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煤矿中的金丝雀:戴尔收购 EMC 只是更多企业并购案的开始

下一篇文章

科技公司第三季度业绩总体表现良好

这个月早些时候 戴尔公司宣布以 67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EMC 时,人们很容易孤立地看待这笔交易,但如果我告诉你,这只是许多类似交易的第一起呢?比如说,甲骨文(Oracle)有没有可能收购惠普的企业业务?一位消息灵通人士告诉我们,即便像这样的重磅交易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思考一下,惠普 将网络安全业务 TippingPoint 以 3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趋势科技(TrendMicro),另外上个星期还宣布将 退出公共云市场 ——可能是为了趁早剥离难以盈利的业务,或者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出售吸引力。

最早 2011 年就曾有过 甲骨文收购惠普 的传闻。不过那时双方之间的 一场官司 最终得到了解决。后来又发生了甲骨文 聘请惠普前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Hurd) 的“血海深仇”。抛开这些不谈,随着惠普 拆分成惠普企业(HPEnterprise)和惠普公司(HPInc)甲骨文这样的公司吃下惠普企业 并将其消化到自己庞大的企业机器中,也不是一件多么离谱的事。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接连见证类似的科技公司巨头的合并,哪怕是那些曾有过恩怨情仇的公司。

无论是思科,IBM,惠普还是 SAP,甚至是甲骨文;这些公司中至少有一些可能会像 EMC 那样被吞并。也许 EMC 首席执行官乔·图斯(Joe Tucci)预见到了这一点,提前撤离,并且在此过程中让股东们小赚了一笔。下一轮并购潮是否还会像这样有利可图,一切实难预料。

云计算才是未来

随着我们进入大规模颠覆的时代,曾经向数据中心出售硬件软件从而扬名立万的科技巨头们可能会陷入困境,毕竟客户正在从大型数据中心向云端转移。

如果你还不信,给你看看市场变革的证据:去年通用电气(GE)宣布未来数年内 关闭 90%的数据中心 ,将所有基础设施及大部分软件转移到云端。通用绝不是唯一执行这一战略的公司,当通用这样的大公司作出这样的声明时,必须将其视作市场重大调整的强烈信号。

当然,各家大型科技公司都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不是傻瓜,但理解新市场和真正转型为盈利业务之间并不能划上等号。就在上周, 亚马逊公布了运营利润 ,其高利润率并且不断增长的云业务——亚马逊 AWS——贡献良多。

与此同时,竭尽全力转型为一家云服务公司的 IBM 宣布连续 14 个季度收入下滑 。这一纪录与 IBM 首次尝试转型云服务的时间几乎重合。从那以后,IBM 收购了 SoftLayer,推出了 Bluemix,收购了一堆 SaaS(软件即服务)产品。该公司与苹果、Twitter 等公司签下了几笔高调交易,但仍然很难找到自己的方向,很难与 AWS 这一不断壮大的巨头抗衡。

小型机的崛起与衰落

你可能不知道,在 20 世纪 80 年代,马萨诸塞州 128 号公路曾作为小型机的世界中心,与硅谷一时瑜亮。DEC 公司(DigitalEquipment Corporation),通用数据公司(DataGeneral),王安电脑公司,阿波罗电脑公司(Apollo)以及 Prime 计算机公司曾是数字中心市场的主宰。如今,就像科技界的恐龙一样,上述这些小型机制造商没有一家幸存下来——都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小型机的崛起和衰落》(The Rise andFall Minicomputers)一文这样写道:

尽管 1985 年经典小型机的消亡已经是大势所趋,但这些公司仍然在生产小型机,直到 90 年代初它们破产或者被更加机敏的竞争对手所收购。(见表 1)王安电脑公司于 1992 年宣布破产。康柏(Compaq)于 1998 年收购 DEC,惠普于 2002 年收购康柏。EMC 于 1999 年收购收购通用数据公司,将其吸收成为自己的数据存储业务。

就像大型机给小型机让路,小型机给个人电脑让路一样,现在轮到云计算登场了,云计算已经加快了变革的步伐,我们即将见证一些曾经统治世界的大公司出现类似的衰落。

在此背景下,一些巨头公司有可能,甚至是极有可能合并,被试图通过利润丰厚的授权业务赚钱的私募股权公司所收购——甚至是像王安电脑公司那样破产。

我们生活在一个剧烈变革的年代,而 EMC 收购案可能只是科技界下一轮衰落的开始。

题图来自:Peter Rivera/Flickr 遵照 CC BY 2.0 分享协议发布

翻译:顾秋实

IsDell-EMC The Canary In The Coal Mine For More Enterprise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