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医疗应用可以帮助我们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

下一篇文章

致网商:别再追求全五星好评了

编者按大卫·罗斯(David Rose)是 Ditto Labs 的首席执行官、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Media Lab)研究员 、科技人文主义者,著有《被施了魔法的物体》一书。

医疗技术很久以来一直在被动地治疗急病。其实,我们的医疗系统以及新的技术创新应该优先考虑怎样主动地让人们保持健康。

美国医疗保健促进会(IHI)的“三重目标” 原则的影响正在推动这种结构性转变以及实施以绩效为基础的薪酬制度的趋势,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它还将从经济上鼓励大雇主降低更好地管理人口健康的风险。

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会问到的关键问题是:我们如何在全美国可靠地改变人们的行为,使或大或小的群体更为健康?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预防性医疗的未来。

Beam 是一家值得研究的公司。Beam 是一家新型牙科保险公司,它发给会员一支联网的牙刷,牙刷可以和一款灵巧的移动应用同步。

Beam 所做的都与风险有关。与许多保险公司一样,他们当然想从中多赚点钱。不过他们确实也想降低风险。如果能让身体保持最健康的状态,买保险的人以及医生和患者都能从中受益。

毕竟,最好的诊所是你从来都不用去的诊所,最好的医院是能让你远离它的医院。

眼见为实

上周,我与 Beam 的 CEO 亚历克斯·弗罗迈尔(Alex Frommeyer)进行了交谈。在 Beam 在团体和个人保险上 展示出 抱负很久之前,它的团队就已经花了很多年来证明他们的智能牙刷和附带的应用能让人们刷牙更频繁、刷的时间更长。

这些成果名副其实地承载着他们所有的努力。

“我们的故事始于 霍桑效应 ,”弗罗迈尔说。

霍桑效应有时也被称为观察者效应,它会使个体在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别人观察后改善自己的行为。它是彼得·德鲁克那句著名的“一切经过衡量的东西都会改善”的行为心理学版本。

两种版本的说法都是对的,它们是一切的起点。对行为的量化能使我们改变行为。

诀窍就是,你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向人们展示正确数量的信息。

— Beam 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弗罗迈尔

“经过大量的迭代,我们所看到的是有意义的行为改变。诀窍就是,你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向人们展示正确数量的信息。对不同的人群来说,这个时间点和信息量会有所不同,”弗罗迈尔说。“但基本原则是一样的。给我一个简单的、非常准确的反馈循环。排行榜很有帮助,整体结构也很重要。我和我的家人比起来怎么样?和我的朋友呢?和跟我差不多的人比呢?”

现在,Beam 三分之二的会员的刷牙时间达到了两分钟或更长,而全国平均水平 只有 45 秒 。应用平时的使用量也翻了一番。

游戏结束?

霍桑效应只能帮你这么多。

游戏化是一个流行起来然后逐渐被人遗忘的词。但彰显它的好处对行为的改变来说至关重要,而且游戏很少被应用于医疗领域中。

关于这一点,我从弗罗迈尔的最近对 Beam 软件的重要更新中找到了一个例子,它给现有的基于数据的图表和图形包上了一层游戏的外衣。“大石头和创可贴”是 Beam 的新应用中内置的一个简单、制作精良的游戏。游戏中的游戏机会或生命只能靠刷牙赢得。

这个游戏非常适合孩子,不过该公司认为它对成人同样有吸引力。涂鸦跳和愤怒的小鸟这类很容易上瘾的休闲游戏证明,做减法也可以赢得更多,而且并不是只有雇得起大型游戏工作室才能做出讨人喜欢的游戏。

  1. beam-app-bb-game-21

  2. beam-app-bb-game

  3. beam-app-child-account

回到未来

行为改变实践的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 Propeller Health,一家专注于慢性疾病——哮喘管理的公司。

Propeller 能远程追踪症状,并通过与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症状进行对比,在患者发病或需要入院治疗之前预先确定哪些患者需要给予关注。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卫·范·西科(David Van Sickle)在为撰写这篇文章进行的电子邮件采访中告诉我,对他们来说,关于慢性疾病,改变行为的关键是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患有慢性疾病的病人用户粘性更高,但他们的治疗方案是耗时且乏味的。不管你的意图有多好,疗效都很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完美。

但 Propellor 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不只给我一个关于过去的非常专业的概览,还积极地去了解未来。

如果我觉得我似乎能改变疾病的发展进程,我就有大得多的动力改变我的行为。知道了发病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可以如何防止发病之后,我就更有信心了。知道了我应该完全专注于做一两个具体的事之后,我将更有可能达到我想要的结果。

propeller-image

范·西科解释道,像 Propellor 这样的数字平台能让人们花更少的精力照顾他们的慢性病。繁重的数据处理、识别趋势以及异常检测的工作可以交给电脑完成。病人应该只需关注能起很大作用的简单、直接的建议。

简化一个原本无比复杂的世界可以让行为有巨大的改观。“我们认为,越是能精简自我管理、给自我管理的支持越多,个体就越容易超出预期,充分参与到他们选择的活动中。”

亲爱的,我把习惯变小了

Beam 和 Propeller 都对新智能设备进行了调整,使其适用于他们各自的特殊用例。然而,物联网极其广阔的前景,以及许多面向健康的可穿戴设备和随之而来的智能医疗设备,却正在受到来自高遗弃率的威胁。

根据 Endeavour Partners 的 调查 ,拥有可穿戴设备的美国消费者中,有三分之一在购买后六个月内就不再使用了。该调查还发现,虽然有 10%的成年人拥有活动追踪器,但这些人中的一半已经不再使用它们了。为什么?

很可能是因为智能设备、家用监控器、可穿戴设备等物联网产品对我们的要求太多了。与 Beam 努力让事情更有趣以及 Propellor 试着让事情更容易一样,事实证明,把事情变小同样重要。

防止这些趋势进一步发展的方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斯坦福大学和 BJ·福格教授(BJ Fogg)在行为设计上的努力。

具体来说,福格教授的“小习惯”概念证明,每一步迈的步子越小,产生的效果越显著、全面。这一概念为可持续地改善健康指明了方向。你可以点击 这里 详细了解“小习惯”。

这一概念重点是,变化的步子必须尽可能得小。福格的理念是,“目标是有害的,除非它能引导你做出具体的、容易完成的行为。不要把动力放在做出行为 X 上,而是要放在让行为 X 更容易实现上。”

PatientIOHealthLoop 这类医患沟通平台,到助孕应用 Conceivable,再到类似 Siri 的健康教练 Alme,福格的原则正在所有的家庭医疗方案中发挥作用。

conceivablee28093mobile

跟随那些领导者

我的牙医在我心里激发出的羞愧感从未让我有动力按照医嘱刷牙或使用牙线——我会是第一个承认这点的人。负面的反馈在大多数人身上起不了作用。

今天医疗领域中的问题不出在科学上,而出在行为上。我们完全不擅长改变我们的行为。我们的问题在于,只说“按照科学说的做”,但不考虑人们能否做到。我们需要新的思维,比如我在上文中描述的方法或其他更多种方法。

目前,在整个医疗系统中,预防性医疗的重点往往仍然是:多去看医生或牙医,多做检查。次数多了,带来的好处也就多了,对不对?

不对。预防性医疗不该与增加医疗量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更多的检查提高了在早期阶段发现疾病的可能性,但它与让患者每天坚持养成和维持健康的生活习惯以及奖励患者无关。

好身体确实是在没有旁人监督的情况下,由每天的诸多选择积累起来的。医疗的未来取决于这些日常的努力,而不是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题图来自 NAYPONG/SHUTTERSTOCK

These Healthcare Apps Keep Us On Our Best Behav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