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nchNetwork观点

数字经济将如何帮助终结赤贫

下一篇文章

理解出行的未来

编者按Ann Mei Chang 是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下属的美国全球发展实验室(U.S. Global Development Lab)的执行董事。

作为美国政府的代表团成员之一,我最近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参加了第三届国际发展筹资大会(Thir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Financing for Development),我在这场会议上对现在国际发展格局的变化之大感到十分震撼。

国家政府曾经是发展援助的主要来源。时至今日,私营企业、民间团体、学术机构和捐赠者之间都在紧密合作,为长期存在的发展难题找出创新的解决方法,并通过不断的投资将这些创新方法推广到更多的地方。

其中一些解决方法已经实现了颠覆性的创新,带来了更好的发展成果。

USAID(美国国际发展署)正与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实现一个远大的目标——帮助世界上大约 12 亿人口脱离赤贫。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仅仅依靠提升资金援助是不够的(世界银行将赤贫定义为每日收入低于 1.25 美元;如需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查阅这份报告)。我们需要找出一些能够以更低成本达到更高成果的新方法。

在过去二十年当中,移动技术和数字连接的进步已经完全颠覆了我们与世界交流的方式。这些技术还为数以百万计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改善他们的社会影响和经济回报,同时为发展过程吸引更多的参与者。

数字工具和进步可以如何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收入推上全新的台阶呢?根据博思艾伦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提供的数据,对于拥有最为贫困的 39 亿消费者的发展中经济体,“数字化改革”可以带来高达 4.1 万亿的 GDP 增长。

我们已经在非洲看到了数字化改革的良好迹象。在社会、政治和经济因素的互相作用之下,结合基础公共服务的迫切需求,智能手机和宽带网络的普及,以及数字经济的全球增长正将非洲转变为发展创新的中心。

在新的商业模式之下,非洲国家正在直接跨越到最新的技术,为本土人口创造数字化的发展方案。

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也出现了积极的成果。作为世界渔业中心的水产收入与营养(AIN)计划的一份子,位于孟加拉的穆斯塔法·卡马尔(Mostafa Kamal)的工作是为当地的农民提供培训和小额补贴,从而提升他们的技术能力。

在引进了 USAID 的移动方案技术援助与研究(mSTAR)项目的移动支付技术之后,现在培训津贴可以直接转账到移动钱包;像卡马尔这样的培训者可以在 15 天以内收到这些资金。除此之外,移动支付也能避免携带大笔现金的风险。

为了让更多像卡马尔这样的人士可以从数字经济中获益,我们认为所有发展的参与者都需要采取一种全面的“数字发展”方式。

以下是我的一些建议,原发表于布鲁金斯研究所 2015 年布鲁姆圆桌会议的《数字时代的国际援助》(Foreign Assistance in the Digital Age):

改善网络连接 :如果个人、社群和国家想要在 21 世纪取得成功,移动和互联网连接需要被看成是与供水、道路和供电同样重要的核心基础设施。网络连接可以为个人打开新的经济机遇,并提升他们的信息获取能力。然而,现在只有 44.6%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是移动网络的用户,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拥有互联网连接,而且能够上网的女性比例要比男性低 23%。

实现数字化的劳动力 :如果要实现未来的就业和经济繁荣,建立参与快速发展的数字经济所需的技能和生态系统或许是最强大的动力之一。当政府和私营企业通力合作的时候,它们将可以培养出适合当今时代的劳动力,并帮助他们匹配合适的就业机会。

提升数字金融服务的范围和应用 :在全球范围内,有 20 亿成人(其中女性占绝大多数)都无法使用正规的金融服务,他们只能依靠现金和实物资产进行交易。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数字金融服务能够帮助个人更有效的管理财务,同时建立应对经济冲击的能力。

获取数字信息和服务的能力将使个人产生更高的生产力,同时可以实现更为高效和可扩展的发展计划。USAID 的美国全球发展实验室(U.S. Global Development Lab)正在努力帮助有需要的社群提升信息获取的能力,并为它们带来商业模式和技术上的创新。

题图来自:NOLTE LOURENS/SHUTTERSTOCK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How The Digital Economy Can Help End Extreme Poverty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