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HTC 的美丽虚拟新世界

下一篇文章

谷歌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加入抗击寨卡病毒行列

欢迎来到 HTC 的美丽虚拟新世界

我戴上 HTC Vive 后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重量感。随之而来的是站在一片广阔无垠的空间中的感觉。睁开眼,一个可以以 360 度观察的黑白世界映入眼帘。我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凝视远方,很快我的眼睛就干涩起来……欢迎来到 21 世纪虚拟现实的奇异世界。

进入最近人们高度关注的 HTC Vive 的虚拟世界中是什么感觉?我想,这种感觉有点像是被一台上世纪 60 年代的电视机吞进去(可能是盯着满是噪点的屏幕看太长时间了)。墙壁甚至还伸出来一条电脐带连着我。HTC Vive 的虚拟现实世界中没有现实,只有像素。

我觉得这是未来吗?坦白说,不,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奇异的复古感。

时间回到一小时前,当时像素还没有占据我的视野,躺在现实沙发上的我也没有连上电线,坐在我面前的是负责 HTC 创新实验室的企业高级副总裁德鲁·班福德 (Drew Bamford) 本人。我很快发现,他还是虚拟现实布道师。

“我们刚刚还谈到你们”,他一边说一边给坐在我左手边的公关人员递了个眼色,在这之前不久,我承认自己对虚拟现实持怀疑态度。他俩有点夸张地大笑起来。HTC 对 Vive 的成功寄予了很大希望,希望通过虚拟现实翻身。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心存怀疑者不受欢迎。

德鲁·班福德肯定非常相信“虚拟现实就是未来”。考虑到 HTC 扑朔迷离的未来,他也必须相信。近年来,HTC 在安卓智能手机制造领域一直处于下风,现在正寄希望于和游戏出版商 Valve 合作,以重振其设备制造业务。

整个消费电子行业也正在寻找下一个重磅品类,原因是智能手机市场也饱和了。不过,很少有公司像 HTC 一样如此早进入虚拟现实领域,还投入这么大。

于是我们等来了 HTC Vive。这部售价 800 美元的虚拟现实头盔将在 4 月 5 日向消费者发货,800 美元的售价包括一台性能强劲、用来驱动 Vive 的个人电脑。我和德鲁·班福德在全球移动大会上呆在一起半个小时也是因为这款外形复古的尖端设备。科技公司的公关稿一直

在宣传,虚拟现实将是 2016 年的大事件。很显然,HTC 对此深信不疑,因此才在这么早期的阶段推出虚拟现实头盔。不过,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进来,至少在更加便宜的由智能手机驱动的“移动虚拟现实”领域是这样。

不过,考虑到现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拥挤和利润稀薄程度(iPhone 除外),有待开垦的虚拟现实领域很可能让 HTC 的管理层产生了开疆拓土的感觉。他们也许在想,“在虚拟现实领域,我们终于不用再花和三星一样的营销预算,就可以脱颖而出了”。

可以说,“烦了智能手机”也许可以更好地解释 HTC 最近试图发展起主流虚拟现实市场的行动。

这一次虚拟现实终于成为现实了!至少他们想让我们这么认为。

img_0492

德鲁·班福德在谈到他对虚拟现实和 Vive 的兴奋之情时说道:“我的专业背景是设计消费电子产品。过去我做过很多种产品,但自从 9 年前加入 HTC 后,我几乎都是在做和手机有关的事情。这次 Vive 的开发有点像是让我做回了老本行,设计各种各样的产品体验。”话里行间,听起来他也对手机无爱了。

“对于团队中一些人来说,这很新鲜。他们是作为手机方面的员工加入的 HTC,而现在却要学习如何设计虚拟现实头盔,如何让人沉浸在虚拟现实中。”

“对我来说,这有点像是回到了 2006 年,当时我们引领着智能手机体验设计,有机会建立新范式。为了探索交互新方式,我们也积极地在虚拟现实领域做同样的事,这很有趣。”

“我们正在虚拟现实中创造另类现实。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事情要弄懂。但路要一步一步走,对吧。我一点都不怀疑,我们现在设计的东西在两年后就会看起来落伍。但事情就是这么发展的。”

在全球移动大会上,HTC 的展厅被象征性地分成两块,一边是大量移动硬件如各种智能手机和联网设备(包括 HTC 正在和 Under Armour 开发的可穿戴设备),中间点缀着设计精良却未获市场欢迎的硬件。

另一边则是纯粹地、极简主义地虚拟现实。在这一边展厅里,放大的 Vive 标志到处都是。在全球移动大会召开的四天里,不断有人来排队体验 Vive。HTC 的体验间中都布置有宣传 Vive 的庞大背景图,路过的人可以轻易地看到大部分测试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于是 HTC 的新公众形象就诞生了:戴着 Vive 虚拟现实头盔的人在空中乱划。这幅奇异场景太疯狂了,真的。

HTC 走到这一步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在去年的全球移动大会上,HTC 时任首席执行官周永明宣布和 Valve 合作,并首次正式公开 Vive 的外观。后来周永明下台,HTC 总裁王雪红接任 首席执行官一职。王雪红在今年早些时候称,虚拟现实是 HTC 的优先事项,让人感觉其智能手机业务已经让位于 HTC 希望和 Valve 共同打造的虚拟未来。不过,要靠这么早的“像素级”虚拟现实体验盈利,估计虚拟现实布道师们只能做梦了吧。现在虚拟现实的确很热,但距离盈利还远得很。

而德鲁·班福德的工作就是谈论虚拟现实的潜力。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htc-vive

他对 TechCrunch 表示:“我相信,除了游戏以外,虚拟现实技术有着无数惊人的应用。比如,我们研究了很多的一个领域是,虚拟现实可以作为设计师和工程师的工具。我们和法国的达索系统 (Dassault Systemes) 公司合作,研究如何让汽车设计师们在虚拟现实环境中设计汽车。这样,他们就不用再制造全尺寸粘土汽车原型了。由于汽车设计必须让设计师对产品大小有概念,还要考虑光线等问题,因此不能在电脑屏幕上完成。许多汽车公司都要花费数百万美元来制造汽车原型。而现在,他们只需要一台 799 美元的 Vive 就可以了。”

“这是其中一个令人激动的应用领域。而从设计和工程角度来看,另一个有趣的领域就是建筑学。建筑学很多时候研究的就是居住在某个空间中。而感觉建筑中的光线,感受在这个空间中移动的感觉,都可以通过 Vive 来完美地呈现,在电脑显示屏上可没法获得这种体验。”

“我们也在和 Surgical Theatre 合作,用 Vive 来预览脑部手术中的肿瘤。这种应用能让外科医生获得平时无法获得的信息,能让他们看到通常没法看到的肿瘤 3D 图像。因此,虽然戴上这个家伙可能会不太方便,但在这种环境中,你肯定会愿意戴它。”

专门的企业应用是一回事,因为虚拟现实技术可以融入到企业的流程中,成为另一个针对某一特定任务的工作工具。但这并不是一个主流市场,无法产生和智能手机一样庞大的吸引力,当然,每一家移动设备制造商都想复制在智能手机上取得的成功。然而,智能手机的快速成功很难复制。

vr-halftone

会有人想要整天泡在虚拟现实中吗?这不是真正的反乌托邦场景吗?德鲁·班福德暗示,一些信息密集型办公室工作如金融工作者可以用虚拟现实头盔来取代显示屏墙。他说道:“到时候在办公室里肯定会有很多人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戴着虚拟现实头盔。”

他接着说道:“另外一个我个人感到非常兴奋的事是并非游戏的内容,这些内容虽然不是游戏,却可以让人们体验到在现实世界中通常无法体验到的东西。比如,我们做过的最受欢迎的一个演示是 Wevr 的 The Blu……这个演示展示的是水下体验,里面有一头蓝鲸。这个演示内容不是游戏,而只是让你体验大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也无法见到的水下世界。我觉得这种体验存在着巨大的机会。比如,你可以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峰,或置身于古时候的罗马斗兽场。置身某地然后探索这个地方,我觉得这会很有吸引力。”

“的确,智能手机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频率更高”,他想到了之前的对话,补充道:“你到哪里去都可以带着智能手机,而且在公共场合用手机也不会看起来像是半机械人……但最后肯定会有一些人用虚拟现实头盔来取代自己的桌面显示屏。当然,这要取决于他们是做什么的。我们已经有了 Envelop 这样的合作伙伴,打造着可以让虚拟现实开发者戴着虚拟现实头盔来开发虚拟现实体验的系统。”

“虚拟现实行业的人肯定会这么做,但这个行业之外肯定也会有人这么做,比如金融从业者。这些人的桌面上现在摆着六块彭博显示屏。他们完全可以用一部头戴式显示屏来取代,而且还能看到更多数据。这也正是虚拟现实头盔的意义所在。”

job-simulator-screenshot-2

“除此以外,随着设备小型化,随着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的融合,人们将以更正常的方式来体验类虚拟现实体验,对吧?到时候,你不用头戴式显示屏就可以体验 3D 内容了……而从增强现实技术这一方面来看,未来会出现不那么具有侵入性的便携虚拟现实设备,外形就像头盔一样。但在办公室里,肯定还是会有很多人整天戴着虚拟现实头盔坐在办公桌旁。”

他预示的是更轻便的可穿戴设备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德鲁·班福德暗示道:“到时会有提供类似内容体验的全息显示屏。我们现在开发的软件到时候都用得上,不过这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硬件交付系统。我的意思是,这是多年以后的事了,不过可能也不会过太多年。可能你在五年内就能体验到这样的事。”

无需带上虚拟现实头盔就能拥有虚拟现实体验?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单独的产业,倒更像是附属于智能手机市场。毕竟,全息智能手机仍然是智能手机,只不过是增加了一些虚拟现实技术而已。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试图推动 3D 屏幕的移动设备制造商们。

并不是说 HTC 进入虚拟现实行业,就会只认准虚拟现实技术;HTC 只是想要销售产品罢了,不管是什么样子什么形式的产品。HTC 已经通过 Vive 进入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交叉地带,Vive 有一个前置摄像头,可以让一些现实世界的内容融入到佩戴者的虚拟世界中去。一方面,这是一个很有帮助的安全功能,用户可以通过这个摄像头查看房间中的情况,比如可以避免踩到地毯上的尖锐物体,或是看朋友们都在干什么。因此,这个前置摄像头还可以帮助降低虚拟现实害怕错过综合症 (FOMO)。

htc-vive-mwc

害怕错过还催生了 Vive 的另一功能:电话服务。用户可以在虚拟现实世界中打电话和接电话。德鲁·班福德表示,这一功能是听取了 Vive 测试用户的反馈后添加的,测试者们担心错过现实世界中朋友的电话。考虑到人们对智能手机、消息应用和社交媒体应用的热爱程度,这一点应该不难注意到。哪怕虚拟现实能让人完全忘记现实,HTC 也需要削弱它,以适应日常的联络需求,因此 Vive 才留了一只眼睛和一条通讯线路来连接现实世界。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人们喜欢在无需担心现实世界的情况下,沉浸到虚拟现实世界中,体会身处异地的感觉。而如果没有电话服务,用户在虚拟现实世界中呆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开始想,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东西了?是不是漏接电话了?是不是朋友发消息给我了?电话功能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这样,当你在虚拟现实世界中接到电话时,就可以直接接听。你可以接收和回复短信。你可以一边享受虚拟现实,一边不用担心会错过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

德鲁·班福德表示,确保虚拟现实用户在进入虚拟世界后,仍然感觉没有和现实世界中的关系脱节的需求,产生了一个 HTC 现在还在试图解决的设计挑战:如何在不“打破当时身临其境”的情况下,将现实世界的通知注入到虚拟现实世界中。

他解释道:“我们不想打破身临其境感。这是虚拟现实的核心吸引力。我们不想把人们从这种体验中拉出来。因此,我们试图尽可能地让这个过程不那么具有侵入感。现在的设计是,通知以 3D 方式出现在你所处的任何虚拟现实场景中,告诉你有电话或短信。如果你想对通知做出反应,可以通过一个相当标准的用户界面来接听电话或回复短信。”

我开玩笑地建议,也许可以用白兔来表示有电子邮件。德鲁·班福德笑道:“这也许是下一个版本的事,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的风格,各种动物出现在眼前……”

“我觉得,我们最终会达到这种程度的原生虚拟现实集成度。但目前的设计要比这简单很多。设计这一部分很有挑战性。我们仍然在进行微调,以便让整个过程尽可能地顺畅。我们正慢慢接近这一目标。”

标准用户界面元素可以以 3D 界面的形式在 Vive 的虚拟空间中显示,以便从更加生动的环境中突显出来。用户需要使用捆绑的遥控器来以点、滑和点击的方式操作这些目录。这两个遥控器都可以用一只手握住,上面有多个按钮和一个滑动板。用户可以使用遥控器来操纵虚拟现实世界中的手、枪或盾牌,也可以用来操作菜单。遥控器很轻便,也很符合人体工程力学。有时候你甚至会忘记自己握着一对奇怪的黑色塑料制品,以为自己真的在挥舞盾牌或枪支。

当然,也要看虚拟现实内容的质量。

HTC 挑选的演示尽可能好地展示了虚拟现实让人沉浸的潜力,但其中一些内容却减少了我对虚拟现实的信心。在《工作模拟器》(Job Simulator) 这个游戏中,用户需要用控制器来操纵卡通人物的一双白手。用这双手去捡虚拟办公室中的物品让人感觉非常迟缓。但也许这就是这款游戏的目的?也许游戏设计者觉得这么做很有趣,在一个可笑的也的确没有什么事可做的卡通环境里,让你假装自己也没有能力完成模拟的虚假办公室工作。

img_0480

不过,虽然有些虚拟现实演示的内容单调乏味,但至少还没有让我头晕。针对虚拟现实可能会让人感觉头晕的问题,德鲁·班福德表示:“我们的虚拟现实技术只会让你产生最低程度的眩晕感,对此我们非常有信心。”

在我体验 Vive 的半小时里,这一点倒是真的。我在离开时没有觉得晕。但眼睛干涩,很像是长时间盯着画质糟糕的显示屏看后的症状。我也非常小心自己的移动方式,避免做出任何快速或突然的动作。在虚拟现实设备上,害怕晕和“害怕看起来像笨蛋”的作用和“害怕错过”、“在我看来”一样大。

“我们认为,只要画质有 90 帧每秒,画面延迟很低,显示屏刷新率很高,加上毫米级精确追踪,你不大可能会觉得晕”,德鲁·班福德说道,不过他很快又加了一句:“如果内容的设计正确的话。”

他在测试 Vive 时有没有觉得晕呢?德鲁·班福德表示只有在设备出现问题时会晕,比如在使用工作不正常的开发原型机时。

德鲁·班福德表示,虚拟现实头盔导致人头晕的原因有很多,一些原因是 HTC/Valve 所无法控制的,因为有数百位开发者在制造吸引人们使用 Vive 的“令人惊叹”的内容。

“设计虚拟现实体验的过程中有很多变量。一些虚拟现实体验更可能让用户觉得头晕。我们也讨论过是否应该设立某种评级系统,告知用户某种内容可能会导致头晕的概率。但这很容易引起争议,因为这样会把用户从某些内容上赶走,而且内容是否会引起头晕也因人而异,因此我们在这一方面并没有走得很远。不过,我觉得会出现这样的评级系统,从一到五来代表内容可能导致的头晕程度。”

“这也是我们必须找到筛选方法的原因,让最好的内容进入 Vive,而让烂内容无法进入市场,省得一粒老鼠屎弄坏一锅汤。”

除了眼睛干涩外,我在体验 Vive 时最大的不爽之处是感觉受到了限制(不过应该强调的是,HTC 的测试间就那么大)。但考虑到第一代 Vive 是以头盔形式出现,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连接头盔的电线很容易绊到脚,因此感觉受到束缚就很正常了。“房间级虚拟现实”意味着用户只能朝某个方向走上几步,前提是路上不会碰到墙壁。

我体验的另一个演示内容是谷歌的绘画游戏 Tilt Brush。这个游戏可以让用户在空气中泼洒油墨,这个游戏也和 Vive 捆绑在一起销售。事实上,在我用亮黄色画了一个笼子把自己关起来后,我都觉得有点幽闭恐惧了。关键是,你在虚拟现实中看到的东西总是有可能入侵你的私人空间;由于虚拟现实中没有屏幕提醒你边界的存在(你身处在内容当中),因此很可能你并不会感觉到在无垠虚拟空间中的自由感,而是觉得被附近的像素淹没了。的确,假如虚拟现实中有墙壁的话,你可以直接穿过墙壁和虚拟现实中的虚拟物品,因为它们不是真的。但因为这些虚拟物品看起来很结实,它们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让你的大脑相信它们是真的,因此,你认为自己能移动的空间也会受到它们的限制。

在我体验的另一个 Vive 演示中,我的头进到了一个月亮里面。我当时就懵了。我不得不移开几步,以试图在几乎无垠的虚拟空间中找到一点个人空间……是不是感觉很讽刺?在写有关虚拟现实的文章时,我最后能想到的话是:感觉自己被困在了无垠的虚拟现实世界中。

谈到在虚拟现实中移动,德鲁·班福德说 Vive 用户可以选择是否开启传送功能 (teleportation),这取决于用户对虚拟现实中变换的动画效果是否敏感。该功能可以让用户直接出现在虚拟现实世界中的某个地点,而无需走过去。Vive 的追踪系统最大可追踪面积为 4.5×4.5 米。

“最安全的方法是立即传送到新地点。但实际上,一些人包括我喜欢非常快地转换……有些人说走路的速度简直太快了,所以行走时动画的速度非常快。我对此一点都不感到困扰。事实上,我觉得行走提供了非常多的上下文场景,因为你在走动时不会迷失方向。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到那的。但对一些人来说,这个过程会让他们感觉头晕。“

“这就是我们为用户提供的定制功能,用户可以视自己对转换动画的敏感程度来选择关闭或开启。这一功能必须考虑个人偏好”,德鲁·班福德补充道。

HTC 内部还就虚拟现实设计的另一个元素进行了许多讨论:人们会不会想在虚拟现实中显示自己的真实面貌,还是想要以完全的幻想角色出现(比如卡通狗)。这个问题在社交虚拟现实场景下要突出得多。德鲁·班福德相信这会成为现实,身处异地的人会想要通过虚拟现实聚在一起。

“人们确实想要在虚拟现实中进行社交活动。虽然你认为在房间戴上头盔进入虚拟现实世界是非常孤独的事情,但人们也确实想要到虚拟现实世界中和其他人互动,这是我们研究的一大领域。”

“虚拟现实中的社交元素很有趣。我们研究过很多场景,比如你和爱人坐在沙发上,戴着虚拟现实头盔看虚拟现实电影。我觉得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仍然能和人交流,只不过是在虚拟现实中而已。”

虚拟地交流,可千万别俯身亲吻。戴着虚拟现实头盔摔个狗吃屎可不好玩。

我开玩笑地说,虚拟现实将要毁灭多少婚姻啊。德鲁·班福德反驳道:“同时会有多少人在虚拟现实中遇到,幸福地在一起?”也许虚拟现实还能拯救《第二人生》(Second Life)。

也许虚拟现实会成为网络约会的下一个大事件。(虽然到时候炙手可热的问题会是:在虚拟现实中,人们会知道你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呆子吗?)

德鲁·班福德表示,HTC 内部有关虚拟化身设计的讨论还在继续。“我们研究过可以轻松扫描用户脸部的技术,这样就可以创造和用户相像的化身。但不清楚人们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做。如果你确实扫描了自己的脸部,你肯定也会想让自己的化身变得更漂亮。所以化身和你很像,但却是更好的你。”

现在的技术可以让虚拟现实化身看起来有多逼真呢?“化身看起来像你,但问题是让眼睛和眼睛、嘴唇周围的表情动起来,所以现在要让化身看起来很逼真相当困难”,德鲁·班福德说道,承认这方面还存在着“非常大的问题”。

“也许你的化身看起来会很可怕”,他说道。

我说他在建造的世界非常奇怪。德鲁·班福德说道:“恩,总得有人做。化身会变得越来越好。我觉得这个速度会非常快。我们已经在和其他公司合作,通过采集用户的声音来让化身的嘴型对得上。当然,现在这个效果看起来还是有点好笑,但随着设备和语音识别技术变得越来越好,这绝对是可行的。”

那么人们会对第一代 Vive 的虚拟现实体验感到惊叹吗?还是说要等到几次产品迭代后才能达到这种效果呢?

德鲁·班福德说道:“人们绝对会感到惊叹。我在科技界做了 20 年,也参与过许多当时人们觉得具有突破性的东西,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像虚拟现实这样,让人们产生这么大反应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我看过很多人尝试 Vive,因为感知过载,他们不得不坐下来。”

“人们对虚拟现实做出这样的反应,那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我从没看到过有人在尝试了 Vive 的演示后,不感到震撼的。”

在虚拟现实中看平和的蓝鲸而感知过载是一回事,但在一些特定类型的虚拟现实游戏和体验上可能要进行更仔细地考量。在这一方面,德鲁·班福德跟我说了他第一次在虚拟现实中玩丧尸游戏《亚利桑那艳阳下》(Arizona Sunshine) 时的情景。

“没人教我该如何拿枪和用枪,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结果就是这些丧失涌过来用四肢攻击我。那真是太恐怖了。”

“可以想象,肯定有人会被这些东西吓坏。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对一些内容提供警告,比如‘此内容可能会导致你感觉极度不适’。当你知道内容的类型时,你就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进入的准备。我觉得未来需要对哪些内容适合什么样的人进行用户教育。”

“但对于想要经历惊悚恐怖体验的人来说,这会是他们所体验过的最刺激的经历。”

德鲁·班福德并没有在一边看着我体验 Vive 的演示。但他确实给了我一些防止恐惧的建议。

他说道:“记住,你可以闭上眼睛。”

谢天谢地。

在离开全球移动大会会场后,我的虚拟现实感受在巴塞罗那艳阳下消融了。我心想:哇噢,现实现在看起来真是美妙极了。

Strange sensations: HTC’s brave new virtual world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