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之死

下一篇文章

伊朗当下的数字生活写照

叫我以实玛利吧。(译注:Ishmael,小说《白鲸》中的角色,下文均已该小说为蓝本影射 Twitter)。几年之前——我也记不清具体是多少年了——当时网络空间上已经没有什么特别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我想不如去硅谷看看。这是我消愁解闷的一种方式。每当我忍无可忍,马上要对街上的行人横冲直撞的时候,我都得赶紧进入网络世界。

很快我就来到了孤城圣弗朗西斯,它四面环绕着码头、海滩和邻避群体(NIMBY)。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下午,成千上万的的男男女女都沉醉在创业的梦想里——有的靠在柜台前,有的坐在长凳上,有的伏在办公桌后。是股票期权的魅力把他们吸引到那里的吗?我遇到了一个罗科伏柯土著魁魁格,那是个非常遥远的岛屿。(那个地方在任何地图上都找不到;凡属理想的地方,地图上是绝对找不到的。)我就是从他口中得知“裴廓德项目”的,这是它当时的名字。

有趣的是,裴廓德号是由三位船长共同执掌的:斯通船长、威廉姆斯船长和名气最大的亚哈·“杰克”·多尔西船长。他们向魁魁格和我提供了一份水手-开发者的工作,要让我们加入一段充满未知和险阻的航海旅程。我们立刻接受了这份工作。在经过了几个星期的编程、整备和晕船之后,裴廓德项目——后来被重新命名为一个更容易记住的名字“Twitter”——终于出海首航。

我不打算太过详细地讲述我们接下来一路充满波折和偏离的航程:科斯特罗船长的大起大落,魁魁格的出走。 1 这些故事你们都知道了。现在亚哈船长已经回归,在 驱逐 了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和第八位船员之后,他在寒冬之中带领我们重新驶向了惊涛骇浪的深海,结果导致每个开发者-水手都开始人心惶惶(更不用说我们远在楠塔基特岛的投资人了),他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前途和名誉,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行权价格。

我在昨天遇到了亚哈船长,他当时正在等待一艘接走他的小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还是远在其他大洋上的另一艘期间的船长;在他离开期间,斯达巴克·“亚当”·贝恩将负责看管我们。)亚哈船长凝望大海,他的眼神中饱含一种坚定不移、无所畏惧的精神。

我鼓起勇气上前请教他的梦想是什么,推动他(和我们)不断驶向深海的远大目标是什么。他不怒而威地看着我,我很害怕他会把我抓起来投向寒冷彻骨的海水中。但是过了良久之后,他用自己饱经沧桑的嗓音回答了我:

“更长的推文。”他咆哮道,“交换 Moments 和通知标签的位置。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开始激动得不受控制,“在其他一切之上的是,我要心形,不要星形。”

Twitter,你是怎么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我是 怀着热爱 来提出这个问题的。Twitter 仍然是我最常用的一个应用,我在早上起来打开的第一个应用是它,晚上睡觉前使用的最后一个应用也是它。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它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它尝试过的各种改变(比如 Moments)都成为了耻辱的失败,而且它最明显的一些缺陷——比如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承认的“ 我们在处理恶意毁谤方面做得太差了 ”,还有一直存在的推文无法编辑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弥补。

另一方面,Twitter 股价的颓势让在持续,市场所要求的用户增长也一直没有起色。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法是变得更像 Facebook,采用更长的推文和经过调整的信息流。但是模仿 Facebook 会带来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这在战术上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这是一个失败的战略。Twitter 变得越像 Facebook,它的重要性就变得越低。没有人需要第二个 Facebook。

诚然,Twitter 是一个比较难上手的服务,许多新用户都会对它望而却步(而且无数无数用户在尝试过它之后都放弃了)。“文字截图”(发表写满文字的图片)的流行确实能够表明 Twitter 应该放松 140 字的限制。

但是长推文并不能解决 Twitter 最根本的问题,反而只会将它引入歧途。(而且 1 万字的限制也实在太多了。)Twitter Moments 也不是答案所在,因为它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经过调整的时间线可能会适合新用户,但是这种方式会引起数百万仍然喜欢这项服务的用户的反感。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不喜欢你的产品的人,同时忽略那个长期对你保持忠诚的市场——这在任何人看来都不像是一个好的战略吧?优秀的领导人不是应该扬长避短吗?

现在我斗胆提出一个能够解决 Twitter 几乎所有问题的方案。这其实非常简单:让第三方开发者建立信息流。扩大他们的 API 接口,允许外部开发者设计(和用户安装)含有自定义信息流的标签。所以用户可以选择在自己的 Twitter 界面上加入 Twitter 自家的 Moments 标签——如果他们真的这样看不开的话……或者,一位居住在多伦多的 NBA 球迷可以有一个自定义的 NBA 信息流,以及一个自定义的多伦多信息流。

或者是股市推文信息流,或者是 Nuzzel 信息流,不一而足。这些信息流都可以由第三方开发者建立,而且他们可以从自己信息流中的“推广推文”获取收入。当然,Twitter 也可以为新用户准备一个默认的信息流,但同时也要向他们提供一个“精选信息流”列表……或者更好的做法是建立一个“信息流商店”。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将信息流变成 Twitter 的应用。

Twitter 不可能独自解决自己的所有问题。我也希望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不必这么做。他们有足够的收入可以跟第三方开发者分享,这样后者就有足够的动力为他们制作和推广自定义信息流。这些信息流反过来也会带来新用户和留住老用户。Twitter 没有必要独自追求伟大的成功。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将自己的信息流开放给全世界的开发者,然后他们自然就能捕捉到那头梦寐以求的白鲸。

1 魁魁格对 Twitter 缺乏多元化的现状深感失望,由于他的纹身和肤色的关系,许多比他低级的水手-开发者都被提拔到了比他更高的职位,于是 他投奔了 WhaleBook,当然,他在那里很快就升到首席鱼叉官的职位。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The Great White Fail Wh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