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界性别差距仍在扩大,但乔布斯从不以性别看人

下一篇文章

眼馋 Venmo,苹果或将推出社交支付功能

当苹果公司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布第一代 Macintosh 电脑时,女性在计算机科学中的占比正处于上升期,有 37% 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为女性。

但是在史蒂夫·乔布斯于 1984 年推出 Macintosh 之后,这一趋势出现了逆转。2010 年的计算机科学毕业中只有 18% 为女性。在乔布斯事业起步阶段与其最接近的女性看来,这种逆转“令人沮丧”。

前 Mac 产品营销经理芭芭拉·加尔萨(Barbara Koalkin Barza)表示道:“现在不仅仅是计算机科学行业如此,各个行业的情况都差不多。我们必须重树女性在行业中的地位。”

尽管女性计算机科学人才的来源存在问题,在早期与乔布斯共事的女性们却越发在职业上支持彼此,并形成了互助圈子。她们表示,这种支持对于她们在早期的苹果公司中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她们还表示,处于领导地位的女性为其他女性提供更多支持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苏珊·巴恩斯(Susan Barnes)说道:“如果可能的话,你必须驱除这种文化。如果你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你就是问题的一部分。”

最近几周以来,有不少人指责阿伦·索尔金 (Aaron Sorkin) 在其最近的电影中对乔布斯形象的描绘。Macintosh 团队的第五位成员、电影中的主要角色之一乔安娜·霍夫曼(Joanna Hoffman)认为,虽然这部电影中扮演她的演员口音不对,但这部电影做对了一件事:女性在苹果公司的发展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在电影中,凯特·温斯蕾(Kate Winslet)扮演的是乔布斯的得力干将乔安娜·霍夫曼(Joanna Hoffman)。她是唯一敢和乔布斯对抗的人,每次发布新产品时,她都站在乔布斯身边。尽管乔安娜·霍夫曼以敢于对抗史蒂夫·乔布斯而著称,但她只是在 Macintosh 团队以及  NEXT 公司(一年)中和乔布斯合作过。此后 14 年她都没有和乔布斯共事过。虽然霍夫曼说自己只是在乔布斯发布宏大愿景和不可实现的目标时出来扫大家的兴,但电影仍然突出了她在乔布斯生命中扮演的角色。

事实上乔安娜·霍夫曼对 TechCrunch 表示凯特·温斯蕾在电影中扮演的那个角色将与乔布斯共事过的许多女性的特点融为一体。

其中的五位女性芭芭拉·加尔萨、苏珊·巴恩斯、乔安娜·霍夫曼、戴比·科尔曼 (Debi Coleman) 和安迪·坎宁安(Andy Cunningham)于本周早些时候在 SAP 公司的办公室里,与记者凯特·海芙纳(Katie Hafner)一道回忆了史蒂夫·乔布斯对她们的职业生涯以及生活所产生的影响。

谈话现场的房间里全是苹果、Next 和皮克斯公司的员工。整个会场的气氛就像是大学同学聚会一样,人们拥抱着多年未见的同事。第一代 Macintosh 电脑的设计师安迪·赫茨菲尔德(Andy Hertzfeld)就坐在第二排。

台上的女性们纷纷表示,史蒂夫·乔布斯不关心性别,也从来没有性别之见。他最关心的是员工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

苏珊·巴恩斯说道:“我们都和乔布斯共事过很长时间,他从未因为某人是男性或女性而区别对待。”

巴恩斯接着说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在和一家日本公司的高管谈判时,因为自己是女性而无法取得进展。乔布斯给这家日本公司的高管发了一封邮件,说“巴恩斯女士全权负责此事”。乔布斯还经常谈到日本经济将由于未给予女性以平等机会而受到多大的损害。

乔安娜·霍夫曼则表示,相比起生命科学领域,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性别差距正在扩大,这让她困惑不已。

霍夫曼接着说道:“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有一为室友是生物学家,她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人。她对生物学领域的性别歧视非常反感,于是她成立一名程序员。有些女性会忍受性别歧视,有些人会抗争,还有些人会主动出击。也许这其中有很多因素要考虑,但我更愿意为对抗性别歧视而牺牲,而不是成为性别歧视的牺牲品。”

霍夫曼还表示,在看完她儿子为吸引孩子们加入科技行业所做的工作后,她对性别歧视的情况在下一代科技从业者中得到改善抱有很大的希望。霍夫曼的儿子在辍学后,与 Make 学校、Y-Combinator 计算机科学学校进行了合作。

霍夫曼说道:“他们可以立刻看到自己工作的结果。现在有许多年轻人从很高的起点来学习计算机科学。”

The Tech Gender Gap Has Only Gotten Worse, But Steve Jobs’ Contemporaries Think It Can Be Fix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