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合天宜:我们要全力支持原创

下一篇文章

TC 上海现场报道:未来,你将如何旅行?

wanhetianyiIMG_1278

由动点科技主办的 Tech Crunch2016 上海站已进行到第二天,我们请到了万和天宜首席执行官陈伟泓,笔者也是“万星人”,借此机会了解一下真实的万合天宜,聊一聊文创的那些事。

在向古文化、新热点汲取灵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规则和标准,会测试观众对他们的反映吗?

陈伟泓:我们其实对题材不是很限制的,对于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他们的创作自由。公司最多的时候一年会研发 70 个网剧,真正推向市场的大概一年不到 10 个。这 10 个的标准就是说观众喜欢,平台愿意买单,这样的话平衡艺术和商业。每一集播放的时候,下面观众都有很多评论,在网上、贴吧、甚至在视频网站下面,我们的主创人员都会很认真的来看,然后在以后的创作当中会做改进。

听说你们内部有类似实验室的车间叫做制片人工作室,可以介绍一下它的制度与初衷以及现状吗?

陈伟泓:可以把万和天宜想像成原创人才的孵化空间,我们有八个大的制片人工作室,下面有 30 多个制片人,这些制片人他们会根据对市场的认识来组织不同的题材。我们有 100 多位编剧和导演,他们会根据自愿的原则进行小组、进行研发。我们大概还有 30 多位自己的签约艺人,当我们的产品研发成熟之后,有大纲、有剧本之后就会跟视频平台洽谈,看看他们有没有购买意向。如果有购买意向下了单就会投资把片子拍出来,这是我们的运作方式。我们公司最主要的目的是培养新人,所以做一个剧就会有一个细胞分裂,有新的团队,带新人出来。

明星和网红的界限还存在,它会怎样去打破?

陈伟泓:最近网红经济是一个非常热的词,如果我来定义网红就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自由品牌。网红它是有市场号召力的,但不是所有的网红都能成为影视明星。最简单的就是说他得会表演,有的网红他可能从短视频慢慢向影视发展。像白客是天生就会演戏,但其实他是配音演员,他原来是内部的编辑,正好他比较会演戏,结果没想到他一演就一炮打红。再比如说我们当时没有女演员,大家知道美女跟这经济走,一个屌丝公司是不可以有女演员的。那怎么办呢?叫兽会发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猛男长的皮肤比较细腻,就是我们公司做特效的孔连顺男扮女装也红了。我觉得网红做影视明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要会演戏。到了最终观众看的是能不能表达出你的内涵,现在是一个颜值经济的时代。从长远看大家会对颜值有要求,现在有颜值的越来越多,最后还是要你会演戏。

现在网红经济大军里面领头人是大家比较熟悉的 PAPI 酱,前段时间随着《魔兽》的上映,然后出现了 PAPI 同款的魔兽体恤。您怎么看网红经济变现的能力呢?

陈伟泓:我觉得网红现在看来有三种形势,一种像 PAPI 酱短视频高手,PAPI 酱很有才华的,非常精准的抓住了中产阶级女性的笑点和泪点,还有直播包括游戏直播,还有在淘宝上开网红店服装店的。有一种网红的升级方面,就是从短视频向影视方面发展,但是这条道路是比较艰难的。叫兽易小星,他十几年前就是在 PC 时代最红的网红之一,然后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慢慢学习做网剧,电影。因为网剧和电影有自身的规律,光有网络上的号召力是不够的,你要掌握这种规律,会讲故事,能够抓住观众的心。

像白客去做直播,去做一个类似于这样的脱口秀,您觉得可能吗?

陈伟泓:这些都是有可能的,直播现在是非常的热。它有可能是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有一天它也可能会超过热播,这是一个风口。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跟一些直播平台洽谈,会推出一些直播节目和直播频道,具体的现在不便剧透,可能过几个月大家在市场上看到。

万和天宜未来会向哪些实物方面进行拓展?

陈伟泓:我们周边产品会做尝试,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开展。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平衡,怎么平衡我们的品牌。也不要摆弄我们的品牌,同时做好周边的东西。我们现在收入的主要两个渠道,第一个是说我们拥有版权,就是说售卖工艺权。第二个是广告。这是我们主要的两个变现渠道。

《万万没想到》拍成电影以后取得的票房不错的。比如说《报告老板》大概的上映时间,比如说《名侦探狄仁杰》有没有类似的一些计划?

陈伟泓:《报告老板》明年会上映,今年会做剧本会拍摄。之所以在《万万没想到》之后没有马上推出《报告老板》和《名侦探狄仁杰》系列,因为我们想走一条道路。因为我们做电影的时候还需要学习,第一部电影《万万没想到》从收入上来说相当不错,因为通过广告和售卖网络版权全部回收成本和利润,再加上电影的票房,我们的利润率是 200%左右这是相当不错。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最大的一个学习的地方,叫兽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对整部电影有敬畏之心,没有完全的放开。笑点、特效、爱情戏、武打戏都平均用力,所以观众看的没有网剧那么爆笑,所以这一方面一定会加强。

从短片到电影这样的一个过渡可能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笑点不足,而且因为时长增加了很多,如何平衡里面的笑点和内涵?

陈伟泓:90 分钟的电影它是有一个结构性的,有一个内在的故事推动力。内在的故事一定要讲人的性格魅力抓住观众的心,让观众觉得跟他相关联,这种是能够吸引我的。除此之外就是刚才说的笑点,其实笑点喜剧是非常难做的,编剧一个点下次再看还会再哭,但是喜剧可能看了下次不能再用。编剧再做下一部作品的时候要充电,下一次再做。看那些做喜剧的人,其实生活每天在那里冥思苦想喜剧点的时候,是非常苦的创作过程。所以这是需要时间,为什么有 100 多位编辑导演,大家思想碰撞、激励,能够避免创作上的风险。

wanwanmeixiangdaoIMG_1282

怎么看待最近的影视投资热潮?

陈伟泓:去年 11 月份的时候,当时 IP 非常热的时候,我做过一些预测。IP 这么热,明星公司这么高,这是很自然的。为什么?市场上货币发行很多,但是实业不是很景气,影视工业发展很快这是投资的热点,属于大量资本涌入。但是供应量不能完全增加,所以必然 IP 的价格和明星的价格会被炒高。而且中国电影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说 90%以上的电影是亏本的,有统计说其实赚钱的就是 5%到 8%左右,所以说中国电影需要努力。但是全球范围内好莱坞电影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 80%的好莱坞电影其实是亏本的,84%的美剧也是亏本的,所以在美国市场上看,六大电影公司没有一家是独立的,因为资本市场上市不喜欢上上下下起起落落的。解决的办法不是简单的用大量资本堆入,因为会提高要素的价格,最后风险还是会增加。所以说,最近我碰到一些做电视剧的朋友,他说如果我投资两亿拍一个电视剧,1 亿 3 会花在明星的成本上。一个好的 IP 也会花几千万,这样剩下他做制作的钱不多,风险很高、利润很高。我们觉得影视方面最大的竞争壁垒不是钱,最大的竞争壁垒还是你原创的能力。

怎么培养原创能力?这是一个关键。所以我们万和天宜是试图探索一条新的商业模式,能够增加影视投资的成功率。就是把二八原则,就是 80%失败,20%成功把它倒过来,能不能成为 80%甚至 90%以上的成功,就是赚多赚少是一个事儿,最重要的是要能够赚钱。所以说我们想到用互联网的方式,先比较小的成本测试我的 IP。互联网上的网剧是一个 2B,因为是视频平台代替买单,你不可能有暴力,但是你会有稳定的利润。有稳定利润的情况下来培养我们的 IP,培养我们的粉丝,然后我们有这样的一个基础,也锻炼我们团队知道观众喜欢什么。再做电影,这样能够大大提高我们的成功率,刚刚讲的《万万没想到》的电影不是单靠票房,我们是多点回收,因为我们的艺人是自己的,IP 是自己的,网上有粉丝,所以才能有比较好的广告价格,有比较好的网络版权,在商业界把成本收回来。

你们也在做类似视频原创的平台吗,怎么样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可以提供一个什么样的支持?

陈伟泓:选择人才一般有几个渠道,一个是可能微博上面的段子手,大 V,在我们公司里找到在网上有一百万、两百万粉丝的段子手。还有是秒拍、美拍上的高手。进来我们公司都会培训他们,最好的培训方式就是让他们跟着剧来做,他们可能是第一部剧里面做著名导演或者是联合编剧,做了之后就开自己的原创项目,原创的失败率是很高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同时用 50 到 70 个的原创项目,当初剧本做的非常扎实,平台起来才推向市场。这也是从根本上减低,因为对我们来说这个时候原创的风险是只给它固定成本,这是非常可控的。只有平台买单我再花钱把它推向市场,这样避免了投资失败高的弱点。

随着你们原创平台越来越多人的加入,你们创造的 IP 越来越多,加上你们现在非常火热的 IP,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漫威宇宙,你怎么看待彼此之间的交叉碰撞?

陈伟泓: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我们接下去会做一个独特的 APP,目的是把粉丝聚集起来形成一个策略。一般来说一个公司很少有粉丝的,粉丝都是个人。我们想做到的就是喜欢我们万和天宜作品风格和我们万和天宜演员的粉丝们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这样的话,我们有一个粉丝的平台,我们跟粉丝有更多的交流,更多的黏性,对我们做营销上是更好的宣传。将来大的 IP 做到一定的程度上,互相融合,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新的技术,比如 VR、AR 你们会引入吗?

陈伟泓:我们是非常关注新的热点东西,其实我去美国几次考察过 VR 的东西,VR 现在还处于爆发的前沿,可能还需要几年时间。我们看了一下,其实 VR 内容的拍摄,它的壁垒并不是那么的高,最最重要的还是回到内容的原创上。所以我们会等待 VR 的技术更成熟的时候,推出 VR 的技术拍摄的内容。最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原创内容要好,什么平台展现,什么技术手段展现,我们会根据时代的进展,我们会抓紧时代的脚步,就是说我们会做这个东西。但不是为了一个草率而去做,而是真正说是对我的内容有帮助,能够更多的给观众提供新的体验。

在粉丝这一块,你们会不会做一些分析?

陈伟泓:对我们的粉丝做过一些塑像,我们的核心粉丝是 15 岁到 25 岁的年轻人。男女比例上可能是 55%到 60%是男性,45%到 40%是女性,一二线城市相对多一点,这是我们的一个分布。随着我们 90 后的粉丝成长,可能我们将来的粉丝区间会从 15 岁扩大到 35 岁,现在 25 到 35 岁当中也有一部分人喜欢,但是 35 岁以上喜欢我们的粉丝比较少。这有一个代沟的问题,因为我发觉中国的代沟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像我这个年龄,我一般不对我的公司作品做直接的内容判断,因为我知道我喜欢的年轻人未必喜欢,我会很尊重年轻人的一个想法。像我如果来看作品,我主要是看它结构是不是完整,人设是不是完整,有没有推动力,至于具体的内容年轻人喜欢就可以。

接下来万合天宜会有哪些大的动作和安排?

陈伟泓:我们万和天宜的理想是为中国未来的影视工作培养更好的导演、编剧和艺人,这是我们的理想。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人才孵化平台是比较着重于长远的,我们希望最优秀的原创人才能够加入我们。在剧方面,我们今年除了已经推出的《报告老板》和《西游记体育》栏目之外,接下来还会推出三部中型的网剧,还会推出 15 部网络大电影,两个电影,一个是悬疑侦探的,还有一个是日本侠客方面的系列。在资本运作方面,去年完成了 A 轮和 B 轮,A 轮投资是红杉,B 轮是深圳,我们今年还会做 C 轮,明年争取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