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做苹果!

下一篇文章

裸体主义、在线偷情和伪善的互联网

苹果拥有许多值得赞赏的地方。他们做出了许多优秀、精致的产品。他们卷土重来的故事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在科技界中,史蒂夫·乔布斯已经成为了圣人一般的存在。蒂姆·库克当然也是一位备受尊崇的人物。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仍然认为他们反映了科技界的主要问题呢?

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拥有一个莎士比亚式的悲剧缺陷:他们非常执着于中心化控制自己销售的设备。苹果一方面销售出色硬件和优秀的软件……另一方面则在这 两者 的生命周期之内维持一种 铁腕式的控制 。即便是它的拥护者也会承认这点:“ 苹果总是那么傲慢、强横、固执,有时甚至是小气的。

你只能在自己的 iOS 设备上下载和安装已经通过苹果官方审核的软件。这点还没有在 OS X 上体现出来,但显然这只是因为桌面系统的用户控制传统……而且苹果 可能已经开始温水煮蛙了

我承认对于终端用户来说,加强控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因为这样做可以将恶意软件阻挡在外,而且苹果一直以来都能很好地尊重个人隐私(最近尤其如是),尽管有部分行业分析师 对此表示怀疑

RIM,2007:没人会买 iPhone,电池都换不了。

库克,2015:没人需要图片搜索,隐私还要不要。

苹果之所以如此尊重拥护隐私,有部分原因是它在广告和云服务的整体实力不如谷歌这样的公司,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它和用户之间有一个默认的约定:“你可以放心将个人信息交给我,因为我们的赚钱方式是向你销售产品,而不是把你出卖给其他公司”,而谷歌的约定是:“你可以放心将个人信息交给我们,因为我们的广告部门在利用这些信息赚钱的同时会悉心保护它们的匿名和安全。”

(尽管我有时也会 毫不留情地批评谷歌 ,但是我个人会更相信后一种宣言,我也相信谷歌的云服务可能会比苹果的更安全。不过我可以看到人们仍然会对谷歌的默认约定感到更为不安。)

无论如何,这种眼前的好处也许已经埋下了长期的祸根。苹果和我看待技术的方式存在根本性的区别:他们认为技术是一种中央控制的霸权,他们不允许其他极客突破他们设下的沙盒;他们把自己的生态系统建成了一个围墙花园,只有在库比蒂诺开始创新的时候,这个生态系统才能做出改变。只有苹果可以自己为用户作出的限制以外非同凡想。

虽然这是一个安全、干净、没有污染,而且外形美观的盒子,但它还是会带来一些非常严重的影响。它们不仅存在于人们的想象当中,有些影响已经非常显而易见了。苹果和用户之间的利益将无可避免地出现冲突。请想一下苹果与比特币应用之间 复杂矛盾 的关系……比特币的潜在风险使得苹果无情地向所有比特币应用的内购项目收取 30%的分成。就算你不是比特币的支持者也能看出这种做法会阻碍创新的出现。

更为令人担心的是,世界各地的政府开始对科技企业施加越来越多的压力,要求它们将用户的隐私信息出卖给政府。值得称赞的是,苹果向来都 强烈抵制 这样的要求。但是他们采用的霸权模式又恰好使他们成为了政府监视的最佳信息来源。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苹果也许要比亚马逊、Facebook、谷歌或者微软更仁慈——但它也是它们当中最为独断专行的。仁慈的独裁者固然是很好的,但万一它们突然变坏了呢?你也许相信苹果不会滥用自己掌握的权力(如果你觉得这种权力是微不足道的话,请想想我们的生活是如何被这些放在口袋中的超级计算机接管的,还有它们可以用来如何针对我们。)

虽然我提出了以上的质疑,但我仍然相信现在的苹果还没有滥用自己的权力。不过我还是宁愿他们根本没有掌握这些权利——或者他们至少应该让用户有权选择脱离库比蒂诺的控制。正如罗纳德·里根所说的,“大胆信任,小心求证”(Trust, but verify)。

问题可能会出在哪里呢?我们先假设一些最坏的情况。大家还记得政府在世界贸易中心倒下之后做出的过激措施,以及全国上下的大多数人是如何接受这些措施的吗?如果未来再次出现类似的惨剧,你能想象苹果将会转身成为一个实际上的政府监视部门吗?我当然可以想象出这样的情形——苹果的中央指挥控制系统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将所有 iOS 设备变成政府监视的耳目。

从整体来看,苹果的巨大成功为整个产业设立了一个标杆,同时培养出了已经严格保密和中央控制的文化,以及只能在小心限制的方式下使用的工具或软件。 技术会集中权力 。从短期来看这似乎也是一件好事,尤其当这种集权会带来表面上的美观和安全的时候——但是如果将其看成是一种常态的话,我们将需要承受一个巨大的潜在风险。

你也可以将类似的批评指向 Android,但是这样做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无论你如何看待 Android 这个系统,它的中心化程度还是远远不及 iOS,而且谷歌的控制欲也远远比不上苹果。Android 是一个开源的系统,所有人都可以修改出属于自己的独立版本。苹果一直都在和 iOS 越狱者作斗争,它表示他们的工作“ 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谷歌却允许用户 轻易地获取 Nexus 设备的系统权限

我相信在未来的世界中,个人的数据将会属于个人,而不是掌握在企业手中。个人可以控制自己的网络身份,并选择允许什么人利用这些信息卖广告。我知道这种想法听起来过于理想主义。从目前来看确实如此,但我相信这样的去中心化世界正在(缓慢地)变得越来越可信——而且我必须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个世界的原则与苹果的整套软件哲学可以说是完全对立的两极。

仅凭这种抽象的哲学争议而批评一家如此伟大的公司也许是不智的。但我仍然暗自怀疑这种争议将在来年变得越来越具体。随着这种冲突的升温,苹果也许会看到正确的方向;他们可能不再排斥越狱者,反而会向专业用户提供越狱和侧加载的选择,就像 Android 系统一样。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转变了。

但我对此并没有过高的期待。除非这种转变真的出现了,否则我仍然很难毫无保留地向其他人推荐 iOS 的生态系统——虽然它有着强大的功能和精致的外观,因为苹果在向用户索取信任的同时却拒绝信任任何用户。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Don’t Be Appl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