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收购了他的公司,现在他要把更多美国公司卖给中国

下一篇文章

【TC 剧集】信任重塑 最终集 合作?还是革命?

对于中国,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略知一二。作为电商服务公司 Vendio 的执行副总裁,他在 2010 年阿里巴巴 收购 该公司后继续留任了 6 个月时间(这也是阿里巴巴在美国市场做出的第一笔收购交易)。

莱维特说,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他开发出 Dealio,这是一个消费者购物方面的项目,但阿里巴巴并无兴趣拥有它。于是,莱维特帮助把 Dealio 分拆出来,改名为 Spigot,并最终转型为一家应用广告公司(也就是用户在安装一款应用后会收到对另一款应用的推荐)。在大约一年前,Spigot 也被出售给了一家名为智度投资的中国上市公司,交易金额据称达到了 2.52 亿美元

现在,莱维特正在好好学习这些经验,并将之用于自己的新初创公司。具体来说,他跟自己的长期好友兼顾问里克·马里尼(Rick Marini,他曾参与创立卖给 Monster 的 Tickle,以及卖给 Hearst 的 Branch)共同创立了 Dragonfly Partners,这家新的咨询公司致力于在寻求出售的美国公司跟有意并购以拓展收入流的中国公司之间牵线搭桥。

他们还为公司引入了第三位合伙人加里·薛(Gary Hsueh),后者的上一个职位是雅虎的搜索合作伙伴关系全球负责人,而在那之前则是高盛集团的投资银行家。

本周一,我对莱维特进行了采访,以更深入地了解 Dragonfly Partners 的业务,以及该公司将如何帮助硅谷那些或许已经准备好卖掉公司的创业者。

TC:这项业务的出现似乎正逢其时,你是怎么想出这个创意的?

莱维特:卖掉 Spigot 很不错,但交易过程却充满了挑战,十分繁琐。那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多少人知晓跨境交易这件事,具体来说就是,你如何才能把一家美国公司卖给中国公司。值得庆幸的是,我在阿里巴巴任职时交了一些朋友,其中包括卫哲(在收购 Vendio 时,他是阿里巴巴的首席执行官)。他仍然是我的导师之一,并帮助我们完成了交易流程。

TC:你们已经跟多少家公司进行了合作,有没有达成什么交易?

莱维特:我们提供非正式咨询服务的头两家公司是(广告技术公司)Media.net 和(移动广告技术公司)AppLovin,前者在今年 8 月作价 9 亿美元 卖给了一家名为梅泰诺通信(外文名:Miteno)的北京公司,后者则在 9 月以 14 亿美元 的价格卖给了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东方弘泰。

TC:你们不是一家投资银行,但业务听起来却差不多。

莱维特:我们的运作类似于一家投资银行,而坦率地说,在中国方面(跟我们合作)的很多人就是正儿八经的投资银行家。(我们更关注的是跟创业者谈论)中国是不是真的有戏,财务数据看起来怎么样,(那些中国的公司)想要什么,创业者如何制定财务预测,如何制作正确的幻灯片演示文稿,我们还会帮助创业者在接触投资银行之前把那些材料准备到位。然后,我们会把他们介绍给银行。

TC:跟你们合作的银行有哪些?

莱维特:我们跟几家银行有合作,其中包括 CV Capital。此外,我们也在开始跟(私募股权投资公司)CSC Venture Capital 进行合作(该公司已经承诺对 AngelList 平台投资 4 亿美元)。

一边是想要进入美国的大量中国资本,另一边是希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创业者,现在缺少的是一种让两边可以相互合作做生意的信任和理解。CSC 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的办法是跟股权众筹平台 AngelList 进行合作 。我们正在做类似的事情,只不过面向规模更大的交易和企业并购。

坦率地说,有些中国公司在承诺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但什么东西都不会给你。相反,也有一些公司非常低调,市值可能高达 900 亿美元,而你却永远不知道。由于中国的庞大规模,那样的公司实体有很多。我们希望成为建立两边信任的中间人,帮助美国创业者找到那样的中国公司。

TC:你们需要向中国派驻人手吗?

莱维特:在我们三个人中间,加里的母语就是普通话;我们还有合作伙伴 CV Capital;以及我的导师卫哲。我们觉得,这些已经够了。当然,对于每一笔交易,我们都会在中国那边找到一家合作伙伴。但是,(我们与之合作的机构)会有 40、60 乃至 80 人管理客户关系。我们派驻中国的人手将永远达不到相等的水平;我们认为,我们在这里跟创业者展开合作更加重要。

TC:你们能够接待多少客户?

莱维特:我们的目标是一个月搞定一家客户。目前,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一个季度之内完成工作。所以,我们还要做很多的事情来系统化和优化这些事情。当你开始做更多的工作时,事情就容易出岔子,比如买家没准备好应对那么多的新状况,或者是 CV Capital 这样的合作伙伴没准备好打理那么多的新关系。

此外,我们还希望(中国)政府方面不出岔子,他们现在仍然允许资金外流。你不会想要操之过急,以至于大门被堵上。

TC:你们接手的交易都是从哪儿来的?到现在这个时候,我会假定你们的很多业务都是在国外开展的?

莱维特:我们正在联系自己关系网中认识的每一位企业家,并正在对中国公司所渴求的收购对象特征进行检查。

TC:那些特征是什么?

莱维特:中国人最关心的是利润,真正的净收入。这种心态非常不同于硅谷。在这里,你会把利润用来再投资,以此壮大自己的公司。这种模式在中国并不怎么流行。

我们正在寻找那些规模比较大、拿出利润进行再投资以及看起来会成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目标的公司,尽管中国公司往往愿意比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支付更高的价钱。

TC:当涉及到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时,我们听说过很多最后一分钟敲定交易的故事,你有过那样的经历吗?在接触美国创业者时,你会跟他们谈论什么文化差异?

莱维特:中国人在谈判时很凶猛,他们享受谈判过程,这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在同意了某件事后,有些人会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其他人则会说:“那是一个开始,我现在每时每刻都要找借口改变心意。”顺便说一句,他们不会说:“哦,那已经不再适用了。”他们会说:“哦,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你可能会说:“好吧,什么什么事情总是会发生;你早该料到的。”他们则会说:“那个,我真没想到。”

所以,你会在中国看到更多这样的事情。这是某些人在交易中用来重新谈判的惯用伎俩,会造成很多的恐慌。那就像,“嘿,我有一个不错的报价,但交易无法 100%成交;我银行里的钱不够。这真的是将要发生的事吗?”所以,你会出现这种持续的紧张。好消息是,中国人正在从这些交易中赚到足够多的利润,让他们能够让交易进行下去。

我们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设定预期值。“你选择这一方,你以后会亏损 20%。你选择那一方,那最终的结果将跟你想的差不多。你要是选择另一方,那么交易可能会毙掉 6 次,最终能不能成交尤未可知。”

TC:你觉得 Dragonfly Partners能够做到多大规模,你们有没有瞄准什么具体的垂直市场?

莱维特: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促成了将近 30 亿美元的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数字会在明年超过 100 亿美元。不过,我们将需要扩大公司的员工队伍,我们三个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还在思考(垂直市场的)问题,但如果你拿 SaaS(软件即服务)来举例,那么依其性质,生意就比较难做。因为它非常稳定,所以这些公司往往可以在美国获得很高的估值。这样一来,中国公司对它们的兴趣就不会太大。另一方面,如果是广告技术这种经常出现上下起伏的业务(目前正一路走低);中国公司就很乐意花钱收购。这也适用于同样容易上下起伏的游戏业务。

如果我们找到 5-10 个细分市场,Dragonfly Partners 会变成一家拥有数百名员工的大公司。如果只是游戏和广告技术,公司规模也不太小,但到底能有多大还不得而知。

TC:这些交易的完成期限跟你在美国看到的有很大不同吗?

莱维特:一开始,交易完成期限拖得很久。出售(Spigot)花了 14 个月,交易中途被毙掉了 4 次。我的妻子会告诉你,我那时候真是愁得不行。Media.net 的交易也遇到了挑战,但时间缩短到了 6 个月。AppLovin 的交易时间还要更短一些。现在,我们看到这些交易需要的时间已经跟美国差不多甚至更短了。

TC:为什么所需的时间在减少?

莱维特:因为这些公司真的非常有胃口。有些公司的市值相当于 40 年利润的总和,他们用相当于 10 年利润的资金进行收购。这是明显增值的,因此这些公司的股票在交易完成后会出现暴涨。正因为如此,他们愿意迅速行动,把交易完成。

TC:你们会收取投资银行那种佣金吗?

莱维特:我们是参照投资银行收取佣金的,不过,大部分佣金都会被支付给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确保在中国找到最优秀的人跟我们合作。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Serial entrepreneurs Rick Marini and Michael Levit are selling companies to China — for a lot of money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