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法院判定谷歌扫描版权图书系正当使用

下一篇文章

Google Play Music 终于上线播客功能

今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的一纸判决,宣告谷歌和美国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围绕前者未经允许擅自扫描数百万版权图书的诉讼最终落幕(或者仅仅只是告一段落),这场官司历时超过 10 年,而最终的结论是:谷歌的做法系正当使用。

这一判决不过是今日最高法院发布的 一长串判决 中的一个,除了对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 2015 年作出的判决 给予默许外,该判决并没有对此发表更多意见。而上诉法院在 2015 年的判决也不过是维持了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在 2013 年作出的判决,所以这样看来,不过是新瓶装旧酒。

在 2013 年的判决中,法院认为扫描(由图书馆提供的用于此目的的)图书不构成侵权,因为从技术角度来说,扫描具有“转换性”。这些书籍并没有被二次售卖或是有其他类似行为,而是被用于一个全新且具有创新意义的目的:一个提供绝版或版权失效图书的搜索引擎。它并不提供原著作的“替代品”,而法院认同谷歌的观点,即事实上谷歌是在提供公众服务,同时也为作者带去更多的读者。

上诉法院认为该判决合理,而现在最高法院至少是拒绝受理上诉,这也相当于说是最高法院对原有判决没有异议。

最高院拒绝受理 AG 对谷歌案。感谢我们的支持者们,我们会继续斗争下去,保护版权和作者的权利。https://t.co/B4OnDseWFY

— 美国作家协会 (@AuthorsGuild) 2016 年 4 月 18 日

美国作协自然对此感到非常愤怒 。作协执行理事玛丽·瑞森伯格(Mary Rasenberger)就在一篇新闻稿中进行了猛烈抨击:

第二巡回法院被这种公众利益的论点所蒙蔽,法院的判决告诉我们,是谷歌而不是作者,应当从他们著作的数字化中获利……为这种短期的公众利益所付出的代价也很有可能会成为美国文化的未来活力。

这种指责的口吻可能会让那些认为谷歌的做法显然合法的人不屑一顾,但瑞森伯格进一步给出了更具广泛意义和哲理的见解,让人深思:

写作者已经是美国收入最低的人群之一;如果在未来,作者不能依靠自己的著作谋生,只有财富独立或是有保障的人才能够从事写作这一行当,那么美国的精神生活与艺术灵魂将会变得黯淡无光。

最高院拒绝受理上诉申请是一个更进一步的证明,证明我们正在见证财富再一次从创意领域被分配到技术领域,不仅仅是书籍,而是覆盖了整个艺术领域。

当下有关技术对于创作以及文学、音乐和视觉等艺术传播利弊的争论正在进行,这无疑是给这场讨论加了把火。在我看来,这个判决是正确的,但它对于一些棘手的问题也没有给出答案。现在我们尽管有版权立法,少数人也会拿它对于创新作品的合法保护说事,但它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漏洞百出的体系。

话虽如此,如今这些作品存在的世界已经和几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任何没能预料到今天这种变化的版权政策(或诉讼)都注定要失败。说到这个,任何先进的理念尝试都必然会引起法律审查和阻碍。不过不是所有的尝试都能够进行长达十年之久的法律诉讼,也因此许多有着深远影响的项目终将(并且已经)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美国作协会“继续斗争”并承诺会对谷歌的行为进行监督(虽然谷歌的图书项目已经不再如之前那样活跃),同时他们也会为大量在线分发和引用的问题寻求解决方案。

题图来自: Lilyana Vynogradova/Shutterstock

翻译:曹木

Supreme Court affirms Google Books scans of copyrighted works are fair us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