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器是新一代的商学院

下一篇文章

观点:实时决定着金融服务的未来

众所周知,大多数创业公司都会失败。但大多数创业公司加速器也会失败或许就没那么为人所知了。只有少数顶级加速器会获得未来的独角兽公司,而其他成百上千家加速器则在为获得团队苦苦挣扎,以便能有拿的出手的投资级公司,进而让自己的模式得以延续。

作为未来的商学院,大多数加速器都能为创业者们提供极大的教育价值,而这些创业者在未来有可能会创办一家极具价值的公司。不过,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这些加速器投资的早期项目并不是这些创业者最终取得成功的项目。加速器要活的久,就必须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

一点点历史经验

在上世纪 90 年代时,Idealab 将商业孵化器模式引入了科技界。一个极具经验的运营团队迅速将概念发展成独立企业,这一模式的限制很少。火箭互联网公司(Rocket Internet)大力推进这一模式,在很短的时间里就通过复制商业模式在全球占据了许多热门市场。

在 2005 年左右时, Y Combinator 和 TechStars 率先改变了加速器模式。有天赋的创业者们和技术人员开始抱团。他们进入了一个以导师制为主的环境,与一同奋斗的小伙伴们相互鼓励,还能获得一些覆盖生活开支的资金(差不多刚够将最小可用产品推向市场)。Dropbox、 Airbnb 和 SendGrid 等早期成功故事陆续出现,而全球众多加速器则热切地渴望复制这些成功企业。

复制/ 粘贴 # 失败

数量和质量并没有什么关联,随后涌现出来的无数加速器也不例外。这些加速器设立了众多意图良好的加速计划,但运营团队在融资和运营科技公司上却经验甚少,作为投资人也无法找到最优秀的公司来投资。

它们能获得足够资金来覆盖运营费用,也能获得一些来自政府机构、企业和个人的投资。顶级加速器的加速计划每一轮都会收到几千份申请,筛选过程比哈佛和斯坦福 MBA 录取过程还要挑剔,但其他加速器一开始就是创业者们的备胎。每个加速计划都希望能孵化出下一个十亿美元创业公司,但最好的创业公司在团队和产品潜力上与其他创业公司相比差了好几个数量级。

生活成本的差别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5 万美元可以在旧金山支持一个三人团队以略高于贫困线的生活水平工作几个月,而这笔钱在东欧等地区却可以支持一个团队过上一年多的好日子。

这通常会吸引那些经验不足的创始人,让他们有机会过上“想创业”的生活,连轴转地参加推介比赛,享受快乐时光,而不是集中精力去开发产品和进行营销。也许他们会在以后锻炼好自己的技能,创办一些极具价值的公司,但这时他们也恰好符合顶级加速项目的要求。

下一代加速器

当阿德奥·雷西(Adeo Ressi)推出创始人学院(Founder’s Institute)时,许多人嘲笑其学费加股权的模式。但这些年来,创始人学院在全球几十个城市对数以千计的创业者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们甚至还设法从其中一些孵化的企业中成功退出了。

General Assembly、TechHub、Galvanize 和其他一些加速器已经发展出了极具价值的盈利模式,同时辅以创业者教育和众创空间。各个企业也开始通过多种拨款和股权加速机制加入进来,以便与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创业者建立早期联系。

有远见的大学也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快速转变的创业者教育领域中的劣势。斯坦福大学的 StartX 等加速计划除了传统的理论外,还让学生们通过做来学习。

抉择

如果你在考虑申请加速器,你需要自行确定加速器提供的支持和结果是否满足自己的需求和预期。因为加速器的最大价值之一就是来自其导师们的无价经验和反馈,你必须努力与这些导师以及参与过这些项目的公司创始人取得联系。

你还应该非常理解加速器提供的协议类型,以及它与其他加速器的区别和机会成本。

加速器行业的整合将不可避免,而且似乎我们正处于这一变革的风口浪尖。互联网泡沫留下来的基础设施让第二波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出现成为可能。加速器泡沫的作用很可能是作为实验室,以探索教育未来创业者的全新方式。我们都应该对此谨慎激动。

翻译:1thinc0

Accelerators Are The New Business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