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觉设备未来的三大挑战

下一篇文章

Uber 在印度暂停机动三轮车服务

编者按Ruochen Huang 是 CrunchBase 的实习生,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在读学生。

在斯派克·琼斯(Spike Jonze)编剧的电影《她》中,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爱上了他的耳机——或者说,是耳机里的女声。这部电影描绘了一个人工智能的听觉设备成为人类朋友的社会。

这是对听觉设备未来预测的老套路了,然而电影《她》提出了一些关于耳机设备 这个逐渐饱和的行业 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不仅要防止人们过度沉迷于这些小玩意儿而形成孤立的世界,而且要能预测那些甚至有能力进行自我反省的听力技术的进步。

改造难题

《她》里展现的孤独未来正是听力技术不应该演变成的样子。然而它强调了人们对这些耳机的感觉是如何逐渐变化的——孤立和可能会有的尴尬。我们见过(也笑话过)早期的蓝牙式耳机—— 这个笨重凸出的玩意给人一种对着自己讲话的滑稽感觉。它也曾试图将听力技术标准化,试图解决现有的隔离感以及通过耳机和耳塞传达出的封闭感难题。

蓝牙式耳机向世界展示了听觉设备的潜力,但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在诸如助听器的健康设备方面展现得尤为明显。它们给人一种用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感觉;它们被理解为不善社交。

然而,听觉设备公司不应该仅仅是克服现存的难题,而应该把目标放在改造它上面。把设备做得没那么显眼是在正确方向上踏出的一步,但难点在于让它们规范化。它们需要被社会接受以便能向人工智能公司进行过渡。

意大利公司 Hutoma 是一家开发类似于《她》里面能够创造情感智能神经网络系统技术的创业公司,据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莫里吉奥·奇贝利(Maurizio Cibelli)说这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关于人工智能有很多讨论,而且当人们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他们的看法立马就会变得很消极——这是目前的难点。”

有一个解决方案是把这些耳机变成更多的像一种社交体验。比起改变他们的环境,为什么不开发也能改变他们所处世界的听觉设备呢?

DopperLab 的交互式耳机 Here 以及 摩托罗拉的智能蓝牙耳机 Hint 这样的产品不仅通过增强人们想要听到的声音效果,而且隔离减少了像火车声音和飞机颠簸这种不需要的噪声来达到创造生动体验的目的。这些功能很棒;它们具有革命性。

之前与 TechCrunch 的访谈 中,Dopper Lab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诺亚·卡夫(Noah Kraft)说他可以想象一个“处处都有完美听觉体验的”世界。

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技术;人们在公共场合戴这些设备时也应该感觉舒服。“它应该是你戴上去觉得很骄傲的东西,而且不是你要遮遮掩掩或者(让你)觉得社交方面受到歧视的东西,” 卡夫这样说。

广泛接受度

有了腕带和健康追踪设备后,我们时常会讨论“粘性”或缺乏粘性的概念;许多用户在购买这些产品几个月后就不用了。Endeavor Partners 发起的一项研究 发现 33%的美国消费者在购买这些设备的 6 个月后就不再用它们了。

公司的目标之一是开发能被用户每天尽可能长时间使用的产品或服务。像 iPhone 和 iPad 这种设备已经达到了广泛适用性和可用性的标准,因为他们面向的是所有的用户群体; 这些设备方便且容易操作。与听觉设备相同,这些设备应该直观好用而且尽可能地不干扰个人生活方式,防止让技术成为短暂的热点。

一些开发听力技术的公司想率先满足细分市场。

Valencell 是一家位于罗利主要为听觉设备研发生物传感器的公司,它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史蒂文·勒伯夫(Steven LeBoeuf)博士说这是一件需要考虑的重要的事。

“人们在意的是你如何提高他们的生活,”勒伯夫说。“手机改善生活的方式就很明显。但健康追踪设备(以及耳机)就没那么明显了,它们需要做的是找到结合这种体验和人们现有生活方式的方法, 因为人们真正想知道的是他们能什么特别的事——一些独特的能改善他们的生活方式的事。”

为了能更好的理解大众看法,有一些开发听力技术的公司在进入大众市场之前想率先满足细分市场——发烧友,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话。

“(我们的产品)最初会运用到细分市场,那是我们的目标用户。科技发烧友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因为我们希望能自然发展,”奇贝利说道。“如果我们能先以这些人为目标用户的话事情对于我们会非常顺利。”

诺亚·卡夫同意这种说法。“一开始着手的理想消费者甚至不是一个消费者;他是一个对音乐倾注了全部热情的人,会联系我们愿意登记在等候名单上(这个 beta 项目的一部分),会在真实场景中使用并告诉我们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反馈…… 这是一个细分的市场,但我们也发现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市场。”

技术门槛

这一块的潜力几乎是无限的。几年内将会出现能进行实时翻译,使用传感器来结合生物数据影响游戏控制的无线耳塞。像 Elbee 和 Valencell 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尝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主要用耳朵与其它应用进行交互。比如戴上 Elbee,用户可以告诉他们的无线耳塞把灯打开或关掉, 控制温度,发短信甚至更多——还能播放音乐。

然而有一些技术细节还需要进一步开发,这取决于听觉设备的用途。

更小更智能的传感器

用来测量像血流量、消耗卡路里数和脉搏这样微小变化的耳塞会重点考虑传感器的准确度。难点在于合入传感器,不仅仅要通过验证和严格测试,还需要足够小放在耳朵里时较舒适。

耳朵相对手腕来说是更有利的;它相对来说是静止的,也就是说更容易有效地测量细小变化。然而每只耳朵的形状都不一样。不像手腕,这是一个潮湿而充满耳垢的小空间。开发者在优化设备时应该要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

“是有让传感器更智能的必要的。在做‘真正的无线耳塞’时,你只有这么些东西能放到这些设备里……然后就发现空间不够了,”勒伯夫说道。”现在人们想要更多的传感器功能,这些传感器就会变大。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找到在添加传感器功能的同时优化并减少大小的方法。”

除了准确性外,传感器还要智能。

“评价是需要基于真实准确的数据基础给出的,“勒伯夫说道。”那(耳机)怎么知道它是否准确呢?如果它没收到数据的话它就无从区分了。Valencell 研究的一件事就是找到一种方法,判断它们是否得到了正确的测量数据,如果数据不正确那么就不会录入模型。”

续航时间

目前的娱乐无线耳塞可以持续使用 3-5 小时;像 Eargo 这样的助听器充一次电可以用一整天。

使过程最小化来节省电池寿命是一方面,但更长的电池寿命才是影响用户是否会戴听觉设备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理想情况下,这些设备的续航时间应该和智能手机一样,可以连续使用。然后这个门槛对于所有的穿戴设备都是个问题,而对于想要从一个简单的商品转型到必需品的听觉设备而言这一点尤为重要。当然便携式充电器有一定好处。

选择正确的无线技术

许多无线耳塞 都用蓝牙,但有一些公司正在尝试利用音乐流的无线技术。比如 HearNotes 使用的是微芯科技研发的 Kleer 来替代蓝牙。据 HearNotes 称,Kleer 经过了优化能通过便携式音频设备传输无损高质量的无线音频并且所需电量更少, 相比蓝牙设备来说续航时间增加了 10 倍。

听觉设备公司不应该仅仅克服现存的难题,而应该把目标放在改造它上面。

这个结论是通过对比目前 150 毫瓦特的蓝牙耳机和 30 毫瓦特消耗的 Kleer 设备得出的。而 Kleer 有能力将数据传输速率提升 3-4 倍,这个差距还会进一步拉大。

技术原型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在左右耳塞以及设备本身间提供清晰的交流。据 Elbe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康拉德·霍卢贝克(Konrad Holubek)说,耳塞内天线的位置对于保证设备流畅运行来说至关重要。

往前走

斯派克·琼斯电影中展望的未来其实并没有太遥远。有公司正在开发深度学习神经元网络,可以把你的数字助理从仅仅执行命令变成一个能帮助你学习和成长的虚拟伴侣——一个有思想的人工智能。

的确,Hutoma 的项目 HER(当然灵感来自于这部电影)正在研发这种技术。他们的目标是开发出能提供潜在用户可以创建并自定义的基本智能的神经元网络。

奇贝利说,这样的技术将会进一步增长听觉设备的潜能。”我希望听觉设备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因为我觉得这是刚需,“奇贝利说。“有太多的好处和用途了。”

听觉设备公司正在研发同时补充和增强听力的产品。产品有各种各样的形态(入耳式,挂耳式,环耳式)。并且这些公司都有同样的想发挥并扩大耳朵优势的目标,他们对于如何达到目标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

结果,这就完全取决于听觉设备提供的用户体验了。

“很容易看到这些独立的科技发展得很好并在做很酷的东西,把这些点连起来很有趣,但还要做许多验证,”勒伯夫说。“人们测试这些技术还需要时间。”

配图来自:ANNETTE SHAFF/SHUTTERSTOCK

翻译:李静(@Annabel

Three Challenges For The Hearables Futur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