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威视 CEO 谢晓昉:我们的未来在于大数据

下一篇文章

51Talk 上市后的第一笔投资:犹他州美国国际学校 AISU

保利威视 是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云视频服务平台,拥有云视频、云点播以及云直播等内容,并长期专注于互联网视频领域的技术研发和运营。在 2016 年 GET 教育大会后,我们找到了保利威视 CEO 谢晓昉,请他针对视频领域谈一谈自己的见解,包括视频领域如何拥抱大数据、VR 视频对于教育在哪些方面有所帮助等。

在线教育类似电商早期

谢晓昉认为,在线教育跟电商没有本质的区别。同样是把一件有价值的产品通过互联网传递给用户和学员,电商是物质型的消费,而在线教育是精神层面的消费。

十年前,大多数人采购环节还是通过线下实体店完成。电商上大家主要购买小件物品、价值低廉的物品,或者是用电商平台做一些商品参数的比较和对比。而现在,大件商品的交易,往往大家会选择电商,线下只是作为体验。我们经常会遇到一种场景,在一个实体店,用户体验完商品之后,会掏出手机当着店员的面完成线上购买。

谢晓昉认为,在线教育更适合互联网化的应用,因为我们的知识传递不需要实体的物流环节,也不需要实体的仓储。这两个环节恰恰也是电商产业当中最重要的两个环节。

“我们在线教育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的信息是光速传递的。在整个在线教育产业链当中,我们做云视频的基础服务商,我们从本质上来说是帮助各位教育机构安全、稳定、快速的把知识,通过互联网传递给学员的物流平台。”谢晓昉这样说道。

在教育方面,谢晓昉称,“我们改变了一种信息传递方式。在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传递过程当中,视频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我们在线教育的主要教学手段、学习方法和学习过程,也都是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的。”

视频有三大硬伤

视频有非常多的优势比如说它的信息量大,直观性和生动性也很不错,这是图文无法比拟的。但是视频本身的硬伤也是阻碍在线教育商业化非常重要的因素。

首先是盗版的问题。谢晓昉表示,“对于我们教育机构来说,课件资源是我们机构的核心资源。一旦这些资源没有控制好,流入到互联网,流入到淘宝。然后再以五块钱的价格卖掉,这对整个在线教育产业来说,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第二个是视频内容非结构化。简单来说是视频里的内容无法被索引、搜索。我们无法根据视频的内容,精确定位到某一个时间的播放点,比如,我们查找一个知识点时,需要从头看到尾去找到那个想要的内容,这个过程非常低效率。

最后是在线教育目前还很难实现沉浸式学习。不过保利威视在 VR 方面有很多探索,市场上也推出了 VR 的视频直播以及技术。

大数据对于视频行业非常重要

大数据的概念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陌生,很多企业也通过海量的数据来对用户进行分析。在记者问到谢晓昉保利威视的有关技术时,谢晓昉表示,目前保利威视在做的就是基于大数据深度实践的音频识别引擎。

他具体进行了解释,“因为视频数据是用非结构化的,现在通过我们的音频、视频引擎把视频当中的内容抽出来,和视频的时间戳关联在一起,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技术能够快速地定位知识点的内容,这样对知识点的分类,对现在知识库的生存是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是大数据方面的深度实践。”

保利威视具有海量数据,而这些数据分为两类,一是行为数据,二是视频内容数据 (结构化数据)。

“我们作为基础视频的云服务提供商,会向 B 端用户输出播放器,B 端用户用这个播放器播放视频,播放视频会产生很多操作,比如手机的停留、暂停、拖拽、反复观看,这些都是行为数据,每一条都会记录到我们后台非关系型数据库里,每天有超过 1 亿数据存在我们后台。”谢晓昉谈到,“这些数据我们能干什么用呢?能够对学员的行为进行分析,通过学员的行为可以反映课件的质量,如果视频某一段学生不停观看视频,说明这个视频要么太难懂要么老师没有讲清楚,才导致学生不断看这一段。还有课件视频的完成率,比如一个 10 分钟的视频有 80%的人看完了 80%的内容,或者一个视频 80%的人看完了 50%的内容,那么很明显,这个视频的质量是有差异的。通过这些数据的对比,我们能够分析出课件的质量、知识点的难度,以及其他教学指标。”

而针对结构化数据,“由于我们云识别而产生大量结构化的视频内容的数据,这也是我们一个非常大的资源,虽然这些资源资产属于用户,不属于我们,但我们能够帮助用户在这么大的库里让他们识别数据更准确和精确。”谢晓昉这样说。

谢晓昉表示,在未来,保利威视最大的价值在于数据。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