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约炮文化”与性爱

下一篇文章

微软的新硬件和 Windows 10 能扭转 PC 市场下滑的颓势吗?

 

编者按珍卡·加芬克尔(Jenka Gurfinkel)是一位关注健康技术的用户体验与产品策略师。她的文章主要涉及文化、技术与人类行为的交汇。

在某个周日的早上,我在外出购物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特别的广告牌,然后我就把它拍下来发布到 Twitter 上面,并附上了一个玩笑。后来 TechCrunch 还特地为此写了 一篇文章

“这个广告牌是真的吗?”Drew Olanoff 在 Twitter 的私信中向我问道。

“是的!”我回复道,“就在拉布雷亚大道与 10 号公路的交界。”

在从鞋店回来的路上,我在日落大道的斜坡上看到了另外一个同样的广告牌。

但是到了周一的早上,Tinder 显然不乐意成为这个公益健康宣传活动的一部分——这个活动的目的是向洛杉矶市民提醒约炮可能带来的后果,并且暗示 Tinder 可能会助长这种行为。根据《洛杉矶周刊》的报道:

Tinder希望撤下安全性爱宣传广告牌

Tinder 近日向这些位于好莱坞的艾滋病防治基金会(这些广告牌背后的非营利机构)发出了一封警告信,信中称这些广告“不当地”将 Tinder 应用“与性病的缩写联系在一起。”

Tinder 的代理律师乔纳森·D·瑞克曼(Jonathan D. Reichman)在这封信中表示,该广告“为了鼓励人们接受由贵机构提供的 HIV 检查而提出的指责将对 Tinder 的声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该律师继续争辩这项广告活动的“陈述”不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而且无法经受“批判性的分析”。

Tinder 在信中表示自己“非常支持此类检查”,但是它对 AHF 的不实广告、毁谤、中伤以及干涉运作的行为表示谴责。

该应用要求 AHF 撤下它的广告牌。

该机构似乎不打算作出让步。在本周末进行的一次电视新闻采访中,AHF 的主席迈克尔·温斯坦(Michael Weinstein)指出 Tinder 之类的应用对性传播疾病病例的增加负有责任。

AHF 首席顾问向 Tinder 的律师写信道,这些广告牌将不会被扯下,而且该机构并没有作出“任何针对 Tinder 的不实或毁谤性的陈述”。

“与其尝试通过法律威胁来扼杀 AHF 传达的公益健康信息,AHF 奉劝 Tinder 转而支持它的性健康意识信息。”AHF 的代理律师劳拉·布德罗(Laura Boundreau)写道。

该机构表示它希望约炮应用最终可以展示一些类似于“饮酒责任”的警告信息,让那些将要跟陌生人一夜情的人可以保持警惕。

其实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尤其是考虑到这款应用的年轻用户群体。正如我在今年夏天的 一篇文章中所写的 ,现在人们的性观念正在迅速地转变:

13 岁的青少年根本不知道恋爱或者约会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们已经达到了可以使用 Tinder 的年龄。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的性成熟过程将会变成怎样呢?色情视频已经是整整一代人学习性爱的途径 。难道现在要让约炮应用里面的无数个性对象教会他们如何去爱吗?

AHF 正在思考的问题是它可以教会年轻人(和所有人)怎样的安全性爱知识。

决定在烟酒上加入警告信息的并非酿酒厂和烟草公司。即使是我们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安全带法律也是在反醉驾母亲协会的不懈努力之下实现的。

当然这对于 Tinder 的主要影响在于人们对这个产品的看法。如果在应用中加入一条安全性爱的提示信息,这样做无疑是让他们 承认自己作为“约炮应用”的角色 ,而这是 Tinder 一直以来竭力否认的一点(有时会让人感到非常荒谬)。

正如两性关系专栏作家丹·萨维奇(Dan Savage)所说的 ,“当一对异性伴侣达在性爱意愿上达成一致的时候,他们就会停止沟通和协商。但是当两个男同性恋达成一致的时候,这是下一轮沟通和协商的开始。谁负责做哪一部分的工作?这种沟通过程可以让他们更好地享受性爱。”

最后,鼓励性爱前的沟通(甚至是关于安全性爱的沟通)对于这款应用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因为 Tinder 已经成为了主流约炮文化的同义词。

题图来自:JENKA GURFINKEL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On Tinder, “Hookup Culture” And Talking About Sex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