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Harvest:解决大型农场粮食浪费问题

下一篇文章

Woollip:飞机上的鸵鸟枕

现代农业有着严重的粮食浪费问题,有的是因为农作物与特定食品采购员的要求不匹配,有的则是因为当年大自然给的馈赠过多导致农作物卖不出去,还有一些长了疙瘩的果蔬因为不好看而被遗弃。那么,如果我们在这些情景中加入一点技术成分会怎么样?

这正是硅谷创业公司 Full Harvest 想要弄明白的事情,他们引用的数据表明,超过 15%的这类问题发生在农场。也有其他创业公司在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总部位于奥克兰的 Imperfect Produce 面向消费者直接送货。但是 Full Harvest 目标是从源头上解决大型农场和食品买家的需求。

这家自力更生的初创公司打造了一个 b2b 技术平台,旨在从售卖“有缺陷和多余的”果蔬中获利。Full Harvest 会将多个农场中不那么受欢迎的产品集中起来,以便简化这些次品的销售和购买流程,如此一来,那些多余的和被嫌弃的果蔬产品仍然有足够的食用价值,最终会被送到餐桌上,而不是一生产出来就被当作废品扔掉。

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汀·莫斯利(Christine Moseley)介绍,该平台在 1 月上线,现在“有几家” 美国西海岸的农场和食品买家在使用。在早期这个阶段,买家通常是在平台上寻求更便宜的原料加工食品。Full Harvest 的商业模式是直接从每笔通过平台完成的销售中进行“传统的行业抽成”。

“我在食品和物流行业有着 10 年的从业经验,从我的经历中,我发现我们的食物链中存在着严重的效率低下的问题,”莫斯利说。一年半前,莫里斯搬到旧金山,将重心放在解决粮食浪费的问题上,同时她的野心不小,也希望能够做些事情促进饮食健康。

“我的目标是把把重点放在降低健康食品的成本上,我在这里看到了巨大的机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找出一种方法来获取那些外观有缺陷和剩余的产品,并把它们集中到一起,再卖给食品公司,”她这样告诉 TechCrunch。

在她的眼中,农业产业也是一个适合用技术去颠覆的领域。“他们现在的付款都是用纸质支票支付,他们也用电子邮件、短信和电话,所以我在这里看到一个巨大的机遇,”她补充道。“我发现,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真正为此创建一个市场,将那些供应过剩的产品集中起来,提供给那些 b2b 食品公司。”

莫里斯表示,粮食浪费问题的成因有很大一部分要归于食品行业的经济学,农产品普遍被分为两个大类:一类是符合食品买家要求的完美产品,农场会仔细检查所有产品的质量和数量,从而卖得一个好价钱。剩下的就是另一类——无论是过剩的产品还是次品——由于大规模的食品买卖经济,这些产品的价值降低,它们可能只能卖出“很低的价格”,因此甚至可能都不值得农民去收割。

因此 Full Harvest 通过创建一个为这类次品提供交易的更好市场,为农民提供更为方便的额外收入来源,以此鼓励农民不要浪费粮食。

站在从买家的角度来说,这个平台也致力于扫除一些妨碍这些次品售卖的障碍。据莫斯利称,产品供应的稳定性和数量是关键因素,而这些因素正是技术方法可以有所帮助的地方。

“我们的技术重点解决的是当前一些技术尚未解决的问题,让农场的产品展示变得超级简单和容易,他们只需点击几个按钮,就可以将现有的产品展示给公众。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鼓励农场主让他们这么做,因为农场都很忙,他们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农场本身。现在,在我们的平台上,他们只需两秒钟的时间就能让那些公司了解到他们的产品。”

“而在集中售卖方面,我们有足够的产品供应,这样食品公司就可以每周下订单进行采购——这里面有一个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我们又该如何让这些食品公司不断地采购这些成本较低的盈余和外观有缺陷的产品? ”

但是 Full Harvest 如何能够向农户支付足够的价钱促使他们有动力来销售这些次品?莫斯利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因为他们可以利用技术手段创造出规模经济,同时又因为食品价格在行业内被压得很低,因此有机会创造一个中间价格层。平台还会为那些保质期短必须很快更换的食品推出限时抢购活动。

莫斯利说,“通过技术手段的帮忙——我们利用技术协调一切,包括运输在内。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按需运输。我们不会有库存,不购买卡车。”她又补充说:“我们比其他人给的价格更高是因为我们可以这么做。即便如此,我们仍然有可观的收入并且赚到了钱,这是因为我们卖的东西原先是不要钱的。”

莫斯利表示,她利用自己在食品行业买方的工作经验,通过平台的设计帮助双方通过缩小期望值差距。买方愿意去挑选这些次品是因为她所说的“极大地节省了投入成本”——所以如果你让购买过程足够简单,那么就会让人有经济动力去购买这些产品。

“业内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在体制上,对农场与买家的问题处理方式进行转换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的技术解决的另一件事——从农场只管收获日期而买方关心的是送货日期,到农场销售以纸箱为单位而买家只关心磅数的这些情况,”莫斯利指出。

“我们利用技术手段创造了许多用户体验,确保销售流程中问题的解决,同时也满足买卖双方的需求,并且通过非常快速、无缝衔接的流程实现。”

她说希望这个平台能够在未来帮助有机农产品有一个更为稳定的定价。“现在的买家对于有机农产品的价格波动和高成本十分无奈,他们对此真是无能为力……虽然我无法 100%肯定地说,但我们接下来会做的一件事就是让这类价格变化稳定下来,这样买家可以更好地预估他们的投入成本。”

至于工作原理方面,当农民有剩余产品要销售时,他们可以登录 Full Harvest 的网站——有平台规范这方面的数据,举个例子,买方可以看到他们偏爱的品类数量,无须额外费功夫就可以直接下单。

尽管 Full Harvest 的网站是移动响应式,但却没有原生应用,不过莫斯利说,这是因为它所处的行业——“大部分”b2b 买家会在桌面端下订单,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开发移动应用。

Full Harvest 的目标对象既有传统的农场也包括了有机农场,而莫斯利认为公司可以在两者上都有盈利,不过由于有机食品的平均价值更高,Full Harvest 显然更早地关注到有机食品。

当被问及是否认为公司可以从传统粮食和有机食品上盈利时,莫斯利又补充说,“我们同时专注于两者,虽然我们推出了有机食品,但传统食品在销售规模方面也有很多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农场会种植两类作物,所以也很容易扩大销售规模。”

Full Harvest 也一直专注于“大型农场”(1000 英亩以上,公司在谈的是一些 3 万英亩的农场),这些农场能够帮助平台兑现它的承诺,确保满足食品买家的订单。因此平台要如所说的那样运行正常,就需要很多的供应量,不过莫斯利声称现在他们已经能够在早期几家农场的帮助下实现这一目标。(在现在这个阶段,她不会透露任何有关买方或是农户的实际数字。)

“(大型农场)提供的次品最稳定,这是因为他们的农场会有很多残留产品,有可能是因为低效的收获作业,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大客户同时也是零售商没有来拿走他们的产品或是因为一个愚蠢的理由而拒收他们的产品。因此我们能够获得很多的货源,现在就推出这一平台,之后我们还在加入越来越多的农场和越来越多的产品,” 莫斯利说道。

“我们的重点是成为一家 b2b 剩余农产品销售平台机构,而且要成为首选平台,这是因为在浪费粮食方面,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很难证明这个商业模式的效果,而且我们要创造出销售规模并且证明可以做得很好而且赚钱。我们正是想用这些源源不断的大订单和采购来证明这个模式的成功,”她又补充道。

虽然目前的销售对象是“增值”食品生产买家(即那些购买生产其他食品的原料的公司),但是他们希望将目标对象扩展到其他类型的食品公司,关于这点莫斯利说他们“正在与几家食品和饮料公司商谈”。

她还说,“我们会扩展食品服务,最终还会发展到大型餐厅。但目前我们的侧重点是这些附加值产品,因为在最终产品出来之前,没有人关心制作这些产品的原料长什么样子。”

“我们的客户里也有一些知名企业,他们的名字我现在还不能说,但我们也在与一些大型企业商谈合作事宜,而他们都非常有兴趣,因为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双赢。”

虽然 Full Harvest 是在美国主要粮食种植地的西海岸起家,但是莫斯利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向全美扩张——未来会拿下佛罗里达州的水果和西红柿种植户以及东北部地区。

为发展业务,他们还计划在未来几周进行融资。

对此莫斯利表示,“我们有一些有兴趣的投资者,几个月来我们一直都在与这些投资者进行商谈。我也从 Village Capital 的孵化器毕业,在那里认识了很多人。”

题图来自: Pete/Flickr 在 PublicDomain Mark 1.0 协议下授权 LICENSE

翻译:曹木

Full Harvest wants to fix the big farm food waste problem at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