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E 租宝到“裸条借贷”,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出了什么问题?

下一篇文章

Articoolo:基于人工智能的文章创作技术

IMG_1463

应不应该给大学生放贷?

“用裸照作为抵押物其实是一种非常业余的手段,如果看整个金融行业的话,很少有正规的金融公司或者懂金融的人这样做。”胡丹,买单侠的 CEO 这样评价此前曾被热议的“裸条借贷”事件,“如果一个人愿意抵押一切东西来向你借钱,那么这个人 99%不会还钱,正规的金融机构是不会借给他的。我觉得裸条借贷是一个有新闻性的事件,但它不具有普世的意义——真正正规的金融机构不会用这种手段。”

胡丹创办的买单侠为工薪阶层提供一些消费金融服务,目前他们的服务领域主要面向 3C 家电和数码产品市场。当用户进行一笔大额消费时,他们可以在买单侠的合作门店申请借款。但与很多消费金融公司对大学生市场的热情不同,买单侠会拒绝一切大学生的借款申请。

“涉足大学生市场的舆论风险相当大,这种舆论风险还不是你一个人独善其身就可以把业务做好的。比如说之前的裸条借贷,就是说同行犯了一些错误可能就会让整个行业陷入信任危机,业务就不能存续了。”胡丹说,“另一方面,大学生的风控太简单了,只要你验证他是一个清华或者是北航的,基本上根据学校学生的违约率就能算出来。这种现象导致的后果就是风控的壁垒非常低,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竞争力,所以基本上不赚钱。”

另一方面,大学生消费金融市场的周期短而脆弱。在胡丹看来,当大学生走出校门,开始工作,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会自然而然的成为传统金融业的用户——毕竟比起校园贷,信用卡的利率低的可怜,应用场景也更加广泛。“我们看到很多平台辛辛苦苦的给在校大学生做分期服务,背上道德的风险,还赚不到毛利,结果毕业之后就被银行抢走了。”胡丹说,“从商业逻辑的角度考虑,我们不会做大学生市场。”

怎么做好投资者教育?

在中国,股票市场的投资者教育做的相当好——没有股民因为股票亏损去打砸证监会。但在互联网金融市场、甚至是传统金融业,散户投资者始终执着于刚性兑付和潜在的兜底。而在激烈的竞争中——中国有 2000 多家 P2P 平台,这个数量是银行的十倍——很多平台也热衷于为投资者提供各种各样的兜底暗示,比如央企、上市公司背景,或是与银行的合作协议等等。

“在去年年底出台的监管条例细则第 15 条,已经规定了平台是不可以为投资者进行本息担保的。但是在中国的特殊市场环境下,依然有平台会去做一些担保或者承诺兑付。”点融网高级副总裁薛肖麒说——今年初,点融网成为了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常务理事单位,他们正与协会其他单位一起进行这些投资者教育工作,“必须要主动进行这种投资者教育,让投资者清楚知道,其实高收益、高风险是成正比的,有多少收益就有多少风险。”

毫无疑问,风险与收益成正比是一个最基础的金融常识,但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让散户投资者真正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薛肖麒认为,投资者一定会越来越成熟,不过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阵痛,比如平台跑路。“随着整个 P2P 行业越来越规范和一系列对应的投资者教育,我相信投资人的成熟度会得到很大的提高。”

传统金融业留给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空间

“互联网的出现意味着更多的数据源,使得用户的画像更加精准。原来采集不到的数据或者说风控做不到的点,现在通过新的技术和数据能够做到。这给了互联网金融新的机会。“毛承宇,云启资本的执行董事说,“这种新的技术能够让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始服务一些 C 端用户和小的企业客户,这些都是传统金融机构做不到的。”

尽管人们将互联网金融视为一种创新和颠覆,但传统金融业的能量依旧不可忽视。在去年,16 家上市银行赚走了 A 股 2000 多家上市公司一半多的利润。至少在短时间内,想要让互联网金融与银行们正面对峙并不现实,但一些互联网技术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消费金融这件事情上,在传统金融机构其实已经做的非常好了,表现形式就是信用卡。但事实上,依然有相当大的人群没有被覆盖到。”胡丹说,“互联网金融我们可以进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我们叫没有评分的人群。这样一群人在人民银行的征信数据里面数据非常少,包括学生、蓝领、农村,这三类人银行不愿意去碰的。因为银行的信用判断大部分是基于信用意识、还贷意识、信用报卡,所以这一块就给互联网金融公司很大的空间。”

这其中的逻辑在于,传统金融业的风险控制极端依赖央行的征信数据,但互联网带来了可以背被用作风控的新的数据,比如社交网络、电商平台的各类消费数据。也许这些并不及征信数据的含金量,但广泛的数据源依然能描绘出用户精准的信用画像。“很多人说互联网金融的资产端风险要比银行的大,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准确,通过这些数据,互联网金融就可以覆盖到更多被银行业忽视的人群。”薛肖麒说,“其实这个市场还是很大的,体现在两端,一端是在资金端、另一端是在资产端。如果拿一个杯子比喻的话,把所有的石头放进去,这是传统金融机构去放的,但是把水再往里注入,去填满所有石头与石头之间的缝隙,我想这是互联网金融也在努力去做的。”

互联网金融何时能走上正轨

“我觉得第一个浪潮,就是今年的下半年,由于监管变的严苛,很多乱做的 P2P 会死掉,也不会去节外生枝,今天搞搞消费金融什么的。还有刚刚讲到的资本金充足率,用户的隐私保护这些银行比较在乎的东西。留下的风险不大了,可能 20%的风险通过很大的一段时间通过跟传统金融的去接轨,这是我的一个预测。”胡丹说。

事实上,今年开始监管层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管制变的异常严格,薛肖麒认为这是 P2P 网贷行业的春天。“因为坏的机构被清理掉,好的机构就可以有更好的一个发展。真正正规的平台机构在符合监管的要求下,它会做真正符合金融逻辑的业务。比如说它不会去做资金池,它会定期的披露,它会去做小而分散。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去把整个行业做好,然后让投资人去可以享受到真正合理、合法的好的收益。”他说。

不过在毛承宇看来,互联网金融走向正轨的过程不会太短。“我觉得会是一场持久战,我们看到在一些小城市,听起来很弱智的非法集资还是在不断的发生,这种情况的改善需要投资者心态的转变,而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毛承宇说,“另一方面是监管的成熟,我们看到监管层去年一开始拼命加杠杆股票不管,到后来一下子拼命的管了或者拆杠杆了或者熔断,包括一级市场一些的从业考试。我做了十几年的投资突然发现从业考试,所以监管的成熟也是需要一段时间。”

无论是 P2P 网贷还是消费金融,这些互联网金融产业的代表都盼望着监管快点来临,但正如毛承宇所说,行业真正的规范化始终有赖于参与者心态的转变——投资者们接受自担风险,入场玩家们接受政策条文与金融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