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知名 VC:中国投资者正积极参与 A 轮融资交易

下一篇文章

《我的世界》现已登陆 Gear VR,售价 6.99 美元

作为一位拥有 20 年经验的风投界老兵,乔治·扎卡里(George Zachary)见证了无数行业潮流的起起伏伏。昨天,扎卡里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到了当前风投行业趋势。他在采访中提到了一个最新趋势,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对参与 A 轮融资交易日趋积极,他们似乎还有着自己的“游戏规则”。

扎卡里是 CRV 的普通合伙人,领导投资了 Twitter、Yammer 和 Udacity 等热门公司。因篇幅所限,我们对采访内容做了删减。

TechCrunch:您一直在参与种子轮和 A 轮融资交易。您对正发生于后期融资市场和公开市场的情况不感到担心吗?这似乎也是早期投资者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

乔治·扎卡里:无论别人说什么,你肯定都会对公司在后期能否融到资感到担忧。实际上,许多实施 A 轮融资的公司都不得不将此轮融资延长,他们都在以更低的估值进行融资。我们的一位创始人之前创立了两家公司,但在他涉足的市场领域,所有公司的估值都下降了 50%,他已经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不得不延长 A 轮融资,而估值也远远低于之前预期。事实也的确如此。

TechCrunch:估值下降幅度有多大?估值下降对哪些方面冲击最大?

乔治·扎卡里:对名人创始人冲击最大,他们一直试图保持很高的公司估值。我们现在也做名人创始人发起的融资交易,虽然这些公司的估值很高,但依旧是每个人趋之若鹜。对于那些上一次将自己的公司卖了个好价钱的创始人来说,他们总是会报出很高的估值。这个特别的团队目前正处于概念阶段,我们基本上是送上了一张接近于空白的支票。

但在其他方面,估值却在下降。孵化自 Y Combinator 的普通创业公司们近年来的估值可能仅仅相当于过去的 50%至 75%。他们在种子轮融资的估值也只有过去的一半。

我还应该提到一点,对于名人创始人来说,研究表明如果他们当前从事的业务与上一家公司一样,那么他们成功的几率比别人更高。如果他们上一家公司是做数据库的,现在改行做清洁技术,以前是做手机信号塔的,现在开始做社交网站,那么他们的表现往往不会特别好。

TechCrunch:根据 CrunchBase 的数据,CRV 去年至少参与了 27 宗融资交易,而进入 2016 年以来只有 4 宗。CRV 是在等待市场好转吗?

乔治·扎卡里:很显然,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在上个月就参与了 3 宗融资交易,只是目前还处于文件准备阶段(docs stage)。

文件准备阶段会花费更长的时间,因为这个阶段会有新投资者加入,他们希望获得更多有利于自己的交易条件。这些都是新投资者,而且往往是外国投资者,他们基本上会说:“我希望得到比公司早期投资者更优厚的条件。”这又让融资交易延长了两到三个星期。

img_01931TechCrunch:请等一等,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新的投资者是谁?这种现象很普遍吗?当您说是外国投资者的时候,您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们主要来自于中国?很显然,许多中国投资者正寻求加大对美国的投资。

乔治·扎卡里:他们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国,他们想要获得优于其他所有人的条件。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很明白融资方的财务状况,他们只是想守株待兔。等到我们签订了投资意向书,拒绝了许多想要投资的人时,他们才会出手。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投资意向书阶段,而只是发生在文件准备阶段。他们会说,“我们做了尽职调查,我们需要投资 XYZ。”

这并不是建立合作的很地道的做法。这个生态系统的人都着眼于长远目标;他们意识到自己迟早会出现在谈判桌的另一边,不希望受到这种条件的约束。提出苛刻条件的人主要来自于亚洲,在那里他们做事更加不择手段。这些投资者在谈判时虽然也会摆出笑脸。他们必须适应美国的环境。

TechCrunch:这些新投资者是如何一路找到硅谷的 A 轮融资交易的?

乔治·扎卡里:他们的人脉相当广泛。我最早在创业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工程师不少,但副总裁和董事级别的人很少,但这种状况已经发生改变。所以,他们掌握了大量相关信息。

TechCrunch: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对于那些在最后一刻变卦的人,您是如何做的呢?

乔治·扎卡里:在我们过去参与的三笔交易中都有发生,有几个人想要投资我们之前投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目前做得不错,发展很迅速,他们希望以创始人的股票价格来入股,这几乎相当于“空手套白狼”,毕竟这家公司的估值非常高。他们说,“因为我们来自中国,我们会帮助你们搞定政府和监管部门等一切东西,所以我们实际上充当着创始人的角色,因此应该获得这样的保证。”

问题是,如果我们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其他投资者自然也会提出类似的要求,所以,我们会拒绝他们的请求。他们被激怒了。

TechCrunch:您担心这会影响这家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吗?

乔治·扎卡里:我们不知道让他们加入融资交易,是不是会带来影响。每个人总是说,“我们是附加价值;我们会帮你认识所有重要人物。”你只能通过介绍人来评判这些人的好坏,而这也是唯一的途径,但并不是所有这些新投资者都有投资创业公司的经验。

TechCrunch:他们是否拥有在中国从事投资交易的长期经验?

乔治·扎卡里:他们有,这恰恰也是他们害怕的原因。他们很担心我们公开市场的整体估值。他们被以前发生在中国公开市场的事情吓坏了。这对他们的心理带来了影响。

坦率地说,我认为这也影响到美国投资者的心理,尽管大部分风险投资人可能会说他们没受到影响。他们常常说:“我是独立的,而且非常聪明,具有远见卓识。”但如果你仔细想一想人们的想法——从担心天会塌下来到最近又觉得一切回归正常——感觉就好像美国股市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似的。

TechCrunch:您认为我们会迎来一个转折点,让我们的 IPO 市场趋于好转吗?

乔治·扎卡里:我认为市场不会在短期内好转,私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都在寻找有利可图的高增长投资目标。他们想要的是利润和增长。与此同时,许多营收强劲的公司并没有展现出这种增长。目前,可以留住公共投资者的公司并不多。

题图来源:CHUNGKING/SHUTTERSTOCK

翻译:皓岳

A Silicon Valley VC says investors from China are joining Series A deals, and they’re playing “hardb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