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的工人类别能够解决按需经济的问题

下一篇文章

有关期权和清算优先权,员工们也变聪明了

编者按Ken Davis 是 TaskEasy 的首席执行官。

按需经济的兴起已经为雇主和雇员带来了一系列难题。我们已经看过太多与 Uber 相关的法律和监管问题。所有关于这些法律和道德难题的讨论都有同样的主题:应该把合同工看成是正式员工还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工人呢?

对于按需经济的整体而言,一种新的工人类别有什么意义呢?我个人支持向合同工提供跟正式员工一样的劳动保障,以及社保、医保和工伤赔偿等代缴项目,这样他们产生的就业成本就不需要由社会强制负担。

任何一条相关法律的通过都会对按需经济产生剧烈和严重的影响。对于按需经济行业的公司来说,如果向 1099 合同工提供跟兼职员工一样的待遇将会为它们带来无法承受的成本,因为没有一家公司可以为员工几个小时的工作而支付完整的福利成本。

此外,美国各州都有不同的法律、代缴项目和申请要求,所以这些公司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需要处理大量的相关工作。

解决按需工人的福利和保障问题的其中一个关键是,想办法将他们定位成除了实际受雇于外包公司的 1099 合同工(外包公司会为员工代缴和申请完整的工资扣款和劳工保护)和“个体户”以外的第三种工人类型。

如果要实现这种区分,按需经济领域的企业向外包公司付款的时候不应缴纳额外的款项,因为这些外包商已经支付了雇主相关的扣款。但是对于真正的个人合同工来说,一个标准化的工人福利企业代缴系统将会提高工人的生活水平,同时不会为他们工作的公司带来沉重的负担。

与建立一种新的工人类别相比,我们的工作重点应该放在让个人合同工可以按比例得到福利上面。这个问题的真正关键在于,对于大部分这里所指的福利(例如医保、带薪假期等)来说,它们目前是不可能向按小时计算酬劳的服务工作提供的。

如果合同工的时薪可以根据一个全国统一的简单标准进行代缴,那么按需产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以被降至最低,而这种新兴合同工的利益也得到最大化。

我的公司和美国各地数千名草坪护理人员签订了工作合同,他们当中有一半来自外包公司,另一半是半独立的合同工。我们的外包公司已经为员工办理了一般责任保险和工伤保险,但是很多到我们这里找工作的个人合同工都没有这样的劳动保障。

我们想出的解决方法是,为独立合同工提供一般责任保险和职业伤害保险(类似于工伤保险),也就是在他们的报酬当中扣除一部分作为福利保障的支出。这种方式能够为真正的个体合同工提供相应的福利——在为按需产业工人提供福利和保障的同时不会扼杀掉崭露头角的按需经济模式。

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工人类别其实已经存在了:他们就是所谓的“1099 独立合同工”。无论一种新的工人类别是否已经出现,最终的解决方法都应该着眼于这个问题的核心——让临时工作的按需产业工人能够得到足够的福利保障,让所有按需企业都能按照标准的时薪比例公平地办理代缴手续。

题图来自:KHEEL CENTER/FLICKR,按照 CC BY 2.0 协议授权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A New Class Of Worker Could Fix The On-Demand Economy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