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上市不是要卖掉公司,这不过是让公司存活下来的最佳方式

下一篇文章

三星与 Oculus 合作推出勒布朗·詹姆斯主题虚拟现实体验

编者按:本文作者西罗伊·德赛(SheeroyDesai)是 Gild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1997 年 亚马逊公司 上市 当日,公司股票开盘价比原先的目标价高出了 62.5%,并且当日收盘时分,公司的市值比开盘时多出了 5400 万美元。首次公开募股大约三年前,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终于开始证明,公司拥有可行的商业模式、实际收入以及已得到证实的发展方法。投资者对公司信心高涨。

但是,如果当时贝佐斯没有选择让公司上市,而是和如今硅谷许多公司一样,选择了后期私人融资,事情又会如何发展呢?如果真是那样,那么 2000 年纳斯达克(NASDAQ)股灾发生,致使私人融资行为戛然而止的时候,亚马逊就很有可能会因为得不到任何资金而破产了。

过去,每一家刚刚成长起来的公司都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上市。但是近来,硅谷却风行着一种截然相反的观点。许多“专家”主张尽可能延后公司上市的时间,让公司保持私人性质,维持公司的控制权。我认为,这并不会给大多数公司、企业家以及雇员——尤其是雇员——带来什么好结果。

为什么硅谷公司喜欢保持私人性质

人们认为公司应该保持私人性质的一大关键原因在于,此举能够保持公司的控制权,保护公司免受投资者的详细审查。马克•安德里森曾 全面探讨过 这些风险,他说:“合规性要求和汇报要求对一家小公司来说特别累赘……上市对那些规模大到足以雇佣一队队律师和会计的公司非常有利,但对那些成立了没多久、还面临着许多变数的公司来说,上市并不是什么好事。”

1996 年沙宾特咨询公司(Sapient)以 SAPE 为交易代码在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募股的时候,我曾是公司领导团队的一员,后来我成为了这家上市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因此,我能体会这些担忧之情……但是我并不同意这一结论。

如果你经营管理着一家由风投提供资金的公司,那么最终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卖掉公司或者公开上市——这是让你的投资者和雇员拿到钱抽身退出公司的唯一办法。我听许多非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他们不想经营管理上市公司,不想受制于季度收益周期,也不想承受始终变幻不定的股价所带来的压力。

但是,问题在于,从公众投资者处获得私人投资的非上市公司本来就已经碰到这些问题了。富达国际(Fidelity)刚刚公布 了一份私人投资的名单,公司下调了这些私人投资的估值(根据法律规定,这是富达国际每个季度都必须完成的任务)——所以,现在这些公司将会看到他们的估值发生季度变化。

私募资金也会带来其他的潜在风险—— 美国证监会刚刚对陷入“投资者费用是否进行了适当公开”争议的共同基金进行了一项深入调查。

特殊字体:自上市以来,Facebook 从未在公司目标或长期策略上做出过妥协让步。

此外,公开上市会严重限制甚至抹杀公司追求长期目标的能力这种颇为流行的观念通常没什么根据。转变为上市公司后,公司并不一定要在公司目标方面做出妥协让步。Facebook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2 年,Facebook 上市。当时,股价比公司先前预期的价格要低很多。但自那以后,那些股票的价格就开始一飞冲天——而且,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可不会在季度测评的时候朝股东假笑。

2012 年首次公开募股后,Facebook 发起了一项名叫 Internet.org 的国际行动,为世界上一些网络服务最匮乏的国家带去了网络服务。公司分成了内容和传媒两大块。公司进行了大胆的收购计划,昂首进入了移动市场和革命化的分析和 AI 市场。自上市以来,公司从未在目标或长期策略上作出过让步——就算公司曾对目标或长期策略做出过调整,这些调整也推动公司做出了更加杰出的创新。

私人融资的秘密风险

首先,你得明白,近些年来首次公开募股公司数量的减少背后有两大原因:一是 2012 年 《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JOBS Act) 的签署;二则是非传统后期投资者的出现(如对冲基金共同基金等)。《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是其中的一大关键要素:在这项法案通过以前,任何拥有超过 500 位投资者的公司都必须向美国证监会提交公开财务报表。

因此,以前任何拥有超过 500 名雇员(雇员享有职工优先认股权)的公司,不论上市与否,都必须公开他们的财务情况。而《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则提高了 500 这一数额,并将雇员排除在了要求之外。

如今,非上市公司基本上无需公开他们的财务状况,对冲资金和共同资金能够自由流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 “独角兽文化”的危险兴起——在“独角兽文化”中,企业家不再重点关注如何建设一个有着强大根基的杰出企业,反而一门心思扑在筹集大量估值不断增长的私人资本上。而且,在公司估值较高时,这些新的投资者非常愿意参与其中并投入大笔资金——但是,他们的参与和投资都带有 对自身非常有利的条款要求

从这点上来看,这些后期融资看上去不太像产权融资,反倒更像债务融资(比如抵押贷款)。市场保持增长态势的时候,抵押贷款第二笔、第三笔资金不是件坏事儿。但是,当市场出现颓势的时候,这些行为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公司甚至会丧失抵押品赎回权(比如破产)。

如今,硅谷的人们正为了“我们现在是否正在经历一场终将破灭的互联网泡沫”这样一个问题争论不休——但在我看来,他们讨论错了问题。毫无疑问,目前后期私人融资市场的估值要远远高于公开市场的估值。从业近三十年来,我还从未看到过这样的情形。事实上,一直以来,非上市公司总是会折价被上市公司收购。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非上市公司是非流动性的投资对象。

特殊字体:在另一个时代,一个成立仅 6 年的公司以 30 亿美元的估值公开上市就是一种巨大的成功了。

因此,问题其实在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纠正我们对于非上市公司的过高估值?我们需要对这些非上市公司的估值做出多大的调整?这些调整又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富达国际已经将一些独角兽公司(如 Zenefits)的估值下调了近 50%——调整幅度相当巨大——但我认为这还不过只是冰山一角。就像此前我们在房地产市场所看到的那样,这一幅度的调整将会导致许多公司破产倒闭。但是,房地产市场估值调整影响的是抵押信贷市场,而受非上市公司估值调整影响最深的则是普通股东(比如企业家和员工——而不是风投)。

这些公司中有一些最终将会发展到与其估值相当的规模。其他公司则会侥幸以某种方式上市,但不管是一轮估值较低的融资还是“被迫上市”都会让你的企业陷入糟糕的境地——而这正是 Square 近来碰到的一大问题。在另一个时代,一个成立仅 6 年的公司以 30 亿美元的估值公开上市就是一种巨大的成功了。但在独角兽时代,问题的焦点在于首次公开募股是一种估值较低的融资。但是,Square 已经属于幸运的了 ——其他公司会被迫巨幅折价出售,还有一些公司则会耗光资金倒闭破产。

由于种种原因,公开上市被当成了成立不久的初创公司的大敌——但是,这是一种毫无根据的错误想法。想想看公开上市的好处吧。公开上市能够让你获得流动资本,让你得以进行收购、积极贯彻你的公司发展策略。你可以接触到更加巨大资金池。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公开上市是你应该为你的投资者和员工做的一件事。

题图来自 NikitaStarichenko/Shutterstock

翻译:钱功毅(@钱南瓜

Going Public Isn’t Selling Out, It’s The Best Way To Stay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