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School 希望打造一所面向大众的产品型大学

下一篇文章

分析师指出,Apple Watch 预期销量持续低迷

许多硅谷创业者都认为大学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不仅因为大学 学费的上涨已经失去控制 ,而且 大学毕业生也没有做出任何产品的能力 。虽然我们生活在代码的时代,但是大学生毕业生几乎都不知道如何阅读或者写作一篇文章,更不用说开发出一款应用了。

Make School 希望扭转这个畸形的局面。通过为期两年的严格课程,这所学校希望在 提供工程和产品技能 的同时,向学生灌输更为深入的批判性思维技能,大幅提升他们在创业公司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工作效率。

这是 Make School 和市面上其他编程训练营之间最大的区别,后者的课程时长一般为 12 周左右。训练营的设计目的是快速提升学生编程速度,让他们能够尽快加入创业公司工作,而 Make School 的目标是为学生培养成为企业创始人所需的批判性思维。

为硅谷带来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是教育界反复讨论的一个话题,但是没有人尝试为它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就像是以前最高法院对于色情内容的裁定一样(“当我看见的时候就会知道”),教育工作者似乎也可以在批判性思维出现的时候辨别出它们。

虽然这些技能很难被定义,但批判性思维是在工作中必不可少的。很多人都和缺乏这些技能的同事一起工作过——他们在做出每一个决定的时候都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因为他们不能抓住问题的重点。如果最优秀的工程师可以拥有比其他人高十倍的工作效率,那么批判性思维就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Make School 的联合创始人阿苏·德赛(Ashu Desai)相信这些能力是可以通过教学传授的。他向我表示,“使命感、自主性和掌握力”是现今最重要的三个要素,而 Make School 的使命就是将这些管理原则融入到教育当中。“这些都不是新的观念,但是它们还没有被真正引入到教育。”

除了教授必要的编程和产品技能以外,Make School 的特色在于他们为课程添加的其他技能。“前半部分将围绕心理学、销售关系、演讲、写作和沟通等内容展开。”德赛解释道,“后半部分主要与社会相关——对科技界产生重要影响的社会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

Make School 的理念是这些额外的训练可以激发每位学员的批判性思维。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看到这种培养方式的成果(Make School 在去年才开展了一个为期一年的试行项目),不过作为一家创业公司,Make School 的创始人已经准备好持续改进他们的产品,直到他们找出最佳的教育方式为止。

为什么要作出改变?

对于现今的大学来说,它们面临的其中一个巨大挑战是大批学生已经脱离了学校制定的课程,因为这些课程有时候就像是为史前时代设计的一样。以计算机科学为例,算法和数据结构是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必备内容,除了这两项重要的技能以外,有很多其他技能都已经显得过时或者应该得到更加深入的讨论。

阿苏·德赛对此深有体会。“在美国国内的各个地方,包括奥斯汀、纽约和其他城市,或者是在美国以外的日本和印度等地,我们都能看到同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大学没有教给学生正确的知识。”

德赛在读完大一之后就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专业辍学了,他认为那里的教学已经无可救药地深陷于理论细节当中。“我学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理论性的,这些知识对于学术研究有帮助,但我想学的是如何做产品,但是学校完全不会教关于这方面的东西。”

因此他决定辍学,然后和杰瑞米·罗斯曼(Jeremy Rossmann)一起申请了 Y Combinator 的孵化项目。在通过孵化项目之后,他们建立了一家叫做“Make Games With Us”的创业公司,后者最终变成了现在的 Make School。

Make School 的教学方式的核心是专注于通过真正的项目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这是大学从来不会采用的方式。这家公司在早期尝试的教学游戏就是这种理念的产物。“游戏化可以激发学生的主动性。以我自己为例,我向来都喜欢竞争,而且如果我有一个自己想要实现的产品,我会非常投入到这个项目当中。”

Make School 的全部课程都是围绕项目开展的,期间会安排尽可能少的讲座授课。“只要可以通过练习或项目学习的知识,我们都会尽量避免采用授课的形式。”德赛如是说。Make School 的教师的目标是引导学生,而不是教导学生,这是它的两位创始人从蒙特梭利教育法引入的理念。

产品型大学的兴起?

一场教育改革已经蓄势待发。教育者终于开始明白学生不喜欢听课,也不喜欢为了期末考试而死记硬背。新式的学校正在不断涌现,它们的目标是填补传统四年制大学与学生在职场中所需的技能和思维之间的巨大鸿沟。

德赛虽然怀有颠覆教育产业的观点,但他认为大学在可预见的将来都不会消亡。“我认为大学的体系仍然适合于进行研究。”不过他也表示大学的势力会在技术世界快速发展的 2015 年逐渐减弱。“它们会花 10 年的时间来解决一个问题,然后它才能转化成为一个产品。

“我们将会拥有专门的研究型大学和产品型大学,”不同类型的学生可以选择其中一种适合自己的大学。对于数十万无心于课堂学习的美国学生来说,这种新型大学也许就是他们投入学习和改变世界的动力来源。

题图来自:HACKNY.ORG/FLICKR,根据 CC BY-SA 2.0 协议授权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Make School Wants To Build The Product University For The Mas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