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士顿退出“申奥”说开去

下一篇文章

哪座城市的人最爱运动?问一问 Human 就知道了

好吧,这件事令人汗颜。在经过数月时间 糟糕的沟通交流混乱的规划流程 之后,波士顿代表美国申办 2024 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计划 终于在上周告吹 ,就好像是英国结束了对这片殖民地的统治。这个曾经把工业革命带给人类的城市如今发现,自己无法建起沙滩排球的场馆,或者是配套的房屋和公共交通设施。

说到世界级城市的地位,波士顿可谓岌岌可危。这里曾经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科技之都,但过去数年来(或许是过去数十年来)波士顿已经被旧金山、纽约市乃至洛杉矶(该市有可能接棒代表美国申奥)甩在身后。

从本地来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大谈波士顿的传奇历史是讨喜的,但我要说,去他的历史。我们的生活指向的是未来,而不是一些闪亮的过去。我们还是多看些《星际迷航》,少看点《历史频道》吧!

年轻人的问题

波士顿留不住的不仅是奥运会,还有人。年轻人尤其想要去充满生机活力的地方,他们认为这个地方不是波士顿(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对的)。看看艾琳·李(Aileen Lee)最新编制的 “独角兽”创业公司名单 ,我们就会很快看到,从波士顿地区毕业的每个大学生都在试着“逃离”,就像保罗·列维尔(Paul Revere)警告“英国人来了”(译注:他最著名的事迹是在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战役前夜警告殖民地民兵英军即将来袭)……该死的历史,别在这里掺和了!

想想看:从波士顿乘飞机前往旧金山,你大概必须 乘坐联合航空公司的航班 。这家航空公司的航班可能仍然没有唐纳大队(Donner Party,译注:一队前往加州的移民队伍,他们的旅程因错误的信息而延误,受困寒冬时曾发生人吃人惨剧)准时,可见“豆子城”的人们是有多急切想要离开这里前往西部。

波士顿的一切都在于往昔,这可能就是我每年要在韩国呆几周时间的部分原因。能够快进 150 年来到一个拥有 高效交通系统每隔 12 个月就会大变样 的现代化城市,那真的很不错。首尔已经出现了 虚拟杂货店 !酒吧一直营业至早上 8 点!此外,首尔创业公司的发展已近达到 狂热的程度 ,你在一些街区真的能够体会到关于未来的兴奋心情。

波士顿已经处在沉沦到无关紧要位置的边缘,但未来总有希望存在。每年,成千上万的学生——其中很多人是世界最顶尖的人才——来到波士顿接受教育。他们是未来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和世界领导者,他们选择在波士顿度过四年时间,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决定留在这儿而不是迁居他处。

留住人才要从机遇和金钱开始

然而,这些人却面临着可怕的选择。在跟这里的大学生交谈时,我发现,他们对迁居硅谷或者纽约很感兴趣(你可能也想到了)。尽管存在这种大趋势,但波士顿本地的科技公司却几乎没试着跟那些人才的职业生涯发生联系。

当然了,波士顿也有社交活动、善于交际的人士和那些大多无用的爵士乐。但那些学生正在被硅谷最令人兴奋的公司招募过去,考虑到硅谷公司在本地面临着激烈的人才竞争,他们必须争夺每一个人才。目前,波士顿公司在招聘活动上的力度根本无法跟硅谷相提并论。

即使在波士顿公司试图招募人才时,他们也常常犯下两个错误。首先,波士顿公司几乎不向年轻人赋权,让他们能够自己决策和开拓进取。当我考察谷歌和 Facebook 的招聘流程时,那些公司传达的讯息总是“从一开始就负责运营一款拥有数百万(如果不是数十亿的话)用户的产品”。这种讯息就是信任——没错,你还年轻,但扎克伯克不也一样吗。那些对自己所做事情知之甚少的人往往能够提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创意。

你很少能够从波士顿公司那里听到此类话语,在这里,人们的讨论总是围绕着职业生涯和多年以来的个人成长轨迹。那都是历史性的东西……慢慢熬资历,你就能成功。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赋权。让年轻人负责他们自己的产品,即使失败也没关系。当然,你有时候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但更有可能是,你能够拥有一些了不起的新产品或新功能,它们是你用其他办法无法发现和打造出来的。冒险要从自家内部开始。

波士顿公司常犯的第二个错误是,认为这里的人才市场很廉价。伙计们,它可不便宜啊。波士顿的每一个人才都拥有在全球化城市生活的能力(他们往往还拥有那样的意愿!)。跟纽约或旧金山同类公司支付的薪酬相比,波士顿本地公司支付的薪酬要少很多(根据我最近看到的一些数据,这个幅度达到了 30-40%)。没错,那些城市的生活成本是比较高,那还没有高到这种程度。

再一次,这里的简单解决方案是:按照硅谷的市价水平支付。每一次,不管竞争如何,不管任何事情,如果你想留住人才,那你就得为人才付费。我们希望在这里留下最顶尖的人才,就是这样。最好的人才需要耗费大量金钱,但幸运的是,我们这里有不少。

我已经能够听到创业公司创始人的心声了:“但是,我们拿到的风险投资资金也比较少啊,因为波士顿的投资公司很便宜。”是啊,当我说按照市价水平支付时,我是希望创业公司的每个人都这样做。那既意味着公司创始人向员工支付薪酬,也意味着风险资本家向创业者进行投资。不要因为你的价码低了 40%,就让人们在硅谷和波士顿之间做出抉择时变得很容易。

一个城市的潜力

以上是公司所能做的事情,现在,城市本身又该如何呢?波士顿正处在一个令人艳羡的发展阶段,旧金山的 房屋租金正在飞速上涨 ,已经达到逃逸速度直抵平流层了。那里 公共交通的速度仍然是全美最慢的 。我们拥有一切必要的要素来对波士顿和旧金山做一番比较。

然而,我们从未行动。波士顿对地铁交通系统的投资乏善可陈(有趣的实验:在同一天乘坐首尔地铁和波士顿地铁,我想到了“第三世界”这个词语,而它不是用来形容首尔的)。波士顿的租金也非常高,不管住宅还是写字楼都是一样——在考虑到硅谷的高薪酬水平之后,这个问题尤其明显。在波士顿,以低廉成本从事创意工作的空间根本不存在。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我们需要迅速采取行动。

波士顿正在凋零,但它还没有死亡。事实上,我十分看好这个城市的未来。退出申奥事件应该成为一记警钟,提醒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一起行动。我们需要自己的《成长宣言》,否则,我肯定会搬到任何 2 月份不下雪的地方去。

图片来源:MASAKAZU MATSUMOTO/FLICKR,根据 CC BY 2.0 协议授权(图片经过修改)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Boston’s WTF/LOL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