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旗下投资基金负责人谈对“工作的未来”的投资

下一篇文章

来自埃及的 Instabug 要帮助移动应用开发者“捉虫”

科技投资者正在越来越多地关注“工作的未来”(Future Of Work),对于是否解决日益严重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以及如何解决,科技投资者的观点不一。在某种程度上,收入不平等主要是由充斥于科技行业与全球化的“赢者通吃”现象造成的。

资深风险投资人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早在去年 9 月份就告诉本网站记者,如果我们不改变现状,“ 就算没有气候变化 ,人类社会也会因为收入不平而走向终结”。YCombinator 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最近也写了 一篇颇具争议的文章 ,称“终结经济不平等将等同于终结创业公司的生命。”

与此同时,Y Combinator 现任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目前正打算资助一项有关基本工资的研究。他在 上周写道 :“我认为早早对这个问题展开研究,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候,随着技术不断让传统工作岗位走向消失,并创造出大量新的财富,我们会在全国范围内看到类似的一幕上演。”

ry-bahat 彭博社旗下科技投资基金 Bloomberg Beta 负责人罗伊·巴哈特(Roy Bahat)表示,他和他的几位合伙人确实已将“工作的未来”当作他们最主要的投资主题,同时也希望创业者们专注于解决这个问题。上周五,我们边喝咖啡,边聊起了这个话题——在那次聊天中,他还介绍了 Bloomberg Beta 的最新动态。

TechCrunch:你们 在大概三年前 创立了这支规模达 7500 万美元的基金。这支基金自创建以来经历了哪些变化?

罗伊·巴哈特:我们始终专注于尽可能保持透明。我们开源了我们基金的模式。你可以看到我们交易前平均估值、我们在尽职调查中问到的每一个问题、我们在合伙人会议上使用的每一个投资标准——过去几年来,所有这些信息在 Github 平台上面不断进行着更新。

我们最初也不清楚对创业公司的投资规模应该是多少,尽管我们偶然间发现了我们自认为行之有效的运行机制,那就是尽早对企业进行 50 万美元至 100 万美元的投资,而且要抢在其他也有意投资的种子基金之前行动。

我们还意识到,作为一家专注于早期市场的小基金,你无法看到你所在领域的所有交易,即便你身在一个相对狭小的领域。

TechCrunch:你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罗伊·巴哈特:有些人是我们非常渴望与之合作的,所以我们开始通过一个名为“Open Scouts Program”的项目对他们进行投资。我们通过 AngelList 来运营这个项目,而不是只开空头支票,正如许多人在这个平台上所做的努力,我们承诺给予这三位天使投资人——即麦克斯·希姆科夫(Max Simkoff)、什鲁蒂·甘地(Shruti Ghandi)、帕克·汤普森(Parker Thompson)——一定的资金,对他们资助的每一笔交易进行投资。

TechCrunch:他们是如何发现你们可能无法发现的机遇呢?

罗伊·巴哈特:这一点的确令人很吃惊。你觉得自己明白所在领域的一切东西,但在种子投资市场,交易流程是你无法看明白的。

TechCrunch:你是否担心彭博社内部会有人说,“等一等,我们为何要花钱让这些 VC 做这件事呢?”

罗伊·巴哈特:这其实就是拥有像彭博社这样的投资者的一个优势。他们希望我们去创建一个通向创业生态系统的窗口,一种让基金获得回报的机制。这种流向天使投资人的资本,在我们的投资资本中仅占一小部分。将资本分发出去,成为“天使基金中的基金”(fund of funds of angels),这不是我们推崇的战略,尽管有人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TechCrunch:那么你们的投资战略是什么?你们当前的投资最主要专注于哪些方面?

罗伊·巴哈特:我们专注于机器智能,这种技术的潜力超出我们之前的想象。我的合伙人曾在 2014 年 12 月对该领域的 2500 家创业公司做过 一项研究 ,她今年又对这项研究的数据做了更新,我们在各个地方都能看到,这项技术的影响比人们想象的深远。

我们还专注于“工作的未来”以及工作的组织方式等领域的投资。比如,人们都在从事哪些工作?目前有多少新工作?整个科技行业都抱着一种立场,即它会自行找到解决方案,我们基本上不同意这种看法。

TechCrunch:作为受托人,你是如何投资“工作的未来”的?

罗伊·巴哈特:我们最大的责任是寻找伟大的公司,他们必须专注于从数据基础设施到商业情报应用等各类业务。接着,我们想要帮他们理解广泛的生态系统会带来什么影响,以及如何在合适的时间施加这种影响。

很显然,如果你只是刚刚起步,那么你的首要任务是在两年内退出。但在创业道路上,你的确需要去关注更为广泛的生态系统。我们投资的一家名为 FlexPort 的公司在这个方面表现突出,也是这个领域的典范。FlexPort 提供货物的在线预订和追踪服务,而且经常会写有关耐用商品成本的文章,借此提高人们对此的意识。Orbital Insight 是另一家我们投资的表现优异的公司,这是一家机器智能公司,分析卫星图像数据以确定市场是在增长还是在萎缩,同时还通过分享研究数据,将它们物尽其用。

TechCrunch:你在考虑所有这些投资时,是不是有特别的动力? 

罗伊·巴哈特:曾几何时,科技市场处于边缘地带,被看作是失败者。现如今,科技市场则令人刮目相看,也是时候该采取与这种地位相匹配的行动了,也就是说,对我们正在引入这个行业的东西负起责任来。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美国男性卡车司机是人数最多的职业之一。我认为,男女两性的第一大职业则是收银员,而这两种职业将被很快颠覆。

我还认为,我们所有人之所以对这种东西很着迷,是因为科技自动化的影响最终会波及谈论这些东西的人的工作,波及写这些东西的人的工作,所以,软件开发者、风险投资人和记者都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TechCrunch:Bloomberg Beta 是一个年轻的基金。到目前为止,在你们投资的公司中,有没有出售的?

罗伊·巴哈特:在我们的首批投资中,机器学习创业公司 Newsle 卖给了 LinkedIn,还有一家公司则被 GoDaddy 收购。但我们的基金仍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

TechCrunch:我们今年会看到新的基金问世吗?新基金的规模会更大吗?另外,新基金如何与有限合伙人(LP)携手共进?在你们进行投资的规模方面,相关谈判是如何推进的呢?

罗伊·巴哈特:你必须像任何一位有限合伙人那样去说服他们。与别人一样,你不仅仅只是拿出钱来进行投资。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彭博社的大力支持,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商业模式,因为我们不是为了战略回报而进行投资;我们不是那种老牌企业 VC。我们就像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那样投资赚钱,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与创业生态系统建立良好关系的最佳方式,他们一直非常支持这种模式。

至于你问到的另一个问题,我认为我们很有可能会扩大我们基金的规模。我不便透露扩大基金规模的具体时间,但我们并不急于这样做。

翻译:皓岳

Bloomberg Beta On Investing In The ‘Future Of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