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自助确实可以通过应用实现

下一篇文章

Regalii:颠覆跨境汇款服务

编者按安德鲁·萨特(Andrew Shatté)是 meQuilibrium 的首席科学官。

数字心理治疗是健康创新的最新前沿——而且科技产业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个领域。现在已经有无数款承诺能够让你更快乐、更平静、更轻松的应用。

但是,它们真的有用吗?

近日,心理治疗师兼统计学家艾琳·格洛德扬斯基(Irene Gorodyansky)严厉批评 了数字治疗领域。她指责部分新推出的(和现有的)治疗应用夸大了自己的疗效,并表示数字心理自助既没有效果,也难以令人信服。

Happify 和 Personal Zen 等应用的治疗方法也许是有缺陷的,但是它们呈现的问题并非数字形式本身所带来的。真正的问题在于速成疗法的观念,因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速成疗法都是不可行的(正如短时间的节食和运动),而且无法产生持续的成果,因为它们不足以支持新习惯的养成和行为上的改变,事实证明这些目标是需要长时间的坚持才能实现的。

对于确诊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来说,一对一的治疗是无可替代的。但是对于能够以正常心理状态应对日常挑战的人来说,心理自助软件和应用可以起到相当重要的帮助作用,而且它们要比传统的心理治疗和辅导更为便利、量化和低价。

数字治疗方案不会受到时间的限制,它们可以在任何时段进行,用户不需要预约和亲自前往心理治疗。除了价格低廉以外,数字治疗的效果是可以追踪和量化的。这些特点使得数字心理自助可以面向更庞大的用户群体。

而且人们对数字心理自助也有很大的需求。目前美国有超过 2000 万需要心理治疗的人群,但是其中真正得到治疗的还不到一半。治疗费用被认为是人们接受心理治疗的 最大阻碍 。另外, 接近一半 的美国人都认为自己目前的压力要比五年前更大,但是只有 3% 的美国人能够享受现场心理辅导或者由雇主提供的员工支持项目。不过现在 64%的美国人都拥有智能手机,这个数字是四年前的两倍,而且会不断上升。对于这部分的人群来说,数字心理自助可以成为他们强有力的第一道防线。

数字心理自助应用取得成功的关键是,它们需要有确实的科学根据,同时能够带来真正的改变。现在这个领域已经变得越来越火热,但是部分新推出的应用会存在一个问题——它们只针对心理问题的症状或者表现,而没有触及这些问题背后的根本原因。

作为一名心理学家,我认为最佳的治疗方式是强调用户的长期坚持,同时帮助他们改变习惯和逐渐进步,比如 Headspace 和 Sleepio 这样的治疗应用就是采用类似的方式。持久的改变可不能一蹴而就,这需要强烈的自我意识,养成新习惯的体系,以及长期的支持才能实现。

如果在认知行为治疗(CBT)中结合上述的关键标准,并使用友好的数字方式来实施的话,被治疗者将能达到持续改变和情感健康的目标。多年的研究表明认知行为治疗可以直接触及我们压力的根源:我们长期建立的思维习惯和思维方式是主要的压力来源。

虽然这个领域有些比较有趣的应用,但是它们充其量只是一种游戏。另外一些应用可能是有效的,但是一旦用户对它们失去了兴趣,实现持续改变所必要的长期用户联系也被切断了。成功的应用应该能够同时做到改变根源,科学根据和用户参与这三方面。

在评估这些数字心理健康应用的效果时,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重点是,这款产品的定位是一种速成疗法,还是通过个性化、整体化的方式来促进长期改变。

这些应用还需要改进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我们应该为用户建立一个合理的期望,没有持续不断的自我意识和外部督促,压力管理和情感健康就无从谈起。我们应该利用技术将心理自助变得更为简单、易用和更有成效。

题图来自:Russell Werges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Self-Help: There’s An App For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