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应用 Blind 进军美国:帮助员工匿名交流公司信息

下一篇文章

《金融时报》与谷歌合作推出欧洲旅游导航服务“Hidden Cities”

在与同事交流关于公司的信息时,你是否希望避开公司的监控?或者,对于在其他公司从事类似工作的人,你是否感到好奇?一款已推出两年的应用 Blind 或许是合适的工具。这款应用来自韩国,目前刚刚在美国市场上线。

这款应用试图在工作场合带来匿名性,帮助你与其他同事“分享真实的自己”。如果你希望分享公司高层的秘闻,那么这款应用也是很好的工具。

Blind 最初诞生于韩国互联网巨头 Naver。一直以来,该公司提供了被广泛使用的员工讨论版,然而当员工发表了许多不利于公司管理层的言论之后,Naver 关闭了这一讨论版。Naver 的部分员工随后离职,成立了 Blind,而这一平台也被 Naver 的许多员工所追捧,并被逐渐推广至其他公司。

DCM 主导了 Blind 的 A 轮融资,投资额为数百万美元。DCM 总合伙人本田大助表示,过去两年,Blind 正在持续增长。他透露,Blind 去年底差点进行转型,当时讨论版上的一些内容引起了大韩航空高管的愤怒。

大韩航空的员工需要等到 200 名同事都注册之后,才能通过 Blind 创建自己的聊天室。本田大助表示:“这里的理念在于,如果只有 10 个人使用 Blind,那么很难保证这些员工都是匿名的。但如果有 500 名员工使用,那么阻止聊天室的开启将更困难。”

在吸引美国用户的过程中,Blind 可能会略微放宽标准。但到目前为止,这一标准似乎并不是很高。Blind 表示,该平台上已活跃着近 800 家公司的员工,其中包括微软和亚马逊。

尽管 Blind 没有透露用户总数,但该公司表示,目前有 40%用户每天都会使用,而每月重复使用的用户数高达 80%。此外,用户在该网站上平均每天花费 20 分钟时间。

关于匿名的员工讨论版,这一概念并不新颖。例如,在“.com 泡沫”时代也曾出现过一家名为 Vault 的公司,该服务帮助用户发布关于雇主的匿名评论。(这一网站目前仍然存在,但已被别的公司收购。)

此外,与 Secret 和其他匿名社交应用相比,Blind 似乎也缺乏明显的差异化元素。

DCM 此前曾投资匿名社交应用 Yik Yak。本田大助表示,DCM 基于早前投资的经验向 Blind 提供了建议,尤其是需要在用户互动质量和平台管理两方面做好平衡。与此同时,Blind 对工作场所的专注也将成为一大不同点。

Blind 美国运营负责人埃里克斯·辛(Alex Shin)表示:“我们定位于职业场合,因此很少有‘恶劣的’内容。我们的目标是促进企业内部架构扁平化,使员工有机会讨论公司的状况。他们可以在聊天室中与同事沟通,也可以使用所谓的‘小屋’功能。在这样的‘小屋’中,不同公司的员工可以匿名交流。”

埃里克斯·辛表示,目前 Blind 中的典型内容包括:“微软发布一款新手机,我要怎么做?你对新的 SurfacePro 有何看法?”

此外,Blind 也有一定的机制,管理平台上的不恰当内容。埃里克斯·辛表示:“如果有人说,某些内容不合适,那么这一内容就会被标记。如果某条内容被标记的次数很多,那么就会消失。如果用户在一段时间内被标记次数达到 7 次,那么我们将会封杀这一用户。”

Blind 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在于隐私保护问题。没有人希望因为在背后议论老板而被发现。埃里克斯·辛表示,这并不是问题。“我们会对新用户进行验证,并通过电子邮件域名,或是 LinkedIn 和 Facebook 帐号来匹配雇主,随后用户的电子邮件地址会被加密,其他所有一切信息都将被擦除。”

该公司的商业模式同样面临问题。本田大助表示,“我们已对这一问题有过很多讨论。”而目前,该公司暂时不考虑如何赚钱。

本田大助表示:“未来一年,更重要的问题是产品的推广,推动用户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想法,创建讨论版。”而该公司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可能在于招聘。“有许多人讨论工作和人力资源相关的问题。”最终,Blind 有可能采取 Glassdoor 的模式。不过他表示,“我们不希望太快地向这一方向发展。”

翻译:维金(@LiWei

Talk With Your Colleagues Anonymously, With Blind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