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Venture 高管:谷歌重组没有带来不利影响

下一篇文章

Reddit 更新隐私政策,进一步对用户匿名性提供保护

今天早些时候在旧金山的一次 大会 上,我们采访了连续创业者里奇·米纳(Rich Miner)。他是 Android 的联合创始人,而该公司在 10 年前被谷歌收购,并开始了传奇般的经历。

4 年半之后,米纳加入了 Google Venture(译注:后称谷歌风投)。目前,他仍在麻省剑桥为 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做出投资决策。

在与米纳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了谷歌重组为 Alphabet 对谷歌风投的影响,这一团队中性别多样性的匮乏,以及为何米纳认为,触控笔将成为我们生活中更重要的一部分。以下是专访主要内容:

TC:谷歌风投在一定程度上仍是一个迷。例如,你们在麻省剑桥、加州湾区和英国伦敦都有办公室,那么合伙人在投资时是否只会关注自己的“后院”?

米纳:我居住在波士顿,因此会关注波士顿发生的交易。但我也是湾区多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如果移动技术领域出现一些特别的进展,那么即使并非发生在波士顿,我也会关注这样的交易。

TC:伦敦团队的情况如何?一些报道称,该团队的投资速度很慢。

米纳:谷歌风投并不算是战略性风投基金。我们专注于回报。以往,欧洲有一些风投,但欧洲创业公司带来的回报率落后于美国公司。很明显,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局面的改变。现在,欧洲有了成功的创业公司、足够的资本、优秀的创新温床,例如在柏林、伦敦和斯德哥尔摩。我们认为,这些地区有着所有必需的元素。

TC:伦敦团队是否独立管理资金?美国团队每年有 3 亿美元可以投资,而欧洲团队每年有 1.25 亿美元?

米纳:是的,欧洲团队有着同样的架构,每年有一笔资金。目前,欧洲团队负责一只独立的基金。

TC:Alphabet 目前已成为谷歌的母公司,那么投资预算是否会发生改变?

米纳:对谷歌风投来说影响不大。自基金成立以来,我们就是一家独立的法律实体。因此,我们一直以类似 Alphabet 的架构在运营。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如果说有何影响,那么就是我们的业务运营获得了更多支持。

TC:谷歌风投的成员几乎全是男性。在欧洲,你们只有一名女性投资合伙人。杰西卡·维瑞丽(Jessica Verrilli)今年春季从 Twitter 转投你们的团队,但目前又回归 Twitter 担任更高的职位。你们是否担心这一问题?

米纳:我们专注于建设多样化的团队。杰西卡是非常好的化学成分,在几笔投资中我也与她有过合作。然而,她接到了来自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电话。Twitter 发生了许多改变,以往的团队重新组合在一起。我认为,这是对他们领导能力的认可。我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我曾是 Android 的联合创始人,在 4 年半之后决定协助成立谷歌风投。然而我也会接到这样的电话,因为 Android 仍处于发展早期。

但如果你关注我们近期的招聘和以往的履历,那么可以看到无论是在我们公司还是我们投资的公司,我们都致力于建设多样化的团队。数据已显示,团队的多样性越明显,背景差异越大,取得的绩效就会越好。

TC:你们已经花一定的时间探讨企业移动应用。这一主题正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米纳:你们看到,许多人都投身于 SaaS(软件即服务)行业,这是因为以往 SaaS 创造了巨大的价值。然而在所有案例中,这并未改变终端用户的工作流。移动设备目前可以知道你身在何处,你在某次会议的迟到时间,而这可以帮助你未来更准时。然而,在所有这样的案例中,应用带来改变仅占一小部分。

TC:问题出在何处?

米纳:包括几个方面。我认为,在移动设备上,内容制作并非同样简单。如果移动设备希望更适应企业环境,那么就意味着用户需要方便地用上触控笔。苹果本周将推出首款支持触控笔的平板电脑。随后,你就可以记笔记,迅速记录信息。

你也看到,平板电脑和笔记本正出现一定程度的融合。你将看见苹果推出首款能够与笔记本竞争、带键盘的移动设备。戴尔的 Android 平板电脑同样配备了强大的键盘。目前我已经可以在这些设备上运行微软的产品,因此这样的设备可以像笔记本一样变成办公工具。我认为,这些趋势将导致更多企业员工希望使用自己的移动设备。

TC:那么,一些非传统的“企业员工”,例如建筑工人、理发师和医疗人员的情况又是怎样?似乎你们有无止尽的新客户可以发掘。

米纳:你提到了一些垂直行业,而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认为,一些以移动为先的企业市场公司规模可以做到数十亿美元。但我们也认为,将会出现一些规模较小但非常成功的公司,瞄准这些垂直行业。

TC:你们认为,除了卫星和虚拟现实设备以外,廉价手机元件还带来了一些什么?

米纳:对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下降,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围绕设备分发带来了创新,这也是你看到小米等公司从 0 做到数百亿美元估值的原因。这与软件一样,你可以推出应用商店,使创新的软件不再为巨头所独占,而个人也可以实现快速迭代。如果你们可以围绕硬件做到这一点,你就会看到与三星、苹果和 LG 不同的快速创新周期。这些公司通常每年只会推出一两款新手机。

TC:你是认为最终我们会看到多家有着类似市场份额的厂商,还是认为只是会有其他巨头去取代苹果和三星?

米纳:我认为,这样的变革周期将会继续。小米不会遍及全球。我认为你将看到类似的公司,例如“美国版小米”的出现。你会看到,类似 HTC 的公司难以在这样的世界中参与竞争。我并不认为,短期内会尘埃落定。

TC:Uber 是谷歌风投的最大一笔投资,2013 年你们牵头了该公司 C 轮融资。这是否仍是你们到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

米纳:这仍是我们所做过的最大一笔投资,但我们的其他一些投资也有着类似的规模。

TC:谷歌风投已有 6 年历史,而你们以不到 40 亿美元的估值投资了 Uber,那么谷歌风投是否已经为谷歌赚钱?

米纳:是这样。我们按年成立基金,其中几只基金已经实现了回报。在谷歌风投与其他基金的对比中,我们对于业绩很满意。谷歌也对我们的回报很满意。一些回报已经变现,而另一些还在账面上。

(编者注:谷歌风投目前成功的投资退出包括将 Nest Labs 出售给谷歌,将 Parse 出售给 Facebook,以及将 Periscope 出售给 Twitter。其他一些所投资的公司已经上市,其中包括 2013 年上市的 RetailMeNot,去年上市的 Hubspot,以及同样去年上市的 OnDeck Capital。)

翻译:维金(@Li Wei

Rich Miner Of Google Ventures On What Alphabet Means To The Venture 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