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自由的梦想正在衰亡”

下一篇文章

Target 将在 50 家商店开展 Beacon 测试

斯坦福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公民自由事务主管詹妮弗·格兰尼克 ( Jennifer Granick) 今天在黑帽子安全大会上发表了如题的主题演讲。曾经,技术乌托邦主义者们会绷着脸说“互联网视审查为破坏并绕过审查 ”。但是现如今,按照格兰尼克的话来说,在以安全和便利为名的 互联网持续中心化 的态势下,“(互联网)日益促进了监视、审查和控制”。

安全中心化的趋势很合理。过去一年中的诸多事件解释了这一趋势出现的原因:按照 Qualys 首席执行官菲利普·科托特 (Philippe Courtot) 的话来说,去年是“大规模入侵的一年”。他还记得 美国人事管理局被黑 的事,但这种事在最近屡见不鲜:

企业和政府机构确实需要保护消费者和公众的数据安全;你必须通过从权威中央控制方处自动升级客户端软件来保证安全……但这会形成中央堵塞点。人们想要使用方便、安全和广泛提供的在线服务;Facebook、Twitter、GMail 和亚马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这会进一步加强中心化控制。

格兰尼克表示道:“去中心化可以让人们自行判断对错。”但在如今逐渐中心化的互联网里,这些决定实际上被公司和政府代替作出了,比如某项服务执行禁止发布正在哺乳的妇女照片的“道德标准”。

格兰尼克是一名律师,因此对美国政府的怨言也最多。她慷慨陈词道:“我们需要摆脱保密法。美国拥有保密法是给民主抹黑。”这也是她唯一一次让黑帽子大会听众掌声雷动。(黑帽子大会参会人员非常保守和倾向政府。两年前,他们邀请了当时的美国国家安全局负责人基思•亚历山大 (Keith Alexander) 发表主题演讲,此时斯诺登事件已经发生,但亚历山大仍然 受到了热烈欢迎 。)

她还指出,美国国会对“黑客们下意识的严苛”态度严重影响生产力。如果美国政府试图让人们严格按照管制规定使用计算机,用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 (CFAA) 来小惩大诫,这会寒了发明者和安全研究人员们的心,而正是这些人发现漏洞并提高了美国的整体数据安全水平。

有可能互联网的中心化以及政府和公司掌握道德和技术话语权的趋势不可避免。格兰尼克引用了吴修铭的《总开关:信息帝国的兴衰变迁》(The Master Switch) 一书中的话:

循环

循环

历史经验表明,信息技术的标准进程是从某人的爱好发展成一个行业;从粗制滥造到精妙绝伦;从可以免费获得到由一个公司或卡特尔严格控制;从开放走向封闭系统。

……但她在结束时说了一些类似于号召革命的话。如果免费、开放、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最终将变得受控、封闭和中心化,“我们需要准备好将互联网打碎,创造出更好的新事物。”

白日梦?也许吧。但在公众和业界越来越重视安全和监视而非自由和隐私的当下,她的话让人如沐春风。

翻译:1thinc0

“The Dream Of Internet Freedom Is D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