periscope 最终开始走向没落

下一篇文章

Merlin Bird Photo ID:观鸟界的 Shazam

没有了 Twitter 的庇护,Periscope 最终开始走向没落

Periscope 应用正在慢慢“沉入海底”。今年 1 月份,Periscope 在 iOS 应用下载排行榜 上还位列第 23 名,但到本周末已经下滑至第 441 名。如今,Twitter 又在自家应用上集成了 Periscope 的视频直播功能 ——实际上,Twitter 一开始就应该具有这种功能。考虑到视频直播市场的风云变幻以及 Twitter 坚称视频直播与其未来息息相关,因此,用了 21 个月才将直播功能集成到主应用上,对于 Twitter 来说肯定是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

鉴于 Instagram 在被 Facebook 收购以后独立运营所取得的成功,所以在 2015 年初收购 Periscope 以后,Twitter 也曾试图让它独立运营。但是,在运营 Periscope 的方法上,Twitter 与 Facebook 存在根本的不同。Periscope 保留了自己的原有市场地位,但这并未阻止 Twitter 快速在推文编辑工具(tweet composer)中快速集成流媒体直播功能。

periscope-ios-app-charts

Periscope 和视频直播之所以不具备 Instagram 作为独立应用而大受裨益的特点,以下即是几点原因:

没有现成的社区 :Periscope 是在正式上线前被 Twitter 收购的,所以它还没有来得及创建自己的用户群。在被 Facebook 收购之时,Instagram 的 iOS 用户已经达到 3000 万,而安卓用户也达到 500 万。当然了,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的价格也大概是 Twitter 收购 Periscope 价格的 10 倍。

没有类似功能 :Twitter 在收购 Periscope 之时还没有自己的视频直播功能,但它当时正准备成为一个实时直播内容的天然平台。与此同时,在收购 Instagram 之时,Facebook 已经拥有成熟的拍照功能,而且还借助于算法过滤消息的机制进一步实现差异化,所以独立运营 Instagram 完全行得通。

竞争激烈 :Periscope 是在 Meerkat 推出之后不久上线的,后者当时已成为一款开创性的移动流媒体直播应用。除了华而不实,Periscope 看上去几乎与 Meerkat 没什么区别。随着 Meerkat 迅速陨落,Facebook Live 不久后杀入视频直播领域,并被集成到深受欢迎的 Facebook 主应用当中。

母公司的支持 :Facebook 在收购 Instagram 之时正处于积极的上升势头,此前一年的月活跃用户数增加了 2 亿,总数达到 9 亿。Facebook 当时还建立了自己的制胜之道,而且无需对这种成功战略作出改变。Twitter 在收购 Periscope 前一年的月活跃用户数增加了大约 5000 万,达到 3.02 亿,而且用户增长陷入长期停滞状态。如果具有额外的火力,那就事半功倍了。

不适合每个人 :所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何轻松拍照并在 Instagram 上面分享,但除了 Hipstamatic 这样的制作工具以及 Flickr 这样的图片库,一直没有一个专用的移动社交网站来做到这一点。Instagram 拥有大量空间,可以赢得其作为成熟的社交网络的地位。视频直播是一个相对新的概念,许多人仍然不太理解;若想取得成功,视频直播服务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资源,大多数人也觉得没有必要经常进行直播。因此,人们很难将直播应用看作是一种必备的应用。

作为一款独立应用,Periscope 之所以未能保持住上升势头,与上面提到的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关。

periscope-twitter

也许,视频直播作为 Twitter 内部功能,而不是像 Facebook Live 一样作为独立应用进行运营,结果可能会更好。今年 1 月份,Twitter 刚刚给 Periscope 流媒体视频增加了原生浏览功能;在 5 月份增加了可打开 Periscope 的按钮;今天才可以从 Twitter 上面直接进行视频直播。由于押注于一个独立的应用,Twitter 在过去两年几乎无所事事,白白浪费了两年的宝贵时间。

在被 Facebook 收购以后,Instagram 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已增至 5 亿以上,与此同时,自 2015 年 8 月份注册用户达到 1000 万以来,Periscope 就再未公布其用户数量。

如果 Periscope 被完全整合到 Twitter,而自家应用只是作为高级用户的界面,那么用户下载数据也就变得无关紧要了。相反,那时重要的将是 Periscope 的视频总观看时间。今年 3 月份,Periscope 上面每天观看的视频总时长相当于 110 年的时间 ,此后该公司再未公布过这方面的最新数据。

也许,独立运营也是 Twitter 说服 Periscope 同意这笔收购交易的唯一办法,但却成为代价高昂的妥协。最起码,Twitter 应该从收购一开始,或者说尽快将 Periscope 深度集成到自己的主应用中,而不是在 21 个月以后。

不幸的是,Twitter 直到 2015 年初才开始增加视频上传功能,而其基础设施可能也没有对原生的视频直播支持做好准备。在 2014 年和 2015 年,Twitter 经历了管理层震荡,决策层也陷入了瘫痪,在事关 Periscope 的应用和其他一切事务上难以及时作出重要改变。当然了,这种整合肯定会面临严重的工程障碍,但考虑到员工超过 3000 人,Twitter 的行动仍然很迟缓,对公司运营带来了不利影响。

Twitter今天在主应用中增加了基于Periscope的视频直播选项

Twitter 今天在主应用中增加了基于 Periscope 的视频直播选项

如果管理层给予适当的工程资源,Twitter 就可以在推文编辑工具上线时或上线后不久,集成基于 Periscope 的直播功能,将流媒体视频发现功能整合到“Discover”标签中。与此同时,Twitter 还可以运营一个独立的 Periscope 应用以及专用的直播视频,而且能像今天一样可以按照类别、地点、搜索和流媒体管理功能进行浏览。

相反,本就让一些人感到困惑的 Twitter 视频服务具有碎片化问题,用户不得不在另一款与 Periscope 有关的应用中保持另一个社交图谱。看起来,许多人并未针对一种不适合日常使用的活动,给 Twitter 家族提供一个额外的主屏幕空间。

事后看来,如果 Twitter 没有收购 Periscope,而是创建自家原生的视频直播功能,结果可能会更好。或者说,Twitter 至少应该找到一个更具凝聚力的模式,用于同时运行两款应用。

从左至右分别是Facebook Live、Periscope和Meerkat

从左至右分别是 Facebook Live、Periscope 和 Meerkat

现在的问题是,Twitter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是重新给 Periscope 注入活力呢,还是让自家应用举起视频直播的大旗呢——无论 Periscope 是作为一个华而不实的工具最终消失,还是 Twitter 最终会关闭作为独立产品的 Periscope,就像是该公司处理 Vine 的方式一样,这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Periscope 发言人告诉我:“Periscope 没有关闭的计划;我们的团队会继续投资建设这款应用。”今天的整合就是朝这一方向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若想打造专注的用户界面和独一无二的品牌,独立的应用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或者可以充当母公司的“保护伞”。然而,在一个孤岛上孕育新功能,而且还没有得到大陆人口的支持,那么到头来注定会是一场空。

翻译:皓岳

Periscope sunk without Twitter’s wing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