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Y Combinator 总裁萨姆·奥尔特曼

下一篇文章

你以为自己不需要的科技性爱玩具

编者按: 扎克·阿布拉莫维茨(Zach Abramowitz)是 ReplyAll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时间过的真快啊,距离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将 Y Combinator 的大权交给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 只有一年多时间,现在奥尔特曼接手 Y Combinator 后的第一批初创公司也要毕业了。

尽管格雷厄姆高度赞扬了奥尔特曼(把他和史蒂夫·乔布斯做比较),但并不所有人都知道他,《福布斯》杂志称他是一名“基本不为人知的千禧一代”。但如果有人认为奥尔特曼在接手 Y Combinator 后会沿袭旧规,那他们就错了。

自从接管 Y Combinator 以来,奥尔特曼不仅增加了每轮孵化的初创公司数,还涉足了硬件和生物科技领域, 成立了一家增长型基金 。上个月,Y Combinator 还 推出了一个面向概念期或原型期公司的会员计划 。我在上周有幸和山姆·奥尔特曼聊了一会,问了几个有关他对 Y Combinator 的愿景的问题。下面就是我们的原始对话。

阿布拉莫维茨

山姆,感谢你同意和我聊天。我没有想到能在 YC 宣布会员计划 时采访到你,不过这次采访的时间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知道这一新计划还处于试验阶段,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团队会如何使用除 YC 会员身份之外的 1.2 万美元,以及它们在 8 周时间里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奥尔特曼

我觉得,有时候我们把钱和硅谷联系起来时会有点错觉;对于很多人来说,1.2 万美元是一笔很大的钱了。这笔钱足够生活、打造出产品,并获得最初用户。而且,我们还向会员公司提供免费托管信用点数,甚至一些硬件/生物科技信用点数。

阿布拉莫维茨

就像你在自己的文章里说的,如果有人要在“去大公司上班还是创办下一个 Airbnb”之间做出选择,这笔钱足够他们生活。但我很难想象(也可能我的想法是错的)许多在职父母会为了这 1.2 万美元而辞掉工作。

会员计划针对的是更年轻的创始人,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呢?

奥尔特曼

我觉得应该这么说,YC 会员计划针对的是低个人资金消耗率的人。这样的人通常是更年轻的人,但并不总是如此。我也碰到过一些年仅 24 岁,但个人资金消耗率相当高的谷歌工程师们……

参加这一项目显然必须要有一定的目标和专注度,但如果你要创业,这些也是必不可少的。

阿布拉莫维茨

我不打算继续问有关会员计划的问题了。(1)8 周后首批试点项目出来时,会有更多可以说的东西;(2)HackerNews 的这个 帖子 似乎问到(回答了)所有能想到的问题。

不过,这一计划加上 YC 现在每一批孵化的公司数量都增长很快,我对于 YC 的前进方向很感兴趣。

YC 初期的口号是“打造人们喜欢的东西”,而你作为 YC 总裁的重心是打造改变世界的 10 亿美元公司。如果能以 43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公司,许多人都会很激动,但你却说自己创办的 Loopt 是个失败。即便在你谈论会员计划的帖子里,你的目标也是打造下一个 Airbnb。

创办大公司似乎是你的热情所在。

这么总结合适吗?你是否担心开展新的计划,资助更多公司并全面扩张会稀释 YC 的秘诀的作用?

奥尔特曼

这些活动都没有改变 YC 的前进方向:我们一直在试图让尽可能多的创新成为可能。我们只是在不断试图达成我们的增长目标:) 而且和其他阶段的投资不同,(早期投资)有非常强的网络效应。

创办 10 亿美元公司的前提是创造出人们喜爱的东西。这里面真的没有捷径。但说实话,大公司对世界的影响最大,也是我们的主要回报来源。

我不会说 Loopt 是个失败。它后来的发展肯定和我想的不一样,但它很有趣,我也学到了很多,还赚到了足够多的钱来投资,也让我有了现在的工作。我一点都不为 Loopt 感到遗憾。

不会。我觉得 YC 的秘诀是不断变得更好!

阿布拉莫维茨

YC 的秘诀是什么?

奥尔特曼

三件事

1)全世界许多最优秀的创业者想要加入 YC。

2)我们的人脉网很强,如果你是一家 YC 公司,你就应该尽可能地帮助其他 YC 公司。YC 社区是我们最有价值的资产,甚至要比 YC 品牌还有价值。在 YC 大会和我们的毕业生论坛里发生的许多事情对我们投资的公司帮助很大。

3)我们经常(但肯定不是总是!)给予好建议。初创公司创始人们要得到好建议非常困难。

阿布拉莫维茨

我要打破一条重要的采访规则,一次问你几个问题,下面是我的问题:

  1. 我赞同第一点:最优秀的创始人们现在都想加入 YC,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呢?如果你本身是最优秀的创始人,难道直接联系贾森·卡拉坎尼斯 (Jason Calacanis)、玛丽莎·梅耶尔 (Marissa Mayer)、罗恩·康威 (Ron Conway) 这些顶级天使投资人不是更容易些吗?
  2. 每个初创公司需要的建议肯定各不相同,但总体而言,这些建议有通用模式吗?或者更直白点,你怎么给出好的建议?

(另:我问这些问题不是要纠结于细节,而是要以这些问题为开头)

奥尔特曼

  1. 我觉得创始人从 YC 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社区。加入了 YC,你立刻就加入了一个能帮助你的初创公司的网络,一些创始人称 YC 是“元公司”(meta-company)。初创公司非常艰难;任何帮助都会受到创始人的欢迎,而创始人从 YC 网络中将获得巨大帮助。

我还觉得目前我们能给出最好的初创公司建议,因为我们的训练集很大。

  1. 最根本的原则是发现初创公司目前最大的问题,并帮助他们弄清楚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这很难,因为 a)大多数初创公司的问题很多,b)大多数创始人都分不清哪些是实际问题,哪些是假问题。比如,许多人创始人都担心竞争对手,而不担心用户使用产品的活跃度。我们试图帮助创始人们弄清楚自己真正需要关注的重心:打造出人们喜欢的东西,制定增长以及长期战略。

阿布拉莫维茨

你和 YC 合伙人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其他天使投资人、种子基金和风投(更不用说许多失败的加速器了)不采用 YC 的模式,比如一次性以友善条款向一堆公司投资 1.2 万美元?

YC 的流程、申请表、投资条款乃至尽职调查流程都完全公开。为什么没有很多山寨 YC 出现?

奥尔特曼

我不同意这一假设。肯定有很多人试图复制这一模式。我同意这一模式在其他机构身上还没有奏效——大多数复制我们模式的高端加速器现在都重新专注于成为创业基金。

但一直都不缺少试图复制我们模式的人!

阿布拉莫维茨

的确,据我所知,大多数加速器都有自己的投资条款(没有一个像 YC 一样对创始人友好)和创办公司的哲学。它们不是在复制模式,而是在重新发明轮子。

但我不想代表你说话。在你看来,为什么这一模式只适用于 YC?

奥尔特曼

我对此没有密切关注,但 500 Startups 和 TechStars 难道不是和 YC 拥有一样的架构吗?只是条款略差点罢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机构使用这一模式的效果会这么差。我觉得在 YC 创办的公司的总估值要比其他任何加速器高上两个数量级。这可能和幂律分布有关,其他机构应该只有我们的一半。也许时候还没到。

我也听说过一些公司从其他加速器那里得到的建议,这些建议似乎相当脱离实际。也许这也是原因之一。

YC 做得好的一件事是对创始人非常友好。我们从不为要达到 1 倍增速还是几倍增速争吵。这在长远上有好处。我们还特意寻找我们认为最终会做大的公司(和创始人)。

再补充一下,就像我在前面说的,早期投资有非常强的网络效应。从这一方面来说,早期投资和其他阶段的投资截然不同。

(而且我们非常努力。我们会花时间来给我们的初创公司提建议。这两件事也让 YC 脱颖而出……)

阿布拉莫维茨

嗯,下面是大家都想问的问题:HBO 的电视剧《硅谷》里怎么没有出现 Y Combinator 呢?你们打算采取什么补救措施?

奥尔特曼

难道问题不该是我们有多努力才不出现在《硅谷》中吗?这件事对其他加速器来说可能很重要……

阿布拉莫维茨

精辟。

山姆,感谢你花时间接受采访,非常感谢。

奥尔特曼

就这样?太简单了!

阿布拉莫维茨

🙂

A Conversation With Y Combinator’s President Sam Alt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