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装备正进入智能互联时代

下一篇文章

英特尔向 CODE2040 投资 130 万美元

编者按米莉·塞万特(Millie Servant)是 Futur en Seine 网站内容编辑。

如果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踏上月球表面时佩戴着 Fitbit 智能腕带,这个世界会有何不同吗?如果尼克松在“水门事件”中,配备了心脏传感器,那又会发生什么呢?

面向所有人的量化自我工具

高水平运动员在“运动与创新”系列报道中,谈到了高科技在追踪运动员表现时的重要作用。科技还融入到更为常见的运动项目中:业余运动员现在可利用先进的高科技设备来测量自己每次的运动表现。

面向运动产品创业公司的法国加速器高管本杰明·卡里尔(Benjamin Carlier)曾经指出,“现如今,在性能追踪和分析方面,在 4 个半小时里跑完马拉松的业余运动员,与在 3 小时内跑完相同距离马拉松的专业运动员具有相同的需要。”(请点击 这里 ,查看卡里尔的文章全文。)

有了智能手机,我们就可以轻松获得像加速计和陀螺仪这样的测量和追踪工具。每个人都可以配备这种工具以追踪身体活动:运动频率、强度和进展等指标。此类工具采用的技术不一定是最新的(步数计和 GPS 早在几年前就问世了),但它们如今已经出现在几乎所有人的口袋或手提包中。

固定或移动设备

“你无法控制你不能量化的东西。”这条众所周知的管理定律还适用于运动,还能用于解释“量化自我”技术的成功之处。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记录、追踪和分享他们有关营养、睡眠、身体活动和健康等方面的个人数据。

这种趋势也打开了通向一个全新互联物体世界的大门:Babolat 的球拍、阿迪达斯的 Smart Ball、Withings 开发的众多智能产品、Haiku 追踪系统(曾称为“BikeAssistant”)以及 Bellabeat Leaf…每一项运动都有自己的专用数字装备。

unnamed-8

这些技术旨在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定义一种生活方式。与徒步旅行者使用的传统步数计(主打特性是准确)不同的是,我们对新一代智能运动装备的最基本要求是,它们可以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Fitbit 智能腕带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很显然,这款产品旨在鼓励用户每天坚持锻炼,而不仅仅是追踪身体运动。Fitbit 腕带重量轻、灵活耐用、佩戴舒服;它仅仅需要每隔几天充一次电,还可以将数据同步到智能手机上。

Fitbit 追踪系统还向用户提供了一种高度个性化且充满乐趣的体验:根据他们的统计数据,用户将可以收到为其量身定制的锻炼建议、激励、运动目标和个人挑战等。

与此同时,Lunar 在 2014 年开发了一款名为“Tera”的智能瑜伽垫。这款产品旨在融入用户的日常生活,而不仅仅是鼓励他们偶尔使用。它具有一系列广泛的功能,可应用于多种活动(瑜伽、普拉提等):体重控制、肌肉锻炼等,但更为重要的是,Tera 号称是一款为用户量身定做的产品。Lunar 联合创始人罗曼·格布哈德(Roman Gebhard)说:“Tera 几乎就像是真正很时髦的地毯,它应该会融入到你的正常生活中。”

硬件 vs 软件

在法国,这种设备最近只是出现在 3C 连锁卖场(如 FNAC、Boulangerand even Castorama)和电信运营商(如 Orange、SFR 和 Bouygues),但它们在法国消费者的设备支出中的占比越来越大:根据 2014 年 Xerfi 发布的研究报告,此类设备在 2013 年的支出占比为 1%,预计在 2016 年占比为 3%。这个设备部门的营收增长率估计会以每年 50%的速度递增:Xerfi 的研究预计,2013 年是 1.5 亿欧元,2016 年是 5 亿欧元。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在 2013 年预计,到 2020 年,此类设备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750 亿欧元。

然而,基于互联设备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唯一的选择。这个领域的重要厂商都与硬件保持了距离,更喜欢专注于软件和数据。

unnamed-131

Rossignol 的 Ski Pursuit 应用就是这种战略的典型例证。Rossignol 并不是给滑雪板开发智能固定器(比如 Cerevo 的 XonSnow),而是专注于开发免费的应用。Rossignol 的 Ski Pursuit 应用完全依赖于用户智能手机上的内置传感器,可用于追踪最大速度、平均速度、距离和持续时间,以及海拔高度增减变化等指标。在谷歌地图上,可视化能在“时间线”模式或 3D 模式下呈现出来,同时该应用还提供一种社交体验,让滑雪者将他们的体验分享到 Facebook 上面。

另一个例子则是耐克,该公司在 2014 年已不再销售智能腕带,而是专注于开发 Nike+应用。同样,作为运动追踪与智能腕带市场的领导者,Jawbone 现在也将自己定位为一家软件和数据制作公司。

催化剂:游戏、社交体验和收益

尽管追踪系统可以提升锻炼效果,但追踪系统的使用方式以及使用频率和使用时间,往往取决于多个因素。以下即是它们应用于跑步的几个例证:

unnamed-121

  • 游戏化:《Zombies,Run!》构思的场景是数百万用户生活在一个到处是僵尸的世界,而奔跑是他们存活的唯一机会(加速度、任务等。)
  • 社交分享:为了对抗 Nike+,阿迪达斯推出了《Boost Battle Run》,向巴黎的 1 万名跑者发起挑战。最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发起了首个“ 互联全球赛跑 ”(connected World Run):同一个团队的参加者不能在一起跑,但他们的成绩可以加起来计算。
  • 收益:《Running Heroes》根据每位参加者的跑步活动的具体表现,让他们有机会获得合作商店和品牌的优惠券。

重要数据

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这些应用就等同于一个“黄金机会”,让他们可以实现原本难以触及的目标,销售新产品。它们还有其他益处;随着企业不断收集有关用户在日常生活中身体活动的数据,他们可以努力实现具体的目标:

  • 对产品或服务作出调整:由于企业能以前所未有的精确度来追踪用户活动,他们希望可以对其产品作出调整,以充分满足潜在客户的需要。
  • 卖数据:在美国,像 UnitedHealth Group、Humana、Cigna 和 Highmark 这样的知名保险公司,从 2014 年便开始根据数据向客户卖保险。这种模式在法国仍然被视为禁忌,而且根据 1978 年通过的法律《Informatique et libertés》,还被当作一种违法行为。尽管如此,Axa 已经向表现最突出的徒步旅行者提供“健康追踪”服务。

仅针对运动追踪系统的数据使用具有巨大的潜力。随着其他各类追踪系统的纷纷问世,它们带来的影响将不再局限于运动领域。得益于“可穿戴计算设备”,我的眼镜将能看到眼睛所能看到的一切,我的手表能追踪心跳和体温…为何不去追踪我的脑波呢?去年的《Futur en Seine》曾介绍了两款 EEG 耳机——Melomind 和 Neuronaute,它们都被设计为消费类产品…但如何使用这款设备产生的数据呢?

尽管有些项目(如 PlaceRaider)对数据安全和黑客攻击表示了担忧,但活动追踪仍在有条不紊地展开,而且不会停止。据哥本哈根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德斯·科尔丁-约根森(Anders Colding-Jorgensen)介绍,“在 2022 年之前,你我升级个人生理数据的频率,将赶得上今天我们升级 Facebook 状态的频率。”

科技正在一步步围绕我们的身体做文章,但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自我量化的未来世界呢?

翻译:皓岳

Connected Sports Gear Is Harder, Faster And Stronger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