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主义、在线偷情和伪善的互联网

下一篇文章

亚马逊 Echo 发力智能家居:将兼容 SmartThings

裸体主义、在线偷情和伪善的互联网

我们第一次看到裸体晒日光浴的人是在克罗地亚的海边。他是一位年长的绅士,他在西装革履的时候想必是风度翩翩的,但是现在他的皮肤已经在水中浸得起皱了,他的体毛还涂上了一层油腻的光泽,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浑身湿透的猫,身上还带着一个引人注目的突起物。我们在接下来的航行中看到了更多这样的人——一位肥胖的女士在享受阳光的同时向我们展示了她的臀部;一位干瘪的裸体老男人把自己涂成了一根克罗地亚风味香肠的样子,他一边用手指着其他的船只,一边叫嚷着抛锚的事情。海滩上有一对正在拥抱的恋人,后来女方走开了,男方就这么带着坚挺的小弟弟站在岸边。

10602436

我写出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恶心大家,我只是想解释这些人在这种环境下做出的行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我和妻子在看到这个画面之后相视一笑,我们甚至决定以后要再来一次这个地方,亲身享受这些裸体主义者的乐趣。为什么呢?因为这看起来很有趣,而且我已经无法忍受自己的体型了——我觉得自己很胖,长得又不好看,我连当众脱掉自己的上衣都不敢,更不用说要若无其事地和另外一位裸体异性调情了。我觉得这个目标可以帮我改变自己,让我变得更好。当然,这肯定已经帮到了那位坚挺的哥们了。

对于匿名的网民来说,我们(我的妻子、裸体的人们和船长)所做的其实已经是最基本的事情了:相安无事地让其他人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很多人都在口头上支持互联网的透明性和真实性,但是这些都是很难在网上找到的东西,因为我们的智商都不足以面对一个真正透明真实的互联网。正如“玩家门”(Gamergate)事件将骚扰误解为行动主义一样,Ashley Madison 的黑客也将作恶看成是正义。这个应用固然是不光彩的,他们也确实在“永久删除”功能上欺骗了客户,而且他们完全没有为数据库加密的做法绝对是非常愚蠢的——连我这样的小白用户都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下载完数据库,然后再花半个小时就把它安装了在电脑上面。我以前曾经采访过 AM 的首席执行官诺埃尔·彼得曼(Noel Biderman),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个登徒浪子,他也没有一个由吸毒嬉皮士组成的后宫。他表面上是一个友善的人,他只是偶然发现了一个可以赚钱的好想法,并做出了一个不错的产品。他和那些在创业孵化器奋斗的年轻人别无二致,只是他所创的业在某些人的眼中是大逆不道的。

Picture-1_2713904b

AM 的所作所为其实与你无关。如果你不想用它的话,苹果和谷歌也不会强迫你下载它。如果你下载了它,创建了一个账户,然后在上面浏览一些穿着暴露的女性照片(像我那样!),那么你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好色之徒。这些都是想要得到满足的寂寞的人。我应该指责谁呢?如果你需要这款应用的话,它就像是 Tinder、Grindr、Hinge 和愤怒的小鸟等各种应用一样。如果你不想用它的话,那么你也可以很轻易的避开它。

但是有很多人确实需要它。马克·吐温说过,“每个人都像月亮,都有着从来没有向他人展示过的阴暗面。”他没有说阴暗面肯定是坏的一面,他只是说这是你从来没有向其他人展示过的一面。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阴暗面都是无害的。成年人之间你情我愿的交往是无可厚非的。当其中涉及强迫行为或者未成年人的时候才是有问题的。正如大麻不是导致人们在废弃精神病院的地下室吞云吐雾的原因,仅仅是掏出自己的那话儿也不是一项应该碎尸万段的罪行。

所以现在的结论是:如果你下载那个种子,那么你就是一个混蛋。如果你在上面搜索你的丈夫或妻子的信息,那么一切后果都是你咎由自取的。如果婚外情在你所居住的地方是需要处死的话,那么你就搬走吧。如果你还没有跟自己的伴侣交流过你们婚姻的底线的话,那么请定下一个日子完成这件事。总而言之,我们都需要像个成人一样去应对这些事情。这些黑客想让这款本来就置身于社会规范以外的应用变得声名狼藉。这就像是指责《疯狂杂志》(Mad Magazine)的“Scavenger”模仿作品没有遵守《复仇者联盟》的故事主线一样。AM 上面的那些人其实不值得你的愤怒,如果你的目标是用这个数据库来羞辱他们的话,那么你就被愚弄了。这个世界上令人不快的事情已经够多了,AM 黑客们的行为恶毒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也要跟他们同流合污。

毕竟我们都在克罗地亚的沙滩上做着一些我们想做的蠢事。在这里伪君子将无所遁形,卫道士也没有立足之处。互联网的用途是让所有人——从喜欢对着动漫角色自慰的男人到向想学习如何酿制格拉巴酒的女士——都可以相安无事地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互联网很快就会成为大多数人学习性爱和生殖的地方,同时它也是打破陈腐教条的力量,就像是冲垮沙堡的潮水一样。这是受压抑的同性恋人士了解人生意义的地方,也是日久生厌的夫妻(或者只是其中一方)再次感受激情的地方。它不会做出任何评判(尽管使用它的人会),而且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上面建立一个乌托邦。但这就是我们拥有的东西,无论好坏,我们都在赤身裸体的沐浴着它的光芒。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The Internet Is Awful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