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要价 750 美元的药丸,和一个不知道在 Twitter 上闭嘴的创始人 

下一篇文章

塑造新的品牌形象,Opera 更新了 Logo 

一颗要价 750 美元的药丸,和一个不知道在 Twitter 上闭嘴的创始人 

如果创业公司创始人容易头脑发热,那么他的 Twitter 账户就有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

《纽约时报》上周日发表了一篇文章 ,探寻了面世已达 62 年的一片药丸在上个月被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ceuticals)收购后价格从 13.5 美元飙升至将近 750 美元背后的原因。

据《纽约时报》报道,达拉匹林(Daraprim)是“治疗可致命弓形虫症及疟疾的标准治疗”药物,毫无疑问,其价格上涨将会对那些无法负担高额处方药开销的患者造成严重影响。

文章 还写道:

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的阿伯格医生(Dr. Aberg)表示,如今一些医院会认为达拉匹林进货库存成本过高,从而可能导致治疗的延误。她声称西奈山医院将会继续使用这一药物,不过现在每次使用都需要进行一次特别审查。

“这件事看起来完全是受某些人的利益驱使,”阿伯格医生说道,“我认为,这一进程非常危险。”

显然,达拉匹林相关的新闻注定会让图灵制药陷入舆论风暴,于是在其它几家出版物开始调查加价事件后,该公司已于上周四发出了一份新闻稿。

在声明中,图灵制药的首席商务官南希·雷茨拉夫(Nancy Retzlaff)这样安抚公众:

“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确保每一位被诊断患有弓形虫症的病人能够以高效、可承受的方式获取达拉匹林,” 雷茨拉夫女士表示,“在得知一些医院及诊所在获取该产品方面存在困难时,我们立即制定了整改计划,以保证有需求的病患能够快速、高效地获取药物。”

图灵制药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丁·施克莱里(Martin Shkreli)在上周日《纽约时报》的文章发表后,在 Twitter 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了损害控制。在文章发表后的大约 15 个小时内,施克莱里发布了超过 125 条推文,回应那些质问其公司运作的“敌视者”。

@zoninoz:@MartinShkreli 你晚上怎么睡得着觉的?

@MartinShkreli:@zoninoz 你懂的,安眠药。

当今世界里,企业公关的任何一个失误都需要斟词酌句的行政回复来弥补,显然施克莱里并不满足于仅仅由新闻稿来发声。

 

@matthewherper:@MartinShkreli 你觉得抵制严重到什么程度才会让你陷入麻烦?

@ MartinShkreli:@matthewherper 问得好,让事实告诉我们答案吧。我为投资方抵挡炮火。

这位前对冲基金经理就此次加价争议对其他 Twitter 用户的回复相当不成熟,完全不像是一个成功的首席执行官,而且给人们留下的印象,说得好听点,是没能站在公司角度作有效发言,说得难听点,是对那些无法负担该公司救命药物的患者没能表现出任何的同情。

这位仁兄今年早些时候还以自己的名字启动了一个帮助弱势群体的基金会,真是讽刺得令人痛心。当你把基金会的使命声明和施克莱里在 Twitter 上的实际发言对比一看,你就会发现基金会网站上的文字全是假仁假义。

节选自施克莱里基金会(the Shkreli Foundation)的使命声明:

成立于 2015 年年初的施克莱里基金会是一个致力于向遇到各种困难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的非盈利慈善机构。

施克莱里的一条推文表示,药物加价导致的病人负债“不是我的过错”:

施克莱里似乎认为,这些质问的怒火源自“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狂怒”,而不是真实的无奈。

@bp4Christ:@MartinShkreli @cardiobrief 你似乎不愿分享的事实是什么?请你替我们解答一下!

@MartinShkreli:@bp4Christ Twitter 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最佳媒介。不过 Twitter 似乎是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宣泄狂怒的绝佳场所。

这位创始人对各个 Twitter 粉丝都有着说不完的精辟语句,但听上去似乎他认为,在回应媒体批评时,阿姆(Eminem)的歌词和某个手势才是总结其情绪的更加精炼的方式。

@MartinShkreli:http://genius.com/Eminem-the-way-i-am-lyrics 似乎媒体立即把手指指向了我,那么我也用一根手指回应他们,不是食指也不是小指。

#保持优雅

翻译:顾秋实

A $750 Pill And A Founder Who Doesn’t Know When To Stop Tweeting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