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更新司机协议,被指试图绕开法庭判决

下一篇文章

寻找中本聪

Uber 正在投出“曲线球”。该公司在最新司机协议中修改了仲裁条款。原告律师沙朗·里斯-里奥丹(ShannonLiss-Riordan)表示,Uber 此举试图挑战法官爱德华·陈(Edward Chen)近期的判决。根据这一判决,加州 15 万名 Uber 司机中的大部分人都可以参与集体诉讼。里斯-里奥丹已提出紧急措施申请,希望法庭阻止 Uber 执行新的司机协议。

里斯-里奥丹在致 TechCrunch 的一封邮件中表示:“Uber 试图解决司机协议中的问题。此前爱德华·陈法官判决称,这样的问题导致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

本周早些时候, 爱德华·陈判决称 ,自 2009 年以来所有为 Uber 工作过的司机都可以参与集体诉讼。这起诉讼认为,Uber 应当为司机报销油费和其他相关费用。对原告方来说,这是一次重大胜利。此前,法庭的判决将从 2014 年开始为 Uber 工作的司机排除在外,除非当时司机没有签署 Uber 的仲裁协议。仲裁是除诉讼之外的另一种纠纷解决途径。然而爱德华·陈判决称,Uber 司机协议中某些条款是非法的,因此不具备法律效力。

这一非法条款涉及《私人总检察官法案》。根据这一法案,个人公民可以扮演总检察官的角色,从而寻求通常只在加州内部的处罚。

根据加州的这项法律:“作为私人总检察官,遭受损失的企业员工不仅可以为自己寻求民事处罚,也可以为其他在职员工或前员工寻求类似的处罚。”

Uber 周五更新的司机协议增加了关于《私人总检察官法案》的例外条款,对有效数据的描述进行了澄清,同时删除了有关仲裁过程必须保密的要求。

根据 Uber 新的协议,从理论上来说司机仍可以根据《私人总检察官法案》对 Uber 提起诉讼,但上述“遭受损失的企业员工”必须首先告知加州劳工及劳动力发展局(LWDA)相关侵权行为,且 LWDA 没有受理相关投诉,或是没有在一定期限内发出传票。

里斯-里奥丹表示,Uber 试图凭借新的司机协议来说明,该公司给出的条款是适当的,但这样的行为并不合法。

关于新的司机协议,Uber 发出了以下声明:“我们坚信,我们的协议是有效的,但我们将做出一些调整和澄清,为司机和我们解决一些不确定因素。”

翻译:维金(@LiWei

Uber’s New Drivers Agreement Could Undermine Judge’s Ruling In Class Action Lawsuit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