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挖掘价值 140 万亿美元的商机:帮 50 亿人找到好工作

下一篇文章

英国火车票服务 Trainline 收购欧洲大陆竞争对手

如何挖掘价值 140 万亿美元的商机:帮 50 亿人找到好工作

编者按戴维·诺夫斯(David Nordfors)是 i4j Innovation for Jobs Summit 联席主席和联合创始人,该组织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温特·瑟夫(Vint Cerf)。

让我告诉大家吧,世界上最大的商机尚未出现。这种商机的规模甚至超过当前全球经济规模,而且即将呈现在我们面前。

一年前,我曾发表了一篇题为“ 尚未挖掘的 140 万亿就业创新市场 ”(The Untapped $140 Trillion Innovation For Jobs Market)的文章,表示以人为中心的经济模式将提升人们的价值,击败今天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模式,将任务成本降至最低水平。

对于个人、企业和国家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有人曾对我说过,140 万亿美元的就业创新市场听上去十分美好,但他们并不相信我的话。考虑到当今全球经济规模只有 75 万亿美元,这种怀疑也情有可原。下面,我再来说一说自己的理由。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为人向来十分谦卑,实际上 140 万亿美元的预测都低估了就业市场的创新价值。

以下即是支持这种说法的一系列事实:盖洛普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 50 亿人正处于就业的年龄;30 亿人正在以某种方式赚钱;其中大多数人都希望找到一份具有稳定收入的工作。

但是,只有 13 亿人找到了这种体面的工作,其中只有 2 亿人对当前工作很满意,相当于总数的 13%。

此外,对于每一个已经工作的人来说,有两种原因让他们不愿意工作。一是全球劳动力市场(每年创造出 75 万亿美元市值)的黯淡现状。二是人的能力也是世界上的利用率最低的资源。

现在,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比现在更加美好的世界——一个以人为中心的经济:30 亿人的工作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制,正好符合他们的技术、才能和热情;他们与可以互相激励的人共事;充分挖掘适合他们的最有意义、成果丰硕的机遇。

我们可能会将这种规律应用到 50 亿人身上,因为每一个到了就业年龄的人,都向往这种工作。

8490333259_d14f7806af_k

下面就让我们做一番比较吧:2 亿对现状满意的劳动大军(其中大多数人只是挖掘了自身的一点点才能)就创造了 75 万亿美元的市值,那么数量是他们 25 倍的劳动大军能创造出多少市值呢?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在从事与自身能力完美匹配的工作(尽管找到这种工作的困难程度如大海捞针)——这也是你我梦想拥有的工作?

由此产生的额外价值,就是就业创新这个尚未被挖掘的市场价值。所以说,140 万亿美元的预测的确被严重低估。

那么问题来了:即便市场潜力如此巨大,就业市场的创新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发生呢?

原因是,在此之前,为地球上每个人量身打造工作岗位是不可能的。然而,在过去一两年间,这一幕正从梦想变为现实。

得益于智能手机的快速渗透、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等新一代基础设施的问世,我们可以将阿拉斯加州一个具有特殊才能的人,与印度尼西亚另一个具有特殊才能的人相配对,然后为安哥拉一位具有特殊需要的客户提供服务。

所有人都具有独特的兴趣和能力,但在今天之前,这种兴趣和能力并没有一个已知的市场,也就是说,如果创业者能想办法将人们变成一个个让买卖双方都满意的高性能团队的话,那么这个市场也就会被盘活。

这种趋势的放大效应是巨大的。在 50 亿客户当中,你只要有几十个潜在买家,就能形成一定的市场价。而我们今天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是全新的市场机遇。

出于这个原因,Uber 并不是解决工作未来的办法。

2566411289_05e430c59a_b

为什么呢?因为 Uber 是一家以任务为中心,而非以人为中心的公司。它让开出租车的任务标准化,令几乎每个人都能开出租。这也是出租车司机很长一段时间收入丰厚的唯一原因,但现在这种状况不复存在,因为 Uber 比现有出租车系统效率更高,可以向乘客收取更低的费用,同时还能增加司机的收入。

终有一天,需要打车的人与现在数量一样多,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挑战者越来越多,而 Uber 司机的供应量又太大,届时打车应用的利润率会大幅下降,Uber 司机的收入也将变得很微薄。这一幕其实已经上演了。Uber 并不在乎你是否会写诗,感动得人们潸然泪下;也不在乎你能否避免孩子们变成瘾君子,毕竟这些都不会影响你作为司机的收入。作为一个工作者,你就是一种商品。你可能还会被当作机器使用。

如果一些公司面临着一千个竞争对手,争夺同一批客户,他们该怎么办呢?应该实施业务多元化战略!这也是人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若想提升自身价值,人们必须要做到独一无二,而不是随大流。但是,人们并没有资金或其他资源来从事相关研究,将自身潜力与潜在的小众市场相匹配,创造全新的服务类型,重新改造以后推向客户——就像企业的做法一样。

对于就业创新生态系统来说,这绝对是市场机遇。今天,随着选择性营销(selective marketing)的手段越来越高明,比如 Facebook 或谷歌广告,以及配对算法的广泛应用(如 Match.com 和其他一些公司使用的算法),创业公司正借助于智能技术,成为合作伙伴的品牌与营销代理机构,帮助他们赚更多钱,从事更有意义的业务。

今天,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帮助用户更理性的消费。人们当然不要入不敷出,这样的话,市场的潜力就很有限。如果这些公司能帮助人们提高收入,采用“你我都有钱赚”的商业模式,那么这种局限性便会随之消失,市场机遇也将无可限量。

向赚钱的人提供服务,是一个最典型的市场;向花钱的人提供服务,则是一个间接市场(consequential market)。我们将看到一场变革即将拉开帷幕:积极地在长尾劳动力市场寻找并创造机遇,提供相关培训、中介服务和人力资源等。

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的教育培训公司 Udacity 最近在从以任务为中心的商业模式,向以人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转变上,就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新商业模式的运行机制如下:你花 X 美元购买了一门课程,在你通过这门课程时,你会拿回一半的学费。如果你在 X 个月内找不到工作,会拿回剩余一半学费。

换句话说,Udacity 正在从“我们在向你们销售能让你们用来赚钱的技能”的模式,向“你们赚钱时我也能赚钱”的模式转变。现如今,你可能会指出,Udacity 将可以从那些交了学费但没有通过某门课程的学生身上赚钱了。

这确实是真的,但我并不建议 Udacity 将这种模式当作公司主要营收来源,因为他们会因此走向没落。我们不要给学生们一个他们通不过考试的动机。如果我是塞巴斯蒂安,我会将因学生没有通过考试而获得的收入,全部捐献给那些有意义的事业,避免引入一种自我毁灭式的激励机制。只要我们能激励学生们去找好工作,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价值主张。

我与互联网的联合发明人温特·瑟夫(Vint Cerf)一起举办了 i4jLeadership Forum 就业创新论坛。到目前为止,已有数百位思想领袖就如何打造一个就业创新的生态系统展开了激烈讨论。

在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的支持下,我们刚刚出版了我们的第一本书《Disrupting Unemployment》。我们谈到了以人为中心的经济模式、就业创新等话题的看法,有几个章节还是由论坛参加者亲自挑选的,并由马科斯·森格斯(Max Senges)担任编辑。这些参加者包括菲利普·奥尔斯瓦尔德(Philip Auerswald)、罗伯特·科恩(Robert B. Cohen)、丹·哈珀尔(Dan Harple)、默罕默德·伊斯拉姆(Mohammad Islam)、伊藤穰一(Joichi Ito)、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斯温·奥托利·托林(Sven Otto Littorin)、杰弗里·摩尔(Geoffrey Moore)、莫尼克·莫罗(Monique Morrow)、米切尔·雷斯尼克(Mitchel Resnick)、菲利普·施密特(Philipp Schmidt)、吉姆·斯波勒(Jim Spohrer)和埃丝特·沃西基(Esther Wojcicki)等业界知名人士。

今天,当人们问我的理想是什么的时候,我会老实回答——“让失业彻底消失”。这一回答以及 140 万亿美元的预测,都会遭到部分人的质疑。

别忘了,我的合作伙伴曾与别人一起发明了互联网,所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题图来源: 加里·斯蒂文斯(GARYSTEVENS)/FLICKR,根据 CC BY 2.0 协议授权

翻译:皓岳

The future of work is 5 billion people looking for a good job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