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手把手:老无所依

下一篇文章

EquiPay:用请客吃饭补偿收入差距

“我们一起来建造一座城市吧。”我的朋友里奇(Rich)说道。他是认真的。

当时我和他就站在美国一处比特币会议场外聊天。那是 2014 年 4 月,我们正在贾维茨展览中心(Javits Center)里。常常要参加各种活动的人可不怎么喜欢这座可以俯瞰哈德逊河的玻璃建筑。那天雨下得很大,身份成谜的人们互相碰了面,漫无目的地谈论起了金钱的未来。而我却在想着一会儿离开贾维茨展览中心的事。

“建造一座城市需要准备些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建造一座虚拟城市呢?”里奇又一次发问道。

他写下了一些想法。他总是爱把东西写下来。我就不喜欢这么做。

“我们需要一张护照,”我说,“一段加密的个人身份证明。那只是个开始。”

里奇个子高高的,看上去仪表堂堂。他头发乌黑,声音有如砂砾般粗粝低沉。他话说得很多。我喜欢在他讲话时默默地聆听。他有许多好主意。他已经厌倦了在大型制药公司担任顾问一职。一直以来,他都有一点哲学倾向。因此,他会提出这样一个关于加密城市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奇怪。我们两人都已经四十岁左右了——注意,这点很重要。你要知道,已经年至四十的我们此前从来没有从商业角度来考虑过“加密城市”这个概念,也没有想过要成立创业公司,但是,我们确实走到了这一步。

早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认识了里奇。我们两人都曾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念过书。我学的是信息系统,他学的则是历史与政策。我们都修读了创意写作作为第二专业。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同一个圈子——附庸风雅的文人写手圈——里活动,但他总是和最酷的孩子混在一起,而我则总是在学校论文的陪伴下度日。在校期间,我们聊过很多东西;但毕业后,我们就没怎么多聊天了。我写完一篇历史论文毕业以后,他在我位于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公寓里呆了一个礼拜的时间——相识约十八年以来,我们对彼此的影响也就仅限于此而已。互联网泡沫发生前,他在一家著名的数据机构工作;计算机千年虫问题发生前,我则在为电信计费系统编写 COBOL 代码。我们会时不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不过现在,他暂时回到纽约来了。他之所以想要谈谈关于建造一个虚拟数字城市的想法,主要是因为我们正在参加一场比特币会议。而我也一直在想关于加密的事情,甚至我还写过 一篇关于此事的文章 。里奇的主意确实有点意思。

“那么,我们一起来实现这个想法吧!”他说。

行啊。但是,我们得再多谈谈。

我们离开了会议室,沿着街道走到了一家墨西哥餐馆。天上还在下雨,我们两个人都没带伞,所以我们尽量往脚手架和雨篷下面走,躲开倾盆大雨。这是个很适合大喊大叫或者纵情醉酒的下午。于是我们决定喝点小酒。

我们聊了很多。用什么来做电子护照?手机。我们怎么识别市民身份?利用繁琐的密码。我们可以通过彩票收税。我们可以提供银行离岸服务。我们考虑要把城市建在齐兰迪亚(Sealandia)或其他什么神秘的地方。我们讨论了数字城市的公民能够拥有些什么权利。在里奇离开之前,我们谈了好几个小时。

作为一个硬件设备的狂热爱好者,我很为手机着迷。如果有一部手机能够明确识别出你的身份,那么会发生些什么?这部手机上可能装有一些生物识别系统,也可能装有电子钱包。但不管怎么说,它会变成一种工具,它会把你看成某样非常特别的事物,它会赋予你以往所没有的权利。当然了,这是一个非常难懂的想法,只有少数圈内人才能明白,而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不过,里奇是个思想家。我想,我们能够在一起鼓捣出些什么。

接下来一个月里,我们断断续续地聊着。按照先前的计划安排,那年 6 月,我要在 Startup Iceland 大会 上发表讲话。里奇想要来,我说他可以和我睡一间客房。不过,首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里奇睡眠很浅,而我会打呼噜。但他似乎并没有因此打消念头。

冰岛的风景、食物、音乐和居民都相当出名,此外,这里的无政府主义地下党派 海盗党(PirateParty) 也很有名。事实上,这里是个很适合秘密安置比特币挖矿机的地方。我们在冰岛首都雷克雅维克(Reykjavik)外下了飞机。前往这座城市的一路上,所有这些想法一直在我们脑海里打转。登机前,里奇走遍了机场,想要把自己的美元换成冰岛克朗。他喜欢事前做好准备的程度就和我不喜欢事前做好准备的程度不相上下。我是觉得,我可以在岛上任何一个地方刷卡,各种资金转账手续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谁在乎这个呢?要是不管怎么做都会把事情搞砸,那干嘛不试试呢?里奇的风格就和我完全不一样。他来自布鲁克林。他不喜欢把事情搞砸。他想准备好他要去的那个国家的货币,以便为晚餐、饮料和旅游之类的事情付费。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不想为刷卡多付手续费。最后,因为汇率的问题,我们都多出了点钱——在最好的情况下,货币兑换汇率只是不透明而已;而在最糟的情况下,货币兑换汇率就要用贪婪来形容了;但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时候碰到的都是后一种情况。

10309481_10152493021836796_1595667603747546988_n 我们在冰岛花了好几天时间来谈论秘密忍者和秘密企业家的事情。我们吃了小羊羔肉,一整天都在没完没了地喝酒。晚上,里奇戴着眼罩和耳塞睡觉去了,而我则躺在紧挨着他的另一张床上。那天晚上他没把我给勒死也算是个奇迹了。最后我们决定,我们不建造城市了——一个我认识的聪明人告诉我,他想了想这个主意,觉得要是这个加密城市真建立起来的话,到时候引来的肯定都是些奇怪的人和坏人。所以,我们决定,还是造部手机吧。那个时候,公司还和比特币没什么关系。事实上,我们是想做一款便宜点的、类似 Blackphone 的手机——我们想做一款安全的手机,这款手机装有各种安全的应用程序,存储卡内拥有一块安全区,可以储存你的个人身份信息。只有你可以使用这部手机,你可以在安全保密的情况下拨打电话、发送信息。我们想要把这款手机价格做得便宜一些——我们觉得,这手机最后可以做到 Firefox 手机 那么便宜,而且我知道怎么去找他们的供货来源。我们准备了一份融资演讲。

PPT内容:

slide01

Freeport Mobile 安全加密的交流通讯& 商业贸易

slide02

愿景·开发世界上第一款信息完全不会泄露的安全个人数字生态系统
·推出一款价格小于 200 美元、使用一次性密码的加密“隐形”GSM 智能机
·遵守个人隐私最高标准:用户拥有他们自己的信息,在许多情况下,我们不会也不能掌握用户信息
·通过这款设备实现安全加密的比特币交易
·完全无广告——我们不会将用户数据用于任何能给我们带来附加利润,但却违背我们核心价值的目的

slide03

市场·据市场调查公司 Infonetics 公司的数据显示,到 2017 年,移动设备所使用的安全加密软件市场市值将会达到 30 亿美元
·主要的市场动力是保护公司通讯
·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开发推出过一款专门针对目标消费者的、真正意义上安全加密的手机

竞争状况 ·SilentCircle已为“Black Phone”筹资3000万美元,影响了安卓应用程序。“Black Phone”售价629美元。 ·Bull SA推出了一款售价2,000欧元的安全加密安卓手机Hoox M2 ·Whisper System的Red-Phone在现有的安卓和IOS设备上提供了用于加密交流通讯的开源软件 ·会自动毁灭信息的安全加密信息发送应用程序Wickr在B轮融资中成功融资3000万美元

竞争状况
·SilentCircle 已为“Black Phone”筹资 3000 万美元,影响了安卓应用程序。“Black Phone”售价 629 美元。
·Bull SA 推出了一款售价 2,000 欧元的安全加密安卓手机 Hoox M2
·Whisper System 的 Red-Phone 在现有的安卓和 IOS 设备上提供了用于加密交流通讯的开源软件
·会自动毁灭信息的安全加密信息发送应用程序 Wickr 在 B 轮融资中成功融资 3000 万美元

" 目前的痛点

slide06

产品前景

slide07

为什么是现在?·近来美国国家安全局监视公民的故事已经创造了市场需求,人们需要私人、加密的交流通讯方式
·在历史性的判决宣判后的头四天里,欧盟公民共提交了 41,000 份申请,要求 Google 删除他们的个人搜索结果
·德国因为担心被监听而拒绝与美国运营商 Verizon 续约
·全球比特币钱包超过 5 亿,且在不断增长;而且,目前没有任何具有优势的主流平台可以保护比特币资产和比特币交易

获取用户 ·和加密技术供应商Zendo合作开发基本的握手系统 ·一开始先使用可以接受比特币的国产解决方案,推出众筹项目 ·开发在安全加密环境下运行的有效软件 ·和一家可信可靠的生产商合作,生产安全加密的软件

获取用户
·和加密技术供应商 Zendo 合作开发基本的握手系统
·一开始先使用可以接受比特币的国产解决方案,推出众筹项目
·开发在安全加密环境下运行的有效软件
·和一家可信可靠的生产商合作,生产安全加密的软件

商业模式 ·通过现有的线上商业渠道进行直接销售 ·一开始先在设有良好隐私相关法律的欧盟国家推出 ·在美国开发机型,生产设备,规范苹果供应链中的合作伙伴的规格 ·和理念一致的GSM运营商合作,以折扣价格向合作运营商供货,实现收入分成

商业模式
·通过现有的线上商业渠道进行直接销售
·一开始先在设有良好隐私相关法律的欧盟国家推出
·在美国开发机型,生产设备,规范苹果供应链中的合作伙伴的规格
·和理念一致的 GSM 运营商合作,以折扣价格向合作运营商供货,实现收入分成

总结 ·安全加密的手机确实存在,但是它们的受众并非普通消费者 ·比特币目前还未在普通消费者群体中推广开来 ·消费级产品的安全加密性名誉受到损害 ·我们的目标:以一款价格低于200美元的手机为开端,建立一个安全加密的数字生态系统,让普通消费者得以享受到真正意义上的点对点数据安全加密服务

总结
·安全加密的手机确实存在,但是它们的受众并非普通消费者
·比特币目前还未在普通消费者群体中推广开来
·消费级产品的安全加密性名誉受到损害
·我们的目标:以一款价格低于 200 美元的手机为开端,建立一个安全加密的数字生态系统,让普通消费者得以享受到真正意义上的点对点数据安全加密服务

资金筹集 ·通过推出的第一款手机自筹资金 ·我们计划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以下事宜: ·搭建.freepoint域名的公司网站 ·生产 & 10,000台手机 ·开发第一款手机搭载的操作设备 & 软件 ·获得在目标市场(欧元区)进行销售的许可 ·雇佣首席安全官、首席隐私官、开发人员、设计人员、GC、运营人员 ·在冰岛利用全资子公司设立托管业务

资金筹集
·通过推出的第一款手机自筹资金
·我们计划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以下事宜:
·搭建.freepoint 域名的公司网站
·生产 & 10,000 台手机
·开发第一款手机搭载的操作设备 & 软件
·获得在目标市场(欧元区)进行销售的许可
·雇佣首席安全官、首席隐私官、开发人员、设计人员、GC、运营人员
·在冰岛利用全资子公司设立托管业务

 

slide10 slide13

关于这份融资演讲,我们得告诉你些事情。首先, 它是份很糟糕的演讲稿 ,里面充斥着各种没有帮助的言辞,而且它是基于我们先前搜索“最好的融资演讲稿”得出的结果而成的。我曾见过成千上百份演讲稿,可我还是不知道该从何下笔。这是世界上最让人挫败的事情了:我能坐在那里对别人评头论足说上一整天,但是等事情落到我头上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把事儿做好。我能坐在那里,带着自命不凡的优越感听着一场又一场眼见,然后尽情评论。现在轮到我写自己的融资演讲稿了,我才发现,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写融资演讲稿这么难。

如果这里有也要写融资演讲稿的朋友,那么我给你们的第一点小建议就是:找一个友善的、筹集到资金的企业家,请他给你看看他们公司的融资演讲稿。你会在其中注意到很多事情。第一,这份融资演讲用到的 PPT 不会有很多页。第二,对于未来公司如何盈利,演讲稿里说得很清楚。第三,它的整体设计布局很好。而我们写的融资演讲稿跟上述三点一点儿都不沾边。

可我们有一个点子!而且我认识业内的朋友!我们会把这份融资演讲寄出去,我们会找到对此感兴趣的人的,我们会赢得资金的。听上去很容易,对吧?

不,并非如此。不过,那只是一个开始。准备了第一份融资演讲后,我们又接着准备了第二份……第三份……然后第四份。我自己并没有按照上面我写到的这些建议行事。因此,我们准备了一份又一份融资演讲,蹒跚着跌跌撞撞向前。一家初创公司就是一台假设检验机,是一个装满活动部件、性格冲突和变幻莫测的市场行为的箱子,是一团混乱。我没有遵守我自己的守则,因此我制造出了一场更大的混乱。

但创办一家初创公司也很有趣。那是所有这一切里最令人陶醉的事物。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愚蠢,无论你心情有多低落,创办一家初创公司仍然充满了乐趣。企业家都很喜欢他们在 Facebook 上上传的那些可笑的格言和日落的照片。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因为,那些东西——比如“朝着冰球将要滚到的地方滑过去”、“做最好的你自己”和“我讨厌周一”——能够最为贴切地道出他们的心情感受。他们觉得他们自己是在向全世界展示一个新事物。我开始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工作了,我们做了些很让人惊艳的东西,或许那能够改变世界?哇!以前有很多人做过这事儿,我可以引用他们的言论或事例简洁地表达我自己的感受?那我干嘛不把那些言论或事例分享到社交媒体上呢。

企业家从未消失过。TechCrunch 和其他一些网站把他们变成了如今的“摇滚明星”。现在,我们有着专为企业家服务的行业,企业家思想形成了一个专门的思想学派,还有专为培养企业家而设立的大学。而这些企业家们一直在告诉我们,他们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确实是。他们被赋予了很少有人能够得到的机会。而且,如果他们抓住了这些机会,那剩下能让别人抓住的机会可就更少了。

阳光从未照拂过北大西洋(North Atlantic)冰冷的海水。我们一家酒吧接一家酒吧地喝着酒,暖意就如同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渐渐从我们体内升起。突然之间,我兴奋不已——我们能成功!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个注意好极了。我觉得我们能够制作出一款手机,我觉得我们能凭着这款手机在 Kickstarter 上筹到钱,我觉得我们能从中享受到乐趣。我觉得,我们要避开风险投资金,我们要在继续我们目前工作的同时靠我们自己的努力让公司走向成功。我觉得,这只是我们胡闹瞎搞的又一个编外项目。见鬼。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们没必要为了这事儿彻底打乱我们原先的生活。我们要谨慎行事,稳扎稳打。我觉得,我们正在做一些很酷的事情。

结果,事实证明,我所有这些想法里,只有一点是正确的——最后一点。而这点也正是我想要告诉你的。

我喜欢那些创办初创企业的企业家们。企业家们大多数都很有动力,他们都是些谦虚、友善的人(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明显的例外)。他们肩上挑着沉重的担子,在被问到什么问题时,他们总试着想要做出些回应。作为一名作家,一直以来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他们——我会撰写关于他们的文章,带他们参加 TechCrunch Disrupt 大会,在我和乔丹·克鲁克(Jordan Crook)以及活动组一起举办的无数聚会上聆听他们的融资演讲。我喜欢看到那些来自非盛产初创公司的主流城市的初创公司,我喜欢看到圣路易斯(St. Louis)、诺福克(Norfolk)或贝尔格莱德(Belgrade)之类的地方开出小小的(创业)生态系统之花。早在我刚开始周游世界,和各大初创公司交谈时——也就是 2009 年的时候——小公司进入世界大舞台这种想法在人们看来相当可笑。而现在,人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到 2016 年的时候,我已经写了九年关于初创公司的文章了。我想要创造些什么,因此我们开始创造起了我现在所写的东西。对我这样年龄已经不小了的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当大胆的举动。不过,我想,上了年纪的人创业成功的故事以前不是没有,以后也不会消失。为 TechCrunch 写作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而我现在要做一件蠢事:辞掉这份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我约翰·毕格斯(JohnBiggs)不是个聪明人。令人欣慰的是,有两个非常棒的伙伴正在协助我,我想,我们会干得不错的。基本上,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改变这个世界对比特币和区块链的看法。我认为,我们在这一方面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值得做的。其余的都是小菜一碟。

所以说,现在轮到我了。我正开始和两位朋友一起做 这件事 ,我已经获准可以将此事告知你们。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优势。但是,我也觉得,这是一个从头到尾诉说一家初创公司来龙去脉的好方法。我会和大家谈谈我们碰到的麻烦,我们的融资演讲,和我们所犯下的错误。接下来,我会撰写一系列文章,和大家谈谈创建我自己的初创公司 Freemit 的故事。很快,我就要变成一个专栏作家了。我的目标是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每月写一两篇关于此事的文章。我想,这些文章将会是重要的记录存档,它们将会记录下我所做的一切糟糕事情。同样地,它们也可以让你避免犯下同样的错误。

我不会按照时间顺序来写这些故事。此外,我会在文章里隐去一些具体人名,以便保护他们的隐私。不过,我会毫无修饰地告诉你关于这整件事的全部真相。我会尽力写得有趣些。我希望,这些信息对于那些困在某个办公室小隔间里想要离开的人们能有些许帮助。我希望,我能从那些此前成功离开办公室小隔间的人们身上学到些什么。欢迎阅读 “一步步建设初创公司(StartupStep-By-Step)”栏目 ,我们下次再见。

翻译:钱功毅(@钱南瓜

StartupStep-By-Step: No Cryptocountry For Old 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