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负责任的火人节短评

下一篇文章

Airbnb 这个夏天接待了近 1700 万名租客

 

拉里、谢尔盖和埃里克都是今年的燃烧者(burner),扎克、达斯汀·莫斯科维兹和文克莱沃斯兄弟;伊隆·马斯克、杰夫·贝索斯和舍尔文·皮什瓦也有参与其中。每年这个时候,成千上万位科技界人士都会聚集在这座临时搭建的黑石市——它在建成使用的一周时间内是内华达州第十大的市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把火人节(Burning Man)看成是科技产业夏令营的原因。不过这种想法其实是大错特错的。

外界对火人节的一个主要误解是,他们认为这是科技产业前往参加火人节,但事实上它真正的主角是科技社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科技产业的成功可以通过创业、营利和进行明智的投资达到。但是如果要在科技社区取得成功,你必须做出一些真正了不起的东西,慷慨地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同时要为陌生人腾出空间——这一切都是不求回报的。

这两种类型的成功是互不影响的。第一种成功——产业成功会在世界各地不分时间地得到庆祝。然而,黑石市的存在就是为了庆祝第二种成功。(这种成功其实也存在于所谓的“世俗世界”当中;它带动了开源和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运动,同时也是让硅谷长期保持领先的无名基石。)

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自从 2003 年起,我每隔两到三年都会参加一次火人节),来自科技社区的燃烧者向来以鄙视资本主义著称,尽管他们的成功是通过资本主义攫取的。火人节是他们摆脱繁重工作的机会。在火人节上,那些只对赚钱或者产业成功感兴趣的人就算不是完全被人看不起,也是遭人白眼的。

不过这场活动在过去几年已经 聚集了大量的人气 ,所以那些踌躇满志,一心想要发财 科技创业者 也不断涌入黑石市,他们希望可以在这里打好人脉关系,结识投资人,让他们的事业可以更进一步。(请参考这篇 LeadGenius 的精彩讽刺文章 。)

这种想法实在是错得离谱,这就像是你有幸可以参观纳尼亚(Narnia)世界,但是你全程都在灯柱下谈论自己那个世界的利润率和 客户获取成本 。虽然你的确可以这么做,但是会完全糟蹋这里的精彩体验。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如果你是怀着一种享受乐趣或者作出贡献的心态参加火人节,而不是功利地看待这场活动的话,你也许会遇见一些真正的牛人,他们认识的熟人可以在“真实”世界中帮你一把。黑石市确实聚集了一大批聪明绝顶、技术高超和事业有成的人,他们可能正在制作一些疯狂的作品,比如用点火器驱动的氢气无人飞艇,用特斯拉线圈做成的乐器,不规则几何图形艺术汽车,意识控制的火焰喷射器,令人费解的难题,或者令人心碎的艺术装置。

我在今年的火人节上就认识了来自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传奇的黑客以及一家不太知名的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来到我们的营地,按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营友的说法,“他和我们畅谈了几个小时”。)不过如果是为了达成交易或者找工作而去那里的话,你几乎肯定会空手而归,因为你是在错误的地方追求错误的成功。

(有人可能想提出那些亿万富翁搭起的临时帐篷:这么多年以来,那些有钱人都会比较奢侈地参加火人节,而这里每年也会出现一些不尊重社区的功利主义者。这两者的结合固然会让人感到不快,除非他们当中出了个火人节董事会成员。伊隆·马斯克在几年前参加火人节的时候是住在临时帐篷里面的 ,但是没有什么人会在乎这个,因为马斯克不是过来巴结奉承攀关系的。)

黑石市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缺乏资源的去中心化自我组织社区的试验场(诚然这个试验场的存在需要依赖大量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和大笔资金的支持。我也看到这个讽刺之处了。)在这样一个社群当中,一个了不起的人(或者至少是有趣的人)会比一个有钱人重要得多。怀着想要发财的心态来参加火人节的人,就像是一位中世纪的女王去参观一个民主国家,然后希望通过两国元首的后代联姻来巩固她的王朝统治: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甚至是可笑的行为。

火人节至少可以为世界其他地方树立一个榜样。即使最终没有其他效仿者,它仍然是改变世俗价值观的宝贵尝试。如果硅谷的科技产业要腐蚀黑石市的科技社区,这将会是一件非常令人不齿的事情,不过我个人倒完全不担心这点。你们可以说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是在我看来,它的反面倒是更有可能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逐渐认识到当一个社会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社区的重要性将要远远高于产业。

题图来自:YOURS TRULY/FLICKR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Obligatory Burning Man Think Piec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