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帧:摩拜单车宣传片的操刀手,想要为创业圈做更多的事情

下一篇文章

人走茶凉,[email protected] 发的推文将被清空

天时地利人和,视频内容赶上了好时候——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备,流量消费越来越亲民,手机屏幕的效果也越来越好。视频内容,从门槛低的短视频到高大上的广告片,制造水准也在跟随着人们的口味不断提高。

在科技圈,一段靠谱的宣传片很有可能产生不一般的效果,让产品和消费者产生微妙的联系。前段时间 微软 Surface Studio 的官方视频 就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微软,在观感上赢过了苹果的新 MacBook Pro(苹果的视频广告已经是很高标准);Kickstarter 上那些明星众筹,无不例外拥有一段或者多段制作精良的产品视频;如果你想申请 TechCrunch Startup Battlefield 或者 Y Combinator 或者其他硅谷顶尖孵化器,无论哪里,公司介绍视频都是强制要求;硅谷专为创业公司制作视频的 Sandwich Video,制作价格不菲甚至要拿股票换,但还是被各大公司奉为座上宾——这些情况告诉我们,视频很重要,不重视视频,就是不重视市场。

今年中国科技圈最火热的话题无过于自行车共享出行,其中从上海起家的 摩拜单车 和北京的 ofo 是其中的佼佼者,摩拜单车的气质相较之下可能更加文艺一些,可能是因为这个宣传片:(优酷地址

这部宣传片背后的制作者是位于上海成立三年的 魔帧传媒 ,他们是一家主打科技创业圈的视频制作传播公司。触宝、Vivo、网易游戏、The L App、领英 LinkedIn 等等都曾是 他们的客户魔帧的团队 是典型的传统团队,成员尽数科班出身,经验丰富,尝试过各种形式的视频制作。

魔帧联合创始人汪丹妮

魔帧创始人汪丹妮

魔帧的创始人汪丹妮告诉 TC 中国,公司早期并没有互联网圈的人,领英刚进入中国不久她就通过邮件直接联系沈博阳,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和联系,终于接下了这一单,也让她和她的公司进入了互联网圈子,和更多的创业者进行直接的接触。

和互联网公司打交道是她和团队非常享受的过程,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制约,但更多的是合作中的享受和视频完成时的成就感。但现实也同样严峻:同业者层出不穷,魔帧该如何突围,创业者如何选择合适的推广形式?下面是 TC 中国和汪丹妮的对话全文:

TC 中国 :为什么选择为创业公司制作内容?

汪丹妮 :因为我们也是创业公司,我们了解创业公司的情况和心态。创业初期的公司基本上会更加重视成本,我们是做全案的公司,我们的优势是愿意进行沟通,在成本和其他方面做到最优。

TC 中国 :魔帧最满意的作品有哪些?

汪丹妮 :和摩拜单车的合作是我们比较满意的一次。

TC 中国 :为什么?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王丹妮和摩拜单车

汪丹妮和摩拜单车

汪丹妮 : 我和摩拜单车的 CEO 王晓峰之前在 Uber 工作的时候认识的,我非常佩服他从 Uber 出来之后做的这个项目。当时他找到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帮摩拜制作宣传。我们本身就是摩拜的用户,所以这个案子 特别吸引我。他们基本上只是提出了一点方向上的要求就让我们放手去做。为了契合摩拜的性格,我们当时没有找特别著名的意见领袖,而是一些垂直领域里比较有品味的代表人物,效果出来之后特别好。

我们当时给摩拜做了视频和平面,现在摩拜已经是街知巷闻。有时朋友看到摩拜的广告,还会跟我说“我看到你做的摩拜啦”,这让我特别自豪。

TC 中国 :刚才也谈到,你们的优势是和创业公司沟通,那么怎样才能快速建立信任?

汪丹妮 :我觉得应该多站在对方角度来考虑,他们有什么样的诉求,愿意投入多少成本。我们会尽可能为他们着想,实现他们的想法,而不是拿条件去框。这点上我们这种创业公司还是有优势的。

TC 中国 :创业公司需要获取眼球,你有什么操作上的建议吗?

汪丹妮 : 一定要冷静花钱,毕竟视频这块投入可以说是没有上限的,而且其他地方比如发布会、平面拍摄这块也要花费相当大的成本。所以一定要和乙方多沟通,把自己的想法说明白,好钢用在刀刃上。或者说,专注于自己的业务,把这块交给信赖的合作伙伴。

TC 中国 :以前非常流行那种非常有创意的病毒视频,现在感觉那种视频好像少了,是形态发生变化了,还是制作难度增加了?

汪丹妮 :也有可能是观众的口味变刁了……以前和某个制作过很多人气网剧的制作公司聊过,他们也在愁这个事情,同样的类型,去年还能逗观众哈哈大笑,今年效果就没去年好了。

病毒视频这个叫法不流行了,其实好的视频,传播效果还是非常可观的。比如 New Balance 做过的李宗盛系列,内容精彩,和品牌契合度也完美。当然这个也和成本有关。

TC 中国 :你会推荐创业公司尝试 VR 视频广告 吗?

汪丹妮 :目前不建议,因为 VR 还没有那么普及,受众太少。而且另一方面如果要达到商业广告的标准,制作成本会相当高。当然,这是一个趋势,我们也需要不断学习,先做好准备吧。

TC 中国 :从政府出来创业,有什么感悟?

汪丹妮 :在政府的时候也是做的影视方面的工作,其实本身相当轻松,但是感觉太舒服了不符合我的性格。所以 2013 年从政府离职,和摄影师搭档决定开始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拿 2000 块,在衡山路租了个巨破巨老的房子,说服了一个上万月薪的朋友来上班,当时能给的薪水是一个月 1500,办公用品都是从各家凑的。当然现在情况好太多了,当时并没有觉得苦,只是简单的想做一些不一样的影像,想做一家有意思的制作公司。

TC 中国 :你们有没有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

汪丹妮 :哈哈。去年五月份,我们开始从 3 个人办公变成了一群人办公,也搬了办公室,今年四个月完成了去年一年的业绩。半年一个成长,下一步大概也是在半年之后吧。

当然,作为科班导演,我们都还有制作大电影的梦想,未来机会到了,我们一定会拍一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