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慈善项目也许比 Facebook 本身更重要

下一篇文章

美国司法部拟对去年 Uber 数据泄露事件展开刑事调查

扎克伯格的慈善项目也许比 Facebook 本身更重要

编者按罗斯·贝尔德(Ross Baird)是 Village Capital 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

2001 年 9 月 11 日,我认识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而就在那一天,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我们身边轰然倒塌。

我们俩当时就读于菲利普埃克塞特学校(Philips Exeter Academy),马克还有一个志愿者的身份——“技术指导”(tech proctor)——用计算机来帮助新生。9 月 11 日是我到学校报到的第一天,那天所有提前订好的活动都被取消了。

当时,我们班大部分学生都围坐在电视旁观看新闻报道,而我正试图将电脑连到学校刚建成不久的宽带系统上,这样,我就能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的故事,还可以与家人联系。虽然周围一片混乱,但马克却全身心地投入到手边的工作中——他对电脑进行各种设置,试图帮我连到学校网络上。

正是凭借着这种专注和认真,马克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惊人成就,甚至是在中学。我记得,马克曾放弃了一个用他的软件“The Brain”在职场赚钱的良机,这既让我感到惊讶,也让我对他刮目相看。“The Brain”是由马克和他的室友亚当·德安杰罗(Adam D’Angelo)开发的,被看作是 Pandora 的雏形。德安杰罗是 Facebook 第一任首席技术官,现在则是 Quora 的首席执行官。当我们的思想停留在过去十年、甚至是上一周的时候,马克却提出了更为宏伟的目标。

马克·扎克伯格——首位“千禧一代”CEO 和慈善家  

看着同龄人结婚生子,步入职场,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从许多方面讲,我们这一代人也有机会从马克身上学到很多,毕竟他可是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中 首位“千禧一代”CEO

Facebook 对于隐私、开放、广告和连接的态度,确实让比我们更老的几代人困惑不已,但这种态度对于 40 岁以下的人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Facebook 的企业文化——从常见的“黑客马拉松”到灵活的组织结构及 带薪产假 ——显然都是一个出生于千禧年的人给所有“千禧一代”创建的。

上周,马克和妻子普莉希拉又将这一思想进一步发扬光大,他们 宣布 将其持有的 99% Facebook 股份全部捐给一个名为“陈-扎克伯格计划”(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的实体,用以改变世界。

chan-zuckerberg

图译: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 题图来源:彼得·巴雷拉斯(PETER BARRERAS)/美联社

 

当马克夫妇透露他们会将“陈-扎克伯格计划”作为有限责任公司运营,而不是私人基金会的时候,这一消息让整个慈善界都感到震惊(但 40 岁以下的人似乎并不吃惊)。这个项目将可以实施公共宣传,对创新者和企业进行投资并作出捐赠——这一切都是同时进行。

批评者 表示,马克和普莉希拉如何能做到在解决世界上一系列难题的同时,又不将资源全部投入到慈善事业中呢?如果他们能从其支持的事业中获得利润,他们又会在多大程度上致力于这种事业?但批评者没有搞清楚的是,马克和普莉希拉的决定恰恰反映了一个现实情况,即一代人能试图以更具连接性、更开放和更透明的方式来解决各种问题。

传统慈善事业——沃伦·巴菲特之子皮特·巴菲特(Peter Buffet)称之为“ 慈善工业综合征 ”(Charitable Industrial Complex)——可能是孤立和封闭的:给予资助的一方往往与受资助方遭遇的问题是分离的,创新者常常会打造投资者想要支持的项目,而不是全世界需要的东西。

捐赠如果操作得当,那就是了不起的工具,但一个更为全面的方法却恰恰反映出世界与实际问题更相关,与全球主流经济更相关。

正如马克作为首位“千禧一代”CEO 教会全世界人如何经营一家二十一世纪企业一样,他作为首位“千禧一代”企业家变身慈善家的重要人物,也在打破之前所有成功慈善家树立的规矩,而且极大地提升了企业与影响力的融合速度。

“两个口袋思维”的消亡

对“陈-扎克伯格计划”的错误批评反映了一个现实性问题,即对资本的看法就如同电报和转盘电话一样过时了。随着洛克菲勒、福特和卡内基的辉煌时代不复存在,人们正通过我称之为“两个口袋”(two pocket)的思维方法来解决问题:“在职业生涯我会赚尽可能多的钱,并放进一个口袋里,然后用另一口袋的钱来做慈善。”问题在于,慈善被看作是“回馈社会”的“马后炮”。

尽管慈善事业帮助我们改变了贫穷的面貌,为我们之前认为不可能实现的繁荣创建了条件,但它并不能解决我们社会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

全世界所有慈善基金会的预算加起来,仅仅相当于通过资本市场投给企业的所有资产的 0.0001%;美国大多数基金会只是每年将 5%的资产用于解决问题。若想改变落后的教育状况,养活一个总人口超过 70 亿的星球,或是治愈慢性疾病,传统基金会在解决这些世界性难题上发挥的作用可谓微乎其微。

但即使是在上周之前,也存在可颠覆“两个口袋”思维的巨大力量。

“两个口袋”的融合:并不是全新的创意

就如同 Facebook 不是第一个社交网络一样,“陈-扎克伯格计划”的有限责任公司模式也不是一个全新的创意。“一个口袋”思维——更通俗的说法是“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ing)——正在兴起。

在过去十年间,全球 14 家最出名的银行都在影响力投资上建立了一个商业惯例,全球逾 300 个影响力投资基金正在将来自“财务口袋”(financial pocket)的收益投入到那些给全世界带来积极社会影响的公司。

当“千禧一代”将钱都花在工作上的时候,比如说“千禧一代”创建的“Blue Haven Initiative”,那么“影响力投资”就不是一个附加或边缘项目了,而是代表着一种不惜一切代价的心态。

这种融合是如何实现的呢?10 年前,当 Facebook 正在进行第一轮重大融资的时候,“卡特里娜”飓风席卷了新奥尔良,让这座城市一夜之间变成一片废墟,当时个性化教育的思潮仅限于这个社会上最富裕的阶层。

如今,得益于影响力投资基金,新奥尔良在教育方面正取得巨大的成功。由于对特许学校、政策变动和 Kickboard 等创业公司的投资,这座城市的慈善界和商业界正在改善教育落后地区学生的成绩。

过去十年间,由于慈善、投资和相关政策(包括马克和普莉希拉对 AltSchool 和 Bridge Academies 等实体的投资)的融合,我们看到全世界学生的个性化认知能力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一个口袋”解决方案:让世界变得更具连接性

1397934915_da18d3bfcd_b

图译:华盛顿特区前市长艾德里安·芬提(Adrian Fenty)与安德森-霍洛维茨的新员工 题图来源:基思·艾维(KEITH IVEY)/FLICKR,根据 CC-BY SA2.0 协议授权

 

在早期用户引领潮流的领域,主流市场也随之而来。在过去五年间,教育技术领域的创业公司获得的融资额翻了近 5 倍(从 3.85 亿美元增至 20 亿美元)。

安德森-霍洛维茨最近挖来华盛顿特区前市长艾德里安·芬提(他是教育改革领域的知名人士),帮助领导该公司对提供社会服务的“政府技术”部门的投资。世界最大的教育培训公司——培生集团,建立了规模达 5000 万美元的“ 培生公平教育基金 ”(Pearson Affordable Learning Fund),对那些旨在改善全球不发达地区教育质量的创业公司进行投资。

在硅谷以外的地方,发展脚步甚至更快。目前,全世界仍有 20 亿人并未被连接到正式的金融经济中。

在肯尼亚,创业领域的创新者 M-Pesa 和非洲大陆发展最快的创业公司 M-Kopa,已经通过“按需付费”(pay-as-you-go)移动支付系统,让人们方便用电。M-Kopa 已经让 50 万人享受到清洁、可再生能源的益处,在这个方面带给低收入家庭的帮助甚至超过了政府。

全世界的创业者在让处于落后的人群变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开放、更连接。马克和普莉希拉正在将“一个口袋”的思维提升至新的高度。

 “陈-扎克伯格计划”为何比 Facebook 本身更重要呢?

如同 Facebook 让全世界变得更连接、更透明一样,“陈-扎克伯格计划”之类的行动计划支持的企业,通过将资本市场与价值观联系起来,希望创建一个更开放、更连接的世界。

如果企业的投资者要求的不仅仅是每个季度的收益,如果他们想知道企业正在创造哪些就业岗位,社会的外在性是什么,那么在与资本市场存在关联的资产中,99.99%会被用于更重要的地方。如果慈善捐款被看作是整个拼图的一小块——终极风险资本,而不是解决某个问题的孤注一掷的工具——那么慈善行业与社会的未来发展也就有了更为直接的关系。

人们想要这种改变:69%的“千禧一代”都希望他们的投资与自己的价值观相一致,90%希望自己的工作符合他们的价值观。互联网先驱——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珍·凯斯(Jean Case)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已带领 Giving Pledge 社区(全球最受关注的慈善事业网络,马克和普莉希拉也属于这个组织)进入“影响力投资”时代。eBay 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和妻子帕姆(Pam)创建了一个名为 OmidyarNetwork 的有限责任公司,并且在过去十年向非营利组织和营利组织投资了 5 亿美元。

Facebook 已经改变了互联网行业:“陈-扎克伯格计划”及许多诸如此类的项目,可以改变资本主义。如果你对慈善事业的未来意义充满担忧,那么就请做好准备吧,这个世界即将发生改变。如果你对“陈-扎克伯格计划”代表的社会机遇充满了激动之情,那么也请做好准备吧,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追随者。

题图来源:FACEBOOK

翻译:皓岳

The 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 May Be More Important Than Facebook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