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周上 T 台前后的科技

下一篇文章

Makerbot 宣布裁员 20%,重组布鲁克林办事处

编者按莫娜·碧卓(Mona Bijoor)是在线服装批发平台 JOOR 的创始人及总裁。

关于时装周,我们通常想到的是秀场外的长队、奢华派对、一列列的模特。

今年,除了这些,可以再加上科技。

举个例子,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应用。在纽约时装周上,卡戴珊姐妹在苹果商店中推出了 一系列 应用。

Rag + Bone 与 Uber 合作,把 Uber 的用户送到它的秘密秀场。Misha Nonoo 则完全抛弃了 T 台,举办了一场“Instagram 秀”,关注者可以通过 专为此建立 的 Instagram 账号观看发布的新品。

纪梵希(Givenchy)一改以往只让名人、买手、时尚杂志编辑看秀的做法,向公众开放 1500 个秀场座位,只要抽中座位就可以前往观看。

在纽约尤为明显的是,时尚业似乎试图抛弃它的高端形象,一些媒体甚至打出了“ 这是史上最平民的时装周 ”这样夸张的标题。

世界其他地方的情况

并不只有纽约的设计师追求更为平等的氛围。伦敦时装周将 T 台搬到了苏豪区的一个停车场内,旨在让时装秀在精神上“更贴近”零售。

时尚界的名人又一次打破了“偶像”的束缚,玛莎百货(Marks and Spencer)的时尚总监贝琳达·厄尔(Belinda Earl)盛赞 “苏豪区最好的一点就是更加平民化”。连法国人都说今年的时装周与往年不太一样,很多人宣称时尚终于实现了“ 民主化 ”,有些人甚至将时装周与“观赏性体育运动”相比较。这可不太像《Vogue》的评论。

所有这些让我意识到,自我十多年前进入时尚业以来,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似乎科技用民主化其他行业(如娱乐业)的方式开始让时尚变得民主化。

世界各地的时装周似乎第一次渴望和民众打成一片。你不再需要成为精英分子才能参加,你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

T台上的秀越來越多

也许科技对时尚业最深刻的影响是,时装秀变得越来越重要。当年我还是个买手的时候,时装秀结束后马上就会有很多笔交易。商人急于尽快购买,因此往往时装秀一结束就要直接下订单。

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反,因为快时尚及其它科技背后的技术使得时尚潮流的变化比过去快得多。在这样的环境中,下订单前等得越久越好,这样才能应对潮流和气候模式的变化。

结果是,时装秀变得更花哨了,而实用性则降低了。对设计师来说,时装周不再意味着交易,而是意味着给人留下印象。 

设计师用起了社交媒体

时装秀以及对发掘那些令人羡慕、时髦的年轻群体的愿望是这个曾经并不重视科技的行业开始利用科技的主要原因。

时尚并未被 Facebook 或 Twitter 改变,因为它们一开始都算不上视觉媒体。Instagram 赋予非常年轻、熟悉社交媒体的一代更多力量,无疑永久地改变了很多东西,很快就积累了很大的影响力。

同时,引人注目变得更加困难,这使得品牌需要更直接地与消费者进行沟通。受欢迎的 Instagram 帐户会收到更多直接来自品牌的赞、评论和关注。刚刚过去的时装周里,DKNY 甚至发起了一项 Instagram Direct 活动 ,向人们发送个性化的内容,让他们了解 T 台背后创意总监们在设计上的故事。

今年的时装周的确有一些更接近民众、更平等的氛围——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的设计师彼得·柯平(Peter Copping)甚至在时装秀的说明中 把功劳归于他的整个设计工作室 ——但依然不能说今年的时装周是“平民化的”。时尚拥抱科技不仅关乎民主化,更关乎媒体格局和钱。

科技现在也许能让我们拥有任何能送到家门口的东西。但不要误认为已经被互联网民主化的时尚业也是那些东西中的一个。时尚就是做梦,而梦理应有那么点遥不可及。

题图来自:CHRISTOPHER MACSURAK/ WIKIMEDIA COMMONS,根据 CC BY 2.0协议授权。

 

http://techcrunch.com/2015/10/07/technology-on-and-off-the-runway-at-fashion-week/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