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颠覆者的反抗

下一篇文章

大麻快递公司 Eaze 通过电话发放医用大麻卡

1d76f9cdb49842b5840327a2c0addf9d

按:本文作者是 TechCrunch 记者 Ron Miller。

我们倾向于认为产业颠覆是一种被动的行为。下定决心的颠覆发起者在进入市场之后会一鼓作气地建立新的商业模式。然后在它逐渐发展的过程中,产业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已经发现自己失去了控制权。

在大多数情况下,被颠覆者都会尝试采用一些惯常的应对手段——也许是在表面上将经营策略变得更为贴近新兴的方式,或者号召政治家向他们伸出援手。我们已经在 Uber 和 Airbnb 身上看到过这些情况,出租车和酒店行业的领导都曾经尝试利用宣布非法或者实施监管的手段来将这些眼中钉拔除。

然而,每隔一段时间,当被颠覆的产业已经忍无可忍的时候,他们就会发起还击,正如 上周我们在法国所看到的

出租车司机的还击

出租车司机本来也只是一些凡夫俗子,在看到颠覆性变革对他们的唯一生计造成的冲击之后,他们都不会感到太好过。

478423920

就在上个星期,这种负面情绪在法国酿成了一场 大规模的暴力抗议活动 ,抗议者做出了袭击 Uber 司机、恐吓他们的乘客和烧毁汽车等暴力行动。

在本周较早前,法国政府也代表出租车行业采取行动—— 法国警方逮捕了 Uber 法国分公司的高管人员 ,并指控他们非法运营出租车服务。

正如 TechCrunch 专栏作者丹尼·克莱顿(Danny Crichton)在最近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Uber 的傲慢态度无法帮助他们脱离困境 ,但是对于一些旨在颠覆产业的公司来说,它也不能作出真正的妥协。Uber 拥有自己的发展方式,而且它从本质上就是要破坏现有的范式。

克莱顿写道:

当你的反对者要通过翻车来阻止技术进步的时候,你要怎么做呢?要让这场冲突的双方坐在一起达成一个能让大家都满意的协议简直是天方夜谭。

消费者的声音

我上次在纽约市的时候叫了一辆出租车。在我坐进后座之后,那个司机告诉我他只收现金。我告诉他我没有带现金,如果不能刷信用卡我就不能给车费了。他最后还是让我刷卡了。

最近我去了一趟圣地亚哥,我的酒店网站预计我从酒店乘出租车到机场车费是 45 美元(含小费)。我最后选择搭乘 Uber,这趟车程花了我 25 美元,我还跟那位从纽约搬过来的司机进行了愉快的交流。

“消费者们都喜欢这种模式,不然它就不会革掉传统模式的命了。但是一个明显的问题是为什么出租车行业到现在仍然没有调整自身的经营策略呢?”

我可以理解出租车司机的困境,但是我也能看到拼车模式的好处。我不需要站在街角苦苦等待看到我的出租车。我的信用卡会自动扣除我的车费。我在到达目的地之后就可以直接下车了(而且我自己接触过的 Uber 司机几乎都非常友善)。

显然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感受。消费者们都喜欢这种模式,不然它就不会革掉传统模式的命了。但是一个明显的问题是为什么出租车行业到现在仍然没有调整自身的经营策略呢?

我记得多年之前报纸行业也有过类似的遭遇,这是另外一个面对变革迟迟没有作为的行业。

你可能还记得报纸行业被 Craigslist 逐渐侵蚀的情景。在报纸行业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或者是因为他们过于傲慢而不在乎),它开始切入利润颇高的分类广告业务。Craigslist 甚至不需要什么超级算法天才的帮助才能做到这件事,它毕竟只是(目前仍然是)一个在线分类信息网站,但它却能够击破一个完全成熟的商业模式。

尽管如此,但是报纸的记者和分类广告的销售团队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他们也没有游行到 Craigslist 的办公室进行示威。他们只是顺其自然地让它过去了,但是并非每个群体都会默默承受颠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饭碗丢掉。

出租车司机为何奋起反抗?

Uber 每进入一个城市,它通常都会为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带来直接的冲击,他们立刻就会在自己的钱包中感受到这点。他们可以看到人们在等待 Uber 的接送。这是直接针对他们的,所以他们不可能会对此视而不见。其他产业对颠覆的感受不一定会像出租车司机那样强烈。

在 1990 年代末到 2000 年代初,不可能有大量报纸行业的从业人员能够认识到他们正在面临的颠覆及其发生的原因。他们也许已经觉察到颠覆将来自互联网,但是如何能够确定这件事呢?它可能只是另一个他们知之甚少的经济因素。他们不能直接指出一个颠覆力量,然后斩钉截铁地认定它就是原因所在。

但是出租车司机就可以这么做,而且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发泄怒火的目标。

在 Uber 进入波士顿、伦敦和其他大城市时候,我们都看到过一些当地发起的反抗活动。但是法国的出租车司机拥有一个势力强大的工会,而且这是一个代表他们利益的工会。他们之前已经进行过很多维权活动,而且当他们看到威胁的时候,他们习惯于奋起反抗。而对于他们来说,Uber 是一个显然的威胁。

于是,出租车工会进行了猛烈地回击。也许我们在未来还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事件。无论你是否认同,这些事件都应该要为创业公司敲响警钟。有时候仅仅依靠伟大的创意或者消费者的拥护是不够的。

创业者必须认识到,总会有些群体会感觉到自己的生计被他们的产品和服务影响,其中有些人最终会不惜一切手段地保住自己的饭碗。

题图来自:MICHEL EULER/AP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校对:王博源

When The Disrupted Push Back