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炮和硅谷:一位退伍军人的创业自白

下一篇文章

教育技术的下一步发展:变革大学文凭

编者按迪诺·罗伯茨(Deano Roberts)是 Slack 的一位部门主管。从西点军校毕业以后,他进入了多个部队服役,担任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他曾经是美国陆军初级飞行学校和一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部队的指挥官。此外,他还担任过北美防空司令部和美国北方司令部的反恐与灾害应对专家。现在他仍然是美国陆军后备军的中校,主要负责加州和太平洋地区的灾害应对统筹工作。

2012 年最受欢迎的其中一个 TED 演讲来自彼得·范乌姆(Peter van Uhm)上将,这位荷兰王国军阶最高的将领在演讲中谈论了枪支的话题——这是他用来为世界作贡献的工具。

“每当我环顾四周,我都看到想为世界作贡献的人。我看到了人们通过从事突破性的科学工作,创作感人的艺术作品,写出批判性的文章或启发性的书籍,或者开创远大的事业来改善世界。在实现改善世界这个使命的过程中,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的工具。有人选择了显微镜,有人选择了舞蹈、画画或者制作音乐,就像我们刚才所听到的一样。有人选择了自己手上的笔,也有人选择了金钱作为工具。女士们、先生们,我作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选择——枪。”

从我的情况来看,我当初并没有选择枪,而是它选择了我。我来自蒙大拿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家里还有六个兄弟姐妹。在这样的家境之下,我上大学的希望就落在我的学术成绩或者运动能力所带来的奖学金之上。这两个方面的人才都是西点军校所需要的。

deano-roberts 我倒希望自己当时的选择是为了拥护美国宪法,反对一切敌人。但我觉得这个决定更多是与我的个人经济状况和自私的想法有关。不过在过去二十年里,我已经将无私奉献和先人后己的精神逐渐吸收成为了自己的人格核心。

在接近二十年的从军生涯当中,我每天醒来(有时候会在非常遥远的地方)都要穿上自己的迷彩服,与一群肝胆相照的战友共同面对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可以继续挑战自我,同时为其他人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地方。

硅谷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硅谷就像战场一样,迅速、果断、冒险精神和适应能力是这里的生存法则。技术圈的工作环境也跟波斯尼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别无二致,这里同样强调快速反应和创新精神。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穿上了硅谷的迷彩服——一件挽起袖子但是没有塞进裤子的衬衫,和一双看起来有点磨损的鞋子。

每当我在工作上听到“危机”、“风险”和“压力”这些词语的时候,我都会会心一笑。跟大多数的退伍军人一样,我对这些词语的内含和影响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那些快速增长的科技公司的日常工作描述都是非常真切的。但是对于退伍军人来说,这些“危机”不过是家常便饭。我们已经长期适应了这种危机状态。

每位退伍军人心中都有两个行动准则:1)毫无怨言地按照上司的要求执行任务。2)为自己和团队的行为过失承担全部责任,在取得成功的时候将功劳归于整个团队。

我为硅谷的就业多元化和团队包容性感到骄傲。这里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少数群体:退伍军人。与其他多元群体一样,退伍军人也会将自己的独特经验、抉择和文化带给团队,帮助增进团队成员的视野、工作方式和成果。

所以在今年硅谷的退伍军人节上,我和大多数的退伍军人都不需要大家的感谢或致意,我们只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可——认可这些人可以为你们的团队带来益处, 认可他们在高压环境(通常是缺乏资源和参考标准的环境)下的经验和训练,将他们看成是企业快速成长所需的团队成员。

我们在 Slack 的产品和团队都是围绕一个最重要的价值观展开的:同理心。同理心始于对他人经历的认可。随着我们国家有越来越多的退伍军人开始放下枪支,拿起另外一个改变世界的工具,我希望大家可以怀着一颗同理心来认可他们。

题图来自: KICHIGIN/SHUTTERSTOCK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Why I Chose The Gun And Then Silicon Va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