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和建立信任是共享经济成功的关键

下一篇文章

硬件出海,需要填这样一些坑

zhishifenxiang

“共享经济”这个词在互联网创业圈有着太大的魔力,有人说它是未来,也有人说它只不过是噱头。但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出行有 Uber、滴滴,住宿有 Airbnb……

知识共享也是绕不开的话题。太多的创业者已经挤进这个赛道,巨头们也是蠢蠢欲动。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知识共享成功的关键是什么?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现场,分答、前辈以及格理集团的负责人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分答朱晓华:分享经济最大的门槛是建立信任

在按照分答(在行)联合创始人兼产品总监朱晓华的说法,分答(在行)是一个“以人为核心的知识经验技能分享、变现、交易”平台。产品序列上,在行覆盖是线下,分答主攻线上。为什么有了在行还要做分答?朱晓华表示,在行的模式相对较重,交易成本会较高。“我们想用一个更轻巧、传播速率更高的方式,所以有了分答这个产品。”

实际上,分答的线上模式不仅让整个内容传播效率会更高、服务人群更广,更有意思的创意是分成机制:分答的“偷听”模式让提问的人还能赚钱。“你会突然发现,提一个好问题有时候比回答还重要。”朱晓华说,这是相当有趣的一件事。

怎样的分享才有可能成为生意?朱晓华认为,一方面取决于分享物的价值密度,价值密度较高,才能带来回报,人们才愿意去分享,比较容易形成分享的市场。“比如说房子、车。但有一些价值密度比较低的,比如说我家里孩子穿剩下的衣服,这是一个闲置的资源,但分享出去你付出的成本和回收的钱不成正比,这是难以形成的一个市场。”

另一方面是要要建立信任。“做分享经济,最大的难点或者说最大槛在于能不能建立信任”,朱晓华说,要让分享者信任平台,让主动分享的或者说获取分享资源的这些人也信任这个平台。如果信任不能充分建立起来,这个平台肯定就玩完。

前辈邹志渭:在知识共享这件事上,服务比产品形态更重要

界面一直给人的印象是媒体属性较重的公司,为什么会推出一款一对一的电话问答产品“前辈“?前辈负责人邹志渭透露,界面更加长远的目标应该是把自己定位成为公司服务的服务商,既包括内容又包括服务:“公司人大部分都有他的职业属性,他们都是一些专业人群,他们在原有的工作之外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去服务?”邹志渭说,在这个逻辑之下,做前辈这样的一个一对一付费产品其实是顺其自然的。

有一点不同是,前辈采用的方式是电话一对一问答的方式。在邹志渭看来,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是打电话是大家不需要学习的东西。

“我们生来就知道电话怎么用,拿电话聊什么,也知道怎样电话沟通是有效果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接受的工具,其次克服了距离等问题,我认为消费者不那么激进,同时也比较好解决问题的一个工具。”

界面前辈负责人邹志渭说,希望在产品上,弱化一个所谓产品的概念,做一个轻量化的服务。“我们不希望做一个什么样的品牌,而是做一个轻量化的服务,也许最后只要一个二维码,哪怕是我在墙上看到这个人,我觉得他能解决我这个问题,然后扫描,哪怕是我想弱化所谓的帐号系统问题,最终他是通过短信回复我,解决问题最终才是衡量标准。”

格理集团亚太区行政总裁欧阳杞浚:知识分享 B 端生意怎么做

相比于前面两家公司,格理集团可能并不是那么为人所知。美国格理集团(GLG)为世界顶尖的集团公司、金融机构、咨询公司和非营利组织提供全面的专家咨询服务。

格理集团亚太区行政总裁欧阳杞浚说:“其实我们也是像问答的一个回答平台,只不过我们是一个 C2B 的专家的知识分享平台,B2 或者 C2 不是重点,重点是 2B。我们的客户是一些比较大的企业,比如说一些银行、一些基金。专家跟我们客户做服务访谈之前,要经过一个团队去理解客户需要什么,他们的提问具体是什么,这是 2B 的分别。还有,我们不是什么都可以回答,2B 有一些是商业上敏感的一些问题,我们给平台进行提升,也不只是平台。”

欧阳杞浚表示,因为是 2B 的知识平台,资料是比较敏感的,尤其是对于投资者来说,有一些资料是不可以对外公开的,一公开就是比较敏感的资料。”所以我们对法律法规方面有一个全球性的团队,专门研究这一东西,还有我们是一个跨国企业,全球有 20 多,在亚太区差不多有十家分公司。每一个国家法律法规都有一些不同。这很重要,我们给他的东西刚好是一些有价值的资料,但不是敏感的资料。在中国层面当然更敏感,对于这些资料要小心处理。”

对于未来的发展趋势,欧阳杞浚认为,共享经济的发展其实都是看到经济方面的机会。“共享经济可以把一些环节取消掉然后从中取一些利,共享经济线上需要,线下也需要一些共通的。我的看法是怎么线上线下互通,怎么可以继续发展。”欧阳杞浚说。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