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小猿搜题”Volley 完成 230 万美元种子融资

下一篇文章

Fresco News 与福克斯合作推广市民新闻

“太快了!感觉就像作弊一样!”,学生们这么评价 Volley。这家教育初创公司的应用可以让学生们用手机摄像头拍摄教材内容或作业题目,并立即显示要点、难点、先修知识、在线课堂或学习指南的链接等资源。

但 Volley 并不是通过人工来聚拢这些信息,而是运用了尖端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来自动收集。

volley-scanVolley 具备让每位学生都能拥有私人学习助手的潜力,因此也获得了 23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此轮投资由 Reach Capital 领投,扎克伯格夫妇的投资机构扎克伯格教育风险投资公司 (Zuckerberg Education Ventures) 参投。另外,中国教育巨头好未来以及来自苹果、Dropbox、Blackboard 和 Udemy 的天使投资人也参与了投资。

Volley 自去年开始一直在秘密开发其第一款学习产品,你可以点击这里申请参加私测。但该公司计划推出更多工具来辅助学生、教师和学校系统。Volley 的核心团队成员包括前迪拜教学技术咨询公司 Pilot Labs 总经理、现任 Volley 首席执行官扎德·拉赫曼 (Zaid Rahman);前 Keystone 学习系统首席执行官卡森·卡恩 (Carson Kahn);苹果设计奖得主、Finish 效率应用创始人瑞安·奥巴克 (Ryan Orbuch);以及机器学习插件 Liaison Vision 的开发者亚当·阿什瓦 (Adam Ashwal)。

Volley 创始团队中很多人的教育途径都不同寻常。比如,瑞安·奥巴克从大学辍学创办了 Finish。该团队的崭新视角得益于瑞安·奥巴克所谓的“学校带来的困惑”,这让 Volley 免于开发又一个远程辅导服务或网络课堂。相反,Volley 想要让获得作业辅导或考试辅导像拍自拍照一样容易。

Volley 团队成员(从左到右分别是扎德·拉赫曼、卡森·卡恩、亚当·阿什瓦和瑞安·奥巴克)

Volley 团队成员(从左到右分别是扎德·拉赫曼、卡森·卡恩、亚当·阿什瓦和瑞安·奥巴克)

在学生拍摄了自己遇到困难的作业照片后,Volley 会分析文本和照片,并让用户来选择最匹配的问题。随后,应用会提供可汗学院课程片段和维基百科文章的链接,以及教师上传的参考 PDF 文件(通过谷歌搜索永远也找不到)。

瑞安·奥巴克表示,得益于 Volley 的“概念图”,Volley 能判断学生在弄懂一个问题之前需要具备哪些先修知识。卡森·卡恩解释道:“要理解光合作用,你就必须理解糖酵解。”如果学生错过了一天的课或因为英语不是母语而无法理解讲课,Volley 就能用来填补这一知识差距。

screen-shot-2016-03-10-at-7-56-35-am 市场上有很多全面的在线课程,但 Volley 吸引扎克伯格教育风险投资公司的地方是其更加个性化的解决方法。该公司在 Facebook 上写道:“Volley 吸引我们的是,它能让学生们自行安排自学,以及引导学生们自学的能力。”

Volley 可以建立在 Udemy、可汗学院或 Coursera 之上,而不是和它们竞争。Facebook 也已经投入资源开发个性化学习平台,因此 Volley 的这一群教育开发者很可能会成为 Facebook 的潜在收购目标。

Volley 希望能对学生免费,而向教科书出版商、教育服务提供商和学校网络收费。比如,它可以帮助教科书公司了解,哪些地方让学生们感到困惑,哪些材料可能提高学生们的理解。Volley 还可以通过自动化备课来节省教师时间。学校网络可以用 Volley 来判断哪类学生最可能辍学。

随着时间推移,Volley 可以发展成所有教育的分析层,识别哪些教学策略和材料奏效,哪些不奏效。为了做到这一点,它必须和待遇优厚的大公司争夺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人才。当然,它还必须和其他学习应用争夺易变的学生用户。

随着人口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知识经济中来,然而课堂规模急速扩大,教师们的工资却没有涨多少。Volley 也许能取代一对一辅导,让每位学生都能拥有自己的私人辅导老师。

volley-logo

Zuckerberg Education Ventures backs learning assistant camera app Vo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