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一边环游世界一边远程办公的 Remote Year,获得了 1200 万美元融资

下一篇文章

Cyanogen 换帅,业务模式改弦更张

对那些有强烈旅行癖的人来说,Remote Year 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想法:参与者可以花一整年时间在国外工作,每个月都能迁移至不同的国家和城市。

不过,Remote Year 到底是一场昙花一现的有趣实验,还是一门大生意的萌芽呢?风险投资公司 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 的团队正在押注后者,该公司刚刚领投了 Remote Year 高达 12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 。参与这轮融资的其他投资者还有:WeWork Labs 联合创始人杰西·米德尔顿(Jesse Middleton),以及 Airbnb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内森·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

Remote Yea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卡普兰(Greg Caplan)告诉我,他是在两年前想出这个点子的。当他公之于众时,首批 75 份参与资格接到了 25000 人的申请——最近,首批参与者已经 完成了他们在国外的一年旅程 。现在,Remote Year 已经扩大了规模,6 个项目总计吸引到 500 名参与者。

有了新的资金支持之后,很自然地,卡普兰的目标之一就是推动这些数字得到大幅增加。通过顺应两种“大趋势”,这件事将获得助力。

“首先,生产力工具已经迁移到云端。”卡普兰说,“人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了不起的工作。当受到周围环境的启发时,他们将能变得更有创意和更有效率……其次,我们不再看重自己所拥有的东西,而是我们与其他人分享的体验。”

为了扩大 Remote Year 的项目,卡普兰表示,他将继续为公司招聘人才——该公司现有 85 名员工(你可能想到了,这些人遍布全球各地,而公司也没有一个中央总部)。此外,Remote Year 也将建设自己的基础设施。

“举例来说,在克罗地亚,那里没有我们可供利用的现成共享办公资源,于是我们就自己在(斯普利特)的沙滩上建了一处非常棒的共享办公空间。”卡普兰说道。

Remote Year 的参与者需要支付 5000 美元的首付款,然后在头 11 个月每月支付 2000 美元的费用。这些款项是用来支付旅行、生活住宿以及在有网络的办公空间工作的费用。卡普兰说,75 人组成一队差不多是合适的,这能让不同的项目之间具有连续性。然而,项目跟项目之间的行程可能是不同的——举例来说,一些队伍可能有旅行者需要按美国时间工作,因此他们的行程就会绕开亚洲地区。

至于说要做的工作,那是参与者自己需要搞定的事情。但卡普兰表示,Remote Year 往往乐见自己的员工参与进来,把它当成一种教育和拓展的形式。此外,他的团队“会指导参与者学习最佳做法以及如何跟各自公司进行沟通的完整流程” 。

“对我们来说,最令人兴奋的是参与者职业的多样性。”卡普兰补充说,“我们的参与者拥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很多人是工程师和设计师,但最大的一类是市场营销人员。另外还有记者、作家,甚至是律师。就从何处来以及做什么工作而言,我们的参与者是一个非常非常多元化的群体。”

当然,这是一次要求比较高的体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完成整个项目。从个人角度来说,你可以中途离开,并随时重新加入队伍。至于说远程工作,卡普兰说:“我们不认为 Remote Year 可以让一名差劲的员工变成优秀的远程工作者,但我们可以让一名优秀的员工成为优秀的远程工作者。”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Remote Year raises $12 million to combine remote work and global travel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