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明年都将面临按需经济的挑战

下一篇文章

奥巴马:互联网并非奢侈品,而是必需品

Uber 是上帝!Uber 是魔鬼!Uber 是一家交通网络提供商!政治口号一直持续到今天——用三言两语来转变复杂政策问题的艺术,在 Twitter 时代几乎不复存在了,但它将在今年的科技圈中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总统候选人在科技圈将面临无穷变化的挑战,这些变化是由创业公司过去几年在就业经济领域创造的。

其他任何领域都没有出现像按需经济这种引人注目、政治敏感度如此高的变化,这必将成为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定义科技相关问题的一个热门话题。

在我们最近的记忆中,这也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政客们第一次不得不面对美国的劳工法僵局。他们都无法避开这个话题。众多行业中出现了像 Uber、Handy、Homejoy、Washio、Postmates 这样的创业公司,它们已经颠覆了 21 世纪的职业定义,创造了全新类别的职业类别,跨越了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传统鸿沟。

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接受这些变化,在数字经济时代为每一个人创造最好的就业结果,或者总统候选人及其所代表的两大政党是否会重新讨论那些令人厌恶的老旧话题,继续争辩在我们现代世界中越来越无关紧要的工作。

两个工人的故事

今天,美国劳工法基本上已经承认了劳动者的二元化地位:他们或是受雇于某家公司,或是可以提供服务的个人承包商。这两种劳动形态基本上代表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当前努力的理想主义版本。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就业状况是过去一个世纪里通过的几乎所有重要劳工相关法案的重要条件,从加班时间、职业安全规定,到职场反歧视法律、医疗保健服务等。个人承包商则享受不到这些保护,即便合同工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但它可能会迫使其他公司考虑向合同工的模式转变以保持竞争力,从而有可能让民主党人多年来的努力付之东流。

这恰恰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本周 有关职场保护的演讲 的背景。希拉里当时强调,必须确保员工们拥有充分的福利,得到全面的职场保护,同时确保防止克扣工资的法律得到更有力的执行。若想保证这种法律得到执行,有件事至关重要:即劳动者是不是全职雇员,所以,按需经济可能威胁到民主党人的立场。

另一方面,共和党人虽然也不希望彻底消除全职员工模式,但他们肯定不想从事一些事情,不利于合同工作为标准的商业惯例进行推广。合同工的灵活性确保企业能以最为高效的方式运营,随着市场需求的增长,让劳动者可以轻松地在不同项目之间转移。这会使得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更具竞争力。

然而,共和党人在推进以家庭为导向的政策以及工作方式灵活性的目标上存在着矛盾之处。没有稳定的收入,组建家庭就成了一件极具挑战性的事情,但共和党人却痴迷于支持看似彼此之间相互矛盾的一系列政策。

第三条路?

当然,理想主义职业分类的问题在于,它们的确并不代表现实世界中的经济面貌。劳动者的兴趣和偏好各不相同,但法律仅仅承认两种理想化的劳动者。诚然,今天的劳动者想要拥有稳定的工作,但他们又想在工作安排上具有灵活性,这样,他们就能在学校放学后接孩子了。他们肯定也想要获得各种福利,但又希望同时能拥有多个雇主,以满足自己众多的兴趣和爱好。

像 Uber 这样的公司也让民主党人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职场保护与福利近乎为零,另一方面,这些工作却带来了极大的灵活性,因此备受多个重要选民群体的欢迎,即职业女性和大学生,他们往往需要即时的日常安排灵活性,以便工作与生活两不误。

这些也对共和党人提出了挑战:在一个全职员工比合同工更有社会地位的世界,选民会继续对他们的经济前景有一种不安全感。与此同时,民主党人有关就业安全的信息将会获得选民共鸣,无论他们想要获得多么灵活的日程安排。

劳动者不仅希望在工作上能有更多的选择,而且雇主也希望看到更多的职业分类。随着全球经济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他们需要拥有更大的灵活度来重组资源,将资源从表现不佳的地区分配到增长快速的地区。鉴于他们依情况而定的工作灵活性,个人承包商的确对推动这种进程有帮助。

这种工作模式的挑战在于,个人承包商享受不到一些福利,所以有些公司被迫要与拥有全职员工的其他公司竞争,纵然员工本身更喜欢合同工的灵活性,而非全职员工的种种束缚。

未来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外界对第三种职业分类的可能性激动不已,但我仍然认为这种前景十分渺茫。这不是一个考验意志力或国会运转是否正常的问题,而是说额外的职业分类可能会给企业带来新的压力,迫使他们调整与员工们的雇佣关系。

尽管过去几个季度人们对灵活就业充满了热情,但现实情况是,在美国所有劳动者中,对这种前景充满激动的员工仅占一小部分。大多数人都面临就业的压力,还有不少人希望得到全职员工所固有的保护。对于这些劳动者来说,全职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工作,除此之外的任何工作形式都不能被接受。

第三种职业分类可能对硅谷也有帮助,不过却可能让企业们重新考虑与现有员工的关系。突然之间,拥有雇佣合同的员工们可能被告知,他们的工作将变得“具有灵活性”,他们也将具有相应的表决权。

硅谷希望专门为按需经济创业公司设计一种特殊的职业分类,但这种努力最终只会付之东流,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应该与政治挂钩。相反,我们应该努力去寻找改善现有职业分类的途径,而不是自己去发明。

我同意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的观点,即讨论我们如何钟情自由职业者以及这种新的劳务经济模式, 已经完全不合时宜 。就业将成为 2016 年最受关注的问题,创业公司由于触及了劳务问题,将在政治舞台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改善现行法律也许没有从头创建新法律那样让人感兴趣,但这也许是一个能够实现的任务。

题图来源: 蔡斯·卡特(CHASE CARTER)/FLICKR,根据 CC BY-ND 2.0 协议授权

翻译:皓岳

Republicans and Democrats Face 2016 Challenge With On-Demand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