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胎死腹中人去楼空的失败众筹,Kickstarter 首次聘用记者进行调查

下一篇文章

谷歌太阳能项目“Project Sunroof”覆盖范围扩大至美国 9 个州

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现在采取了一项耐人寻味的举动,它已经委托了一位自由记者对一个 热门无人机众筹项目的失败 进行调查(并希望他能给出相关解释),这是到目前为止 Kickstarter 在欧洲地区筹款额最高的项目。

这份调查报告的直接读者是该项目的 12000 位支持者,他们总共向它投入了 230 万英镑的资金,希望在今年夏季获得一架叫做 Zano 的微型自动无人机,而该项目的失败和违约导致他们非常愤怒。

调查结果还会得到公开发表,届时任何人都可以从中了解这个事件背后的教训。

Zano 无人机在 2014 年 11 月登陆 Kickstarter,它当时的宣传语是“完全可以依靠自身飞行的无人机”,该团队声称 Zano 的内部搭载了可以检测和回避障碍的传感器,他们还承诺 Zano 会实现其他的高级功能,比如多架 Zano 可以组成机队同时飞行。由于市场上在几年前已经开始出现 微型无人机 ,所以这种自动飞行功能是 Zano 的主要卖点。

在今年 5 月底的时候,Zano 背后的公司表示自己的开发进度仍然“正常”。Zano 的营销及业务拓展总监里斯·克洛瑟(Reece Crowther)在 5 月 31 日向 TechCrunch 发出了一封邮件,其中写道,“好消息是,我们目前的开发进度正常,预计将在 6 月底或 7 月初开始投入生产 Zano。”

克洛瑟还提供了这款无人机的两段“完整演示”,它们显然是 Zano 的障碍回避技术的实际演示,以及详细介绍了最后阶段的开发流程(由于该公司的 YouTube 账号已经关闭,上面提到的 两段 视频 都已经无法观看了)。

但是问题在于他们的技术承诺从来没有得到兑现,Zano 无人机最终也没有发货。BBC 在 2015 年 8 月参观了该公司位于威尔士的办公室,当时他们的硬件开发工作显然还未完成。BBC 当时看到这款无人机无法在室外飞行,而且它的电池只能维持 5 分钟的室内飞行。

“尽管如此,这家公司仍然决定在本周末向支持者交付 Zano 无人机。”BBC 的记者罗里·凯兰-琼斯(Rory Cellan-Jones)在今年八月底写道

然而 Zano 并没有在那一周发货。该公司的 首席执行官也在今年 11 月辞职 ,理由是“个人健康问题和无法调和的矛盾”。不久后,这家公司就 由于自愿清算而倒闭了 ——此举为 Kickstarter 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公关危机。

如果有一个专门讲故事的产业,而这个产业的中介是 Kickstarter(因为它为讲故事的人提供了一个销售想法的平台),那么当出现问题时候,想办法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说辞会是明智的举动。尽管部分批评分析可能会将责任引向 Kickstarter 本身,但是如果它能展现出一种勇于向过去的错误吸取教训的姿态,这样至少要比保持沉默好一些,而且它陷入失败的印象也能被进一步淡化。

负责此次调查工作的记者马克·哈里斯(Mark Harris)在一篇 Medium 文章 上解释了这项委托的事宜,他说 Kickstarter 会为他的这项工作支付酬劳,而且会在调查结果发表(预计在明年 1 月中旬)之前先过目它。不过他表示 Kickstarter 不会对他所写的内容进行任何的控制或影响。

按照哈里斯的说法,这项委托工作的其中一部分是了解 Kickstarter 在涉事项目中所起到的作用。

他写道:

Kickstarter 要求我详细列出该项目的完整进展;调查超过 200 万英镑的筹款额的去向;了解 Zano 项目的发起人当时有没有能力阻止此次事件的发生,以及将来的 Kickstarter 项目能否避免他们所犯的错误。

我也会调查 Kickstarter 在这个项目中起到的作用,了解它能否在这个过程当中为 Zano 项目的发起人和支持者提供更好的服务。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尽管 Kickstarter 为我的调查和报告撰写工作提供了报酬(预付款),而且它有权在报告被发送给支持者或公开发表之前先过目它,但是这家公司无权对我的文章提出任何建议或者更改要求。我与该公司或 Zano 团队的任何成员都没有其他关系,而且我与这个事件也没有其他的利益关系。

虽然 Kickstarter 在法律上无权对哈里斯的报告提出任何建议或改动要求,但是鉴于它是这份报告的资助方,所以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报告的内容。我们已经联系了哈里斯本人,向他提出了一些关于此次委托工作的问题,如果对方作出任何回应的话我们会更新本文。更新:哈里斯现在已经回应了我们的问题,他确认这篇文章是一次性的工作,他个人也无意再次为 Kickstarter 工作。

“我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之后就接受了这项委托工作,因为它非常符合我的新闻兴趣和经验(无人机、机器人、创新发明、众筹)。我没有想过这会成为一份固定工作,也不打算再次为 Kickstarter 工作,Kickstarter 也没有暗示过这方面的意思。”他告诉 TechCrunch。

哈里斯确实就这项调查工作与 Kickstarter 签订了一份合约,他说该公司的法律团队建议他不要对外披露完整的合约内容,但是他承认合约中有一项编辑自由条款——“除了尝试了解该项目的情况和筹集资金的去向,以及项目发起人是否采取了任何避免失败的措施以外”,他还可以自由选择调查方法。

他直接引用了这项合约条款的内容:“作者在完成文章之后和发表之前应该将其呈给 Kickstarter 过目。Kickstarter 无权对该文章提出建议或修改要求。”

哈里斯进一步表示他会保留该文章的版权,包括复制权。

至于报酬方面,他承认对方的出价“大方”,但他表示“对于这份报告的篇幅和难度来说,这份报酬是完全不过分的。”

“这是一份固定报酬,所以这很难跟我通常的写作字数单价作比较。不过如果让我进一步比较的话,这份报酬应该相当于(甚至低于)我之前与一些传统新闻编辑客户合作的单价。”他补充道。

哈里斯表示“任何对参与调查感兴趣的 Zano 项目支持者、发起人或员工”都可以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与他联系。

在委托一位外部人士调查此次硬件项目失败之前不久,Kickstarter 在一份报告公布了该平台违约众筹项目的比例——该报告声称只有 9%的 Kickstarter 项目无法兑现回报承诺。

这份所谓的“履行报告”(他们当然不会把它叫做“失败报告”)宣称是对该平台项目违约率的“独立分析结果”。

这项研究报告的编写过程也得到了另外一位外部人士的参与——来自沃顿商学院的学者伊森·莫里克(Ethan Mollick)教授(但他没有从中获取报酬)。不过看来 Kickstarter 控制了这项研究使用的“随机”支持者数据,而且调查问题也是由 Kickstarter 和沃顿商学院共同制订的,因此这份“独立”报告看来确实受到了 Kickstarter 的影响。

哈里斯对 Zano 违约事件的调查结果肯定是值得一看的。热门项目的失败对于众筹平台来说肯定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情,因为这样会导致人们对整个众筹概念产生怀疑。因此,对于 Kickstarter 来说,任何有助于提升公众信任的投入都是值得的。(注意:预购一件还不存在的产品是肯定会存在风险的。)

不过有些钱就花得不值了,比如这次向 Zano 的 Kickstarter 项目投入的资金。无论对于怎样的众筹项目,我们一向的建议都是:买方自慎。

更新 :在一封发给 TechCrunch 的邮件中,Kickstarter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由于该项目的“许多”支持者都对之前获得的相关信息感到不满,因此它决定帮助他们获取更多关于 Zano 项目的信息,并解释这个项目出现了什么问题。

他还提到了 Kickstarter 的使用条款,当某个项目将要失败的时候,该项目的发起人需要 按照使用条款的要求 ,“出面解释项目出现的问题和众筹资金的使用情况。”

“项目支持者可以选择是否接受发起人的解释。不过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许多支持者都对自己了解到的项目信息不满。因此我们决定帮助该项目的支持者了解更多相关信息。”他补充道。

除了为 Zano 项目的支持者提供更多信息以外,这位发言人表示 Kickstarter 还希望哈里斯的报告可以起到其他作用,“让 Kickstarter 内部,我们社区的项目支持者和发起人,任何感兴趣的人了解这种众筹项目是如何出现问题的”。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Kickstarter Hires Journalist To Probe Collapse Of Zano Drone Project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