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伦敦创业公司倒闭了,欧洲的创投环境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下一篇文章

500 Startups 旗下泰国微型基金 500 Tuktuks 规模扩大至 1200 万美元

大约 1 年前,我首次见到了伦敦餐饮外卖创业公司 Dine In 的创始人及 CEO 埃文·格雷杰(Evan Graj)。在当时的 NOAH 大会上,他向风投介绍了自己的公司。在当时的交谈中,我发现他非常乐观。

Dine In 的创立时间早于业内更有名、资金更充足的 Deliveroo。当时,格雷杰不仅很有信心完成 A 轮融资,而他的公司也刚刚收购了 MyDeliveryCab。这也正是当时采访的原因。

evan-graj

埃文·格雷杰

此外,对于 Dine In 已经成熟的技术,格雷杰也非常乐观。他表示,面向其他需要解决本地配送问题的公司,Dine In 将提供软件和快递车队。

然而上周,在我们的对话中格雷杰显得情绪低落。这是由于,今年 8 月,Dine In 已停止了业务运营。

Dine In 已经正式进入了破产清算阶段,而这似乎又是一个教科书般的欧洲创业公司案例。作为对比,Deliveroo 在种子轮融资中获得的资金要比 Dine In 在 4 年中的融资总额更多。Dine In 原本试图出售给一家主要竞争对手,但并未成功。此外,投资者也没有兴趣追加对该公司的投资。

格雷杰表示:“在 A 轮阶段,缺少敢于冒险的资本对我们进行投资。我们发现,许多基金愿意对创业概念投资 3 万至 10 万美元,这与天使投资人类似。然而,当需要为企业的进一步发展而融资时,你会发现存在巨大的空白。”

“风投可能有自己的原因,但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在你的发展过程中,他们没有给你带来任何帮助,并且厌恶风险。这与美国风投行业完全不同。如果有着成功的商业试点案例和稳定的财务状况,那么美国风投就会投资。”

此外格雷杰发现,英国和欧洲风投拒绝投资并不是因为 Dine In 的业务很糟糕,而是由于大部分本地风投无法与地区中前两大或前三大基金竞争。

screen-shot-2015-11-24-at-20-52-07

他认为,这是“资本配置的问题,而不是业务发展是否良好的问题”。他提出:“亚当·私密的竞争理论是否不适合欧洲?”

在餐饮外卖市场,首家完成 A 轮融资的公司是 Dine In 的竞争对手 Deliveroo。2014 年 6 月,该公司获得了约 4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随后,该公司又完成了 B、C、D 轮融资,总额约为 2 亿美元。

然而格雷杰认为,Deliveroo 并未杀死 Dine In,导致 Dine In 失败的原因是欧洲创业初期风投市场的环境,以及突然告吹的投资退出让该公司措手不及。

他表示:“在 Index 和 Accel 相继投资 Deliveroo 之后,原本计划参与的风投选择了放弃。”

“尽管从订单量来看,我们的规模略小于 Deliveroo,但我们拥有关键的餐厅合作关系,保持着稳定的增长,有着强大的技术。然而,最主要的因素在于,风投担心,对于这一消费类业务的规模扩大,后续还需要更多资金投入,而它们无法与更大的基金竞争。”

亚马逊 Prime 和 Uber 正在进入按需快送市场,这也使得风投有“借口”不投资 Dine In。然而格雷杰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欧洲缺乏一线规模的风投,“因此我们知道,被收购是最佳结果。”

今年 2 月,一家关注在线餐饮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接触了 Dine In。根据我的了解,到今年 4 月,双方达成了收购协议,并产生了高额的法律费用。

然而在最后时刻,这一交易突然破裂。由于收购方的失约,Dine In 显得“孤立无援”。

格雷杰表示:“他们离开了我们,给 Dine In 和我本人造成了巨额法律账单和债务,而没有任何风投愿意给予帮助。这是一次沉痛的教训。在我下次创业时,我会记住这一点。”

翻译:维金(@Li Wei

After Falling Through The Series A Gap, Restaurant Delivery Startup Dine In Shutter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