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消息应用 Telegram 遭到 DDoS 攻击

下一篇文章

YouTube 的当务之急:“移动、移动,还是移动”

近几日,Telegram 在亚洲接连遭遇打击——Telegram 是由“俄罗斯版 Facebook”VK.com 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帕维尔·杜洛夫(Pavel Durov)创建的加密消息应用。由于与韩国消息应用 Line 在贴纸使用问题上爆发了争吵,Telegram 曾在 Google Play 商店被临时下架,接着该应用的服务器又在上周末遭遇了大规模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导致其服务在亚洲陷入大面积瘫痪。

如今, 有些人认为 Telegram 恐怕会成为另一款激怒中国政府,从而遭遇全面封杀的消息应用。

Telegram 宣称 ,由于遭受 DDoS 攻击,该应用在亚太地区的用户在上周末经历了“连接速度慢或连续数小时根本没有网络连接”的问题。Telegram 解释说,这是因为该应用的流量峰值一度达到 200 Gbps——Telegram 在其博客上写道:“这感觉就好像是每秒钟有 2000 亿人被硬塞进公交车一样。”

Telegram 每天处理的消息量超过了 20 亿条其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6200 万 。该公司表示,服务瘫痪波及了全球 5%的用户,具体到亚洲,则有 30%的流量受到影响。

DDoS 攻击向来以来源极难确定而著称,若想揪出实施攻击的罪魁祸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Telegram 认为“有人在东亚协调实施了此次攻击。”另外,由于这一次的 DDoS 攻击均匀地分布于 Telegram 的数千台服务器,所以被认为相当复杂。

“我们注意到,在过去短短两周内,Telegram 在韩国的注册用户增长了三倍。上一次我们遭受大规模 DDoS 攻击还是在 2014 年 9 月末,即韩国隐私丑闻爆发以后,当时我们来自那个国家的注册用户同样飙升。”

“我们还听说,有些公司对于我们的新平台感到很不满,原因是它允许艺人们给用户制作免费定制式贴纸。在 Telegram 上线两个星期后,我们也曾遭遇过一次 DDoS 攻击,只是那一次的规模没有这一次大,但同样针对于亚太地区的用户群。”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么我来提醒你一下:韩国是 Line 和 Kakao Talk 的本土市场。Telegram 上周五称,已就 Telegram 安卓版应用的贴纸用法进行了投诉。谷歌先是从 Play Store 商店中将这款应用移除,在问题几个小时得到解决后,Telegram 又重新上架。

在 TechCrunch 寻求获得进一步细节时,Line 却拒绝对 Telegram 所说的投诉发表评论。尽管 Line 可能反对 Telegram 使用其知识产权,但它本身协调实施了 DDoS 攻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幕后黑手更有可能是中国境内的人。这是因为,就在因贴纸问题上与 Line 爆发矛盾的时候,Telegram 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变得有点“恶名远扬”。

在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上周日的一篇文章中,Telegram 被打上了“反政府”的标签。原因是有报道称, 上周五被中国政府逮捕的一批人权律师 是 Telegram 的用户。据说,这些人权律师曾通过 Telegram 及其自动销毁消息功能策划抗议活动,降低其活动遭到政府监控的可能性。

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

Telegram 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

Telegram 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向 TechCrunch 网站谈起这次 DDoS 攻击时说:“我们也不了解确切消息,所以我们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亚洲,有势力的人对我们感到很不满。我们此前从未见过如此规模、如此高效的 DDoS 攻击,虽然我们目睹过大量 DDoS 攻击。”

与此事有关的众多疑点都指向了中国。中国政府 曾以相同的方式 对托管网站 GitHub 实施过持续数天的 DDoS 攻击,原因是 GitHub 保存了互联网自由组织 GreatFire 的信息,这些信息向用户解释了如何逃过中国政府的审查。

撇开人权律师(或“持不同政见者”——中国官方媒体的专门术语)是 Telegram 的用户这一事实不说,中国的消息应用早就存在了。腾讯旗下消息应用微信用户规模太大,不能关闭,但它受到定期“清理”。无独有偶,和 Telegram 情况类似,Line 和 Kakao 去年在中国也曾遭到封杀 ,理由是涉嫌帮助“传播与恐怖活动有关的信息”。

同样,有报道称由于人权律师的争议,Telegram 将在中国遭到全面封杀,但杜洛夫对此持不同看法,并补充说他的公司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遭到中国的封杀。

“我认为 Telegram 在中国没有被完全封杀,但是来自那里的流量确实减少了,”他说。“但如果我们确实在中国被完全封杀,我们就不要在这个阶段与政府玩猫捉老鼠了,由着他们去吧。”

这是杜洛夫的一个有趣立场,在俄罗斯审查制度引发争议的时候,他帮助创建了 Telegram,然后在那些问题愈演愈烈的时候完全离开了俄罗斯。似乎杜洛夫更喜欢率先垂范,而不是与政府直接对抗。

杜洛夫最终可能是正确的,没有迹象表明谁是此次攻击的幕后黑手,然而我们知道,中国对互联网审查的态度已经改变了。最近一些日子,一旦专注于对付反动行为,那么就像其 最新互联网武器“超级加农炮”(The Great Cannon)一样,中国政府似乎很喜欢利用侵略性和攻击性策略来打击一些服务和网站。

翻译:皓岳

Telegram Suffers DDOS Following Criticism For Enabling Human Rights Lawyer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