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奖导演新纪录片,塑造不一样的乔布斯

下一篇文章

就防弹性能来说,这副扑克牌比诺基亚靠谱

这周早些时候,导演亚历克斯·吉布尼(Alex Gibney)同包括我在内的诸多记者进行了一次会面并且探讨了他的新电影——《斯蒂夫·乔布斯:机器人生》(Steve Jobs: The Man in the Machine),而他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放下自己的 iPhone 手机。

这个动作本身不起眼,不过因为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乔布斯和他所创造的产品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因此这一举动也就额外增添了一些幽默和分量。影片一开始播放的是乔布斯在 2011 年去世后大家各种悲痛的画面,影片剩下的部分都是在发问:为什么人们对一家大型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感情如此深厚?乔布斯真的值得这样的崇拜吗?

吉布尼并不是要劝说人们不要去购买苹果的产品——毕竟,他也在用 iPhone。与此相反,这部纪录片的目的是提出问题,这些问题是关于乔布斯的价值以及这些价值对硅谷地区的影响(吉布尼在硅谷总是看到一种差不多的“自由散漫的氛围”)。

他说,“乔布斯影片的结束方式,并没有什么惯例可寻。对我而言,最好的电影是那些让你,不是强迫你而是鼓励你,让你能获得一些剧场之外的东西,让你的脑海里充满疑问。”

另一方面,由于许多人拒绝接受采访,这也很有可能妨碍了这部影片去解答这些问题。这部影片里没有斯蒂夫·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没有一个目前在苹果任职的员工,影片中与乔布斯家庭关系最近的人是克里斯安·布伦南(Chrisann Brennan),也就是乔布斯第一个孩子丽萨的母亲。事实上,吉布尼回忆起当时在西南偏南电影节(SXSW)的审片会上,苹果公司的员工是如何走出去的情景——那个时候,苹果高管艾迪·库伊(Eddy Cue)发表推文 说这部影片“是对我的朋友不准确和带有恶意的描述。”

“这部影片并不是打脸,它是对于这个人的人生和他的人生对于我们的意义的思考。这并不是那么简单。”吉布尼反驳道。

很显然,这部影片更多的是描述乔布斯的故事中消极的一面,尤其是在影片结尾的最后一大段,吉布尼记录了股票期权回溯丑闻、反垄断诉讼、制造苹果产品的富士康工厂的状况以及乔布斯与科技博客 Gizmodo 关于 iPhone 4 原型机事件的论战等内容。

对于影片在股票期权回溯丑闻上所花费的时间,我尤其感到震惊,影片在这方面的探讨深度超过了对任何一款苹果产品开发的讨论。吉布尼表示,出于许多原因,这“值得详细记录”。首先,这里有“故事中的背叛——对于(苹果的)回归十分重要的两个人(即首席财务官弗莱德·安德森(Fred Anderson)和首席法律顾问南希·海宁(Nancy Heinen))被落井下石。”

此外,《财富》杂志特约编辑彼得·艾尔金德(Peter Elkind)(他与吉布尼在这部电影中有合作,在之前的电影《安然:房间里最聪明的人》(Enron: 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 也有过合作)拿到了乔布斯在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证词视频——这份证词视频成为了“这部电影的隐藏主干”。

吉布尼声称,这些画面突显出电影是如何为一件事物带去新的观点。他承认,当评论家说这部电影没有什么新意时的确“让我有点抓狂”,“好像电影应该要做的就是罗列事实。”在吉布尼看来,“真正要关注的不是事实,而是它的结构。”所以在证词视频部分,你可以只看 字幕 ,但它无法捕捉到吉布尼所认为的乔布斯在画面中显示出的对 SEC 审查官的恶意、讽刺和藐视。

但是话说回来,电影所展示的并不都是负面的内容。在我看来,最棒的一幕是采访原苹果机(Macintosh)团队的工程负责人鲍勃•贝尔维尔(Bob Belleville)的画面。贝尔维尔不无悲伤地说他当初并没有意识到为乔布斯工作有多么糟糕。然而当他回忆起乔布斯的死,他又开始哭泣,感情强烈。这是一个复杂而又感人的时刻,而且正如吉布尼的观点所言,这真的不是写作能够捕捉得到的东西。

那么,好吧,这部纪录片注定是要提出问题而不是解答问题。但是对于乔布斯真正关心的东西,吉布尼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我只能猜测,”他说。“我的观点是,他真的认为通过创造出那些十分美观、性能卓越和对人们极具吸引力的产品,他是真正在改变世界。也许这就是他推崇的禅宗的一个方面——专注于一件事,将这件事做到极致,而其他的东西都是鬼扯淡。”

斯蒂夫·乔布斯:机器人生》正在影院上映,影片还可以通过视频点播收看。

题图来自:Magnolia Pictures(木兰花影业公司)

翻译:曹木

Alex Gibney’s New Documentary Paints An Ambivalent Portrait Of Steve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