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公司 AMRA 签订首个授权协议,与 Apple Music 展开全球合作

下一篇文章

解决科技行业多元化问题的关键在于留住员工

两个月前, Kobalt——一家提供追踪、收取流媒体音乐供应商音乐版权费用的技术的创业公司——收购并重组 了一家版权费用收取机构 AMRA,从而加强其音乐版权费用收取活动。今天,该公司公布了首个授权合作:与 Apple Music 达成了里程碑式的全面授权协议。

AMRA 表示,该公司与苹果签订了两年合约,从而对 Apple Music 串流曲目的版权费用进行追踪和收取。该协议涵盖了除加拿大、美国以外的所有市场。(北美地区之所以悬而未决,是因为美国司法部正在对 ASCAP(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和 BMI(音乐广播公司)目前的支付处理方式 展开反垄断调查 。)

该协议之所以意义重大,不仅因为它是 AMRA 被 Kobalt 收购以后的首个重要合作,还因为流媒体市场多年来在艺人如何获取收入方面一直 令人焦虑饱受非议 ,这更是苹果放出的一个积极信号——将自身定位为艺人、音乐创作者的合作伙伴,而非敌对方。它延续了 Apple Music 免费试用期中艾迪·库伊(Eddy Cue)以调整版权费用支付政策来 回应 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抵制行动时所定下的模式。

“确保艺人和词曲作者拿到公平、准确的收入对于我们 Apple Music 而言至关重要,”iTunes 国际业务副总裁奥利弗·舒瑟(Oliver Schusser)在提供给 TechCrunch 的声明中说道,“我们认为,科技行业与音乐行业能够合作创造更好的版权费用收取方式。”

AMRA 董事会主席肯斯·穆尔丁(Kenth Muldin)表示,该机构目前还在与其它活跃在多个国家的数字流媒体供应商探讨合作,这些协议应该会在接下来几个月中公之于众。“Apple Music 是第一个完成的,”他说道。

目前而言,收取版权费用一直是一个高度碎片化的流程,需要逐个案例达成国家范围内的协议。这样的低效流程不仅会导致大量的使用费流失——在未能和当地版权费用收取机构签署特定协议的小型市场中尤为明显;而且执行成本越高,版权商拿到的收益也就越低。

Kobalt 针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法是借助技术的力量;其“KORE”技术涉及到一套算法系统,能够在音乐、甚至是某首音乐的片段和样品在流媒体音乐服务的长尾市场中被播放时识别出来,并将这些微量支付汇总累积成大额款项。针对于此,和苹果签订协议就显得非常关键,但仍旧只是杯水车薪;Kobalt 估计,所有服务供应商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的流媒体总数大约有 90 万个。

无论如何,与 Apple Music 合作都是对 Kobalt 行业地位的极大提升,也是对 Kobalt 收取流媒体音乐版权费用方式投上的至关重要的信任票。

“AMRA 专门为这种情况而设计——直接与 DSP(大型需求方平台)签订全球合作协议,保证版权所有者能够根据其音乐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而收到公平、准确、透明的补偿,”AMRA 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埃里克森(Tomas Ericsson)在声明中说道,“这极好地证明了新型架构和创新技术能够显著提高词曲作者、艺人、出版商的收益及透明程度。”

目前估值超过 85 亿美元市场领导者 Spotify 也在和 Kobalt 展开全球范围的合作,显然流媒体服务正逐渐成为主流,提供流媒体音乐的公司需要参与到收取版权的活动中来才能更好地与艺人和音乐创作人合作。

“我认为,过去几年来各家 DSP 已经意识到,他们有责任确保词曲作者和艺人拿到报酬,”埃里克森表示:“这一转变意味着,DSP 仅仅只是从唱片公司及出版商那里抽取一大笔钱,对之后钱的走向袖手旁观的做法行不通了。我们知道,DSP 是在支付版权费用,但由于流媒体的高度复杂性,对他们而言,拥有高效处理、匹配并报告音乐使用量数据的技术能力及技术流程也同样重要。而且还要尽可能地公开透明地去做这件事。”

尽管 AMRA 和 Kobalt 表示,他们的做法为流媒体音乐行业带来了透明度的巨大提升,但其运作机制仍然存在一些盲区。

首先,我们还不知道每首歌通常的分成比例是多少。“AMRA 将为所有 DSP 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比例和条款。至于每首歌抽成多少,我们目前只是刚刚起步,还没有这方面的数据,”埃里克森说道。他补充表示,“一旦我们开始接收到这些服务的使用量文件”,AMRA 就能提供相关的详细数据。通常来说,机构会抽成 10%,可以假设 Kobalt/AMRA 的比例低于这一数字。

Kobalt 直接帮大约 8000 位艺人收取版权费用,包括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大卫·格鲁(Dave Grohl),魔力红乐队(Maroon 5)以及史奇雷克斯(Skrillex),另外还包括约 500 家大型出版集团(如迪斯尼)。该公司自身盈利的出版业务下的 IP 所有权包括了 史蒂夫·温伍德(Steve Winwood) 在内的一些艺人。总共加起来,如今 Kobalt 监管着数十万首歌曲的使用,涵盖了“全球 100 张最畅销专辑当中的一半”,Kobalt 首席执行官威拉德▫阿德瑞兹(Willard Ahdritz)估计。

尽管 AMRA 的版权费用收取情况仍然有待观察,但我们对 Kobalt 自身的运作状态有着相对深入的了解。根据 Kobalt 公布的数据,2014 年 6 月之后的一年中,该公司营收 2.03 亿美元,净亏损 1900 万美元,出版部门盈利(这一年盈利 390 万美元),其它部门均亏损。该公司运作的是一种规模经济,因此收取的版权费用越多,其收益情况也就越好。

今年 6 月时阿德瑞兹向我们解释道,1900 万美元的亏损在利税折摊前只有 900 万,只不过期权、预扣税、外汇贬值等等大量的非现金项目导致亏损扩大到 1900 万。“我们目前资金充裕,”在提到该公司财务状况时他这样说道。该公司总共融资 1.16 亿美元 ,投资方包括 Google Ventures、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旗下基金以及 Balderton Capital。

“AMRA 和 Kobalt 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想让艺人和词曲作者能够拿到其音乐在全球范围内的版权使用费。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把标准的当地授权架构搬到如今的流媒体世界中不再有效,这样会有太多的国家和地区遗漏,” 阿德瑞兹表示,“我很高兴,AMRA 与拥有真正全球影响力的流媒体音乐领导者签订直接合作协议的独特能力将能够帮助 Kobalt 为客户带来无与伦比的速度、效率以及透明度,并对整个音乐行业的成长起到促进作用。”

翻译:顾秋实

Kobalt’s AMRA Inks Its First Licensing Deal: A Global Agreement With Apple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